《权力的游戏》S8E3:逝者不死,必将再起,直到完成宿命

席恩家的铁种说:

逝者不死,必将再起,其势更烈。

这一句,用在第八季第三集,也是可以的。适用的,也不止是席恩·格雷乔伊。

许多早死过一次的人,一直聚到这个时刻,来完成宿命。

虽然我估计这里跟原著已经完全不同了,但就是看个爽了吧。

大战。临冬城的战术,当然一塌糊涂,值得吐槽。

多斯拉克的游牧骑兵为何要正面冲锋?中世纪放重骑兵先行倒是有的,但多斯拉克骑兵明显不是重骑兵。

无垢者长矛方阵为何要做第二阵?难道不该是方阵居中、骑兵两翼?

分批投入,骑兵全没了,步兵顶上去。没有侧翼攻击。

两条龙空袭明明很够劲,却被韦塞里昂调虎离山了。

大概,就像私生子之战似的:图个好看吧。

毕竟论合理性,黑水河之战后,大家都打得很任性。实际上,我很怀疑原著里有这场仗的话,该是什么打法。

但反正最后一季了,大家都得有个交代。燃就好了。打吧。

多斯拉克骑兵覆灭那一下,情节很荒诞,但画面表现得很好。红袍女到来,一片火点燃锋刃,让人心神振奋。骑兵冲锋,大有当年洛汉国冲阵的架势。黑夜中火光闪耀,然后依次灭了。

敌人都没出现,火焰已被吞噬。

这个开头开得真好。火灭的镜头语言,沉默的黑暗,异鬼来了。

之后便是惨烈的大战。兵甲铿锵,火光四射。双龙吐火是又一次高潮,但冰龙飞来灭火。临冬城节节败退。

这是真正的冰与火之歌。

冰龙,众所周知是韦塞里昂。韦塞里斯当年死于滚烫的金冠之下。丹妮异常平静地对乔拉说,“他不是真龙,真龙不怕火”。韦塞里斯一辈子都在跟火对着干。

从长城到艰难屯一路不死的埃迪,战死了。

我们总以为能活到最后的刚烈熊岛女爵,战死了——带走了一个巨人。那一下,酷似悟空战贝吉塔的巨猿态。

之后节奏一变。艾莉亚躲避的那段,是惊悚片拍法。之后唐德里恩战死。红袍女对艾莉亚说出了那句话:

“合上蓝眼睛。”而艾莉亚说出,“not today”时,大局已定:她第一次说出这句话后,就逃出了金袍子手里,并生平第一次杀了人。当艾莉亚不想死时,别人总得死。

夜王被龙焰灼身而不死,大概是最让观众情绪近乎崩溃的瞬间。他再一抬手复活一堆死亡大军,情绪简直已到谷底。

之后丹妮遇险,乔拉来救;雪诺与韦塞里昂角逐。席恩终于完成宿命战死。当夜王走向布兰时,看似要绝望了。

于是艾莉亚出现。

她那记匕首换手刺,是上季就出现过的伏笔。与美人战得不分胜负。当日美人问她谁教的,她答“no one”。

《魔戒》里,“no man can kill me”的戒灵王,被一个姑娘杀了,“i am no man”。

艾莉亚这次,也类似。No one kills the Night king.

艾莉亚杀夜王的匕首,乃是瓦雷利亚钢所铸。当年小指头派人刺杀布兰时用的,划破过凯特的手。

这把匕首初现时,布兰从昏迷中醒来。如今这把匕首用来杀了小指头,又保护了布兰。

如果贾坤在,大概会说:“A man is so proud.”

逝者不死,必将再起,其势更烈。

夜王抬手让死者们复活时,就这么恐怖。死亡的力量无穷无尽,任何抵抗都是徒劳。

但其他人也在努力着,在早该死去的时候,坚持活着,直到在本集,完成自己的宿命。

贝里·唐德里恩已经死过太多次了,每次都被密尔的索罗斯救活。当索罗斯死在塞外时,贝里的死期就已不远。但也如红袍女所说:光之王让他复活,是有道理的。

是。唐德里恩的使命,也许就是带猎狗归队,让无旗兄弟会做个搅局者——当然在书里,他还得负责救石心夫人——在剧里,他来到临冬城。无论剧里书里,他终于都为史塔克家牺牲了一切,使命完成,他与红袍女——我还是要说句,杜布罗夫尼克参与过拍摄的当地人,都强调红袍女,即卡里斯·范·侯登姐,是全剧女演员里第一美人——都就此完成了各自的命运。他俩与密尔的索罗斯一起消失后,这片大陆不再有光之王的传说。

只不知洋葱骑士此时,在想什么?

