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半生的人,会带回病痛、故事和年轮。少年必死于途中

@住进迷楼的里尔克:最新一季《权力的游戏》里,狼女小姑娘艾丽娅终于回到了临冬城。

她在临冬城里,忽高忽低、俯仰之间、进退自如地击败了强大的女骑士布蕾妮——这位单枪匹马将强大的“猎狗”几乎击毙的大骑士。

她的武器仍是那把雪诺临走前送她的缝衣针(Needle)。在所有流离失所、漂泊无定的日子里,这既是她最后的护身武器,也是她确认自己身份的认同之物。

即便在侍奉千面之神、不得不丢弃一切时,艾丽娅仍然把缝衣针藏在了黑白之院的石缝中。而在布拉佛斯的最后一天,她终于拾回这把瘦弱轻盈、并无强大战力的剑,斩灭羸弱烛光,在黑夜里拯救了鲜血淋漓的自己。

在年少的多数时间,艾丽娅在夺命狂逃,屡次被囚,被迫侍奉最大的仇人。等到终于扔下濒死的“猎狗”,走投无路下,她找到了“凡人皆有一死”的无面者,终年磨炼、却没有希望,经历目盲、再习惯黑暗,成为黑夜里的无名氏。

等到她终于有资格对着无面者说出,“我是来自临冬城的艾丽娅”、而非“无名者”之后,艾丽娅早已不是曾经那个和水舞者一起在君临练剑的贵族小孩儿。

即便不用易容之术,艾丽娅的面目也确实已经完全改变了。

同样变化的还有她的姐姐珊莎。

她不再是那个想要执意嫁给乔弗里的贵族小姐,不再是被小指头利用挟持的慌张皇后,也不再是在新婚之夜被小剥皮强奸的无力女子。和那时的彷徨无措、胆小怕事、仰人鼻息、任人摆布不同,她已经成为临冬城最懂权谋的主人。

珊莎仍然是那个美人胚子,但同样的五官放在这张脸庞上,看上去就是不再一样。那不再是一张未受过伤、完好无损、没有病痛的脸庞。

艾丽娅的小弟弟布兰,也终于在历经劫波后回到临冬城。他仍然无法走路,却获得了整个世界的智慧和知识。在临冬城里,他看着