埃迪死在临冬城,也许也如此:他是雪诺的继承人,守夜人的新司令。但既然已经没有长城,也没有异鬼了,他的使命也完成了。

埃迪是最后一任守夜人司令。他的死大概也意味着,守夜人的守望,彻底结束了。

乔拉早就死过一次了:在被丹妮放逐时,在得了灰鳞病时。实际上,看看他的境况:女王之手是小恶魔,女王的禁卫军首领是灰虫子。连达里奥都没用了,留在了海的那一边;巴利斯坦索性剧情弄死了。乔拉能做什么呢?一个忠诚的爱人?

山姆救他回来,就让他死在了丹妮身边。这大概也是他最想要的结局。

以及,至此,熊老、大熊与小熊,都死在了北境,为了史塔克家。他们是北境最忠诚的战士,一直到最后。

然后,席恩。

一年半前吧,我写过:席恩是冰火世界里,最顽强的一个怂人。

他漫长的沉沦与反复,最后会成就一个,可能全剧(全书?)最坚定的……人。

此前,席恩一直在寻找身份。铁群岛少主,却被放在临冬城当人质。他接受了这个事实,于是格外需要史塔克家的认可。

他第一次杀人,是背后射死野人、救下布兰。当时他得意地希望罗柏赞美他,却被罗柏抱怨。

他邀功心切,去铁群岛劝降时,是希望罗柏可以认同他。在获得短暂自由时,在船上,他大肆发泄情欲,是因为被压抑太久了,结果把妹把到自己姐姐身上去了。姐姐和父亲激发了他的野心,他于是带队拿下临冬城。堪称背信弃义,骨子里,其实也是受不了姐姐、父亲和水手们的蔑视。

因为他在临冬城没有身份,是个人质;在铁群岛也没有身份,是个被遗忘的王子;所以他才格外想要扬名立万,找到自己的身份。

然后他成了臭佬。

那时他已经不想做英雄了。他又缩回了自己长年的阴影里:他其实习惯了没有身份,就没有身份吧,活下去最重要,活下去最重要。

但他的心还没有死。

“逝者不死,必将再起,其势更烈。”

席恩遵循着这句话,身经炼狱,却还没有死。终于救出了珊莎,救出了姐姐。救赎了自己。

终于回到了临冬城。用布兰的话,他回家了。

席恩自己在临冬城用的是弓箭。他自己说过:

野猪有獠牙,黑熊有爪子,却没有灰鹅的羽毛一半致命。
他第一次杀人,是为了布兰:背后射箭偷袭。

他最后一次杀人,是为了布兰:用矛近身肉搏。他要求的不再是致命和安全,而是热血。

他朝夜王正面扑去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背后偷袭的射手了。他为的甚至不一定是刺倒夜王,而是一次光荣的死亡,救赎自己。

就像两年前此时,詹姆挺矛向龙奔去一样。火光照耀下,他朝冰而去了。一半像个真正的铁种,一半像个史塔克。

“席恩,你是个好人。”

最后,爱。

第一集时,我注意到了,珊莎与小恶魔在城头那几句话。小恶魔说起他们旧事时,珊莎说:“It had its moments。”

大战前夕,当珊莎在地窖里时,小恶魔旧话重提:“也许我们该继续做夫妻。”

珊莎:“你是他们中最好的。”

对他们这样的聪明人,对他们这样被辜负伤害过太多次的聪明人而言,这两句台词的尺度,生死之际的互相凝望,已经相当于火吻那句“你什么都不懂”了。

但我总觉得这是编剧要坑死他们之前,先让我们尝一点甜头。

因为夜王死掉后,冰火的矛盾消解了,接下来,就真的是权力的游戏了。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权力的游戏》S8E3:逝者不死,必将再起,直到完成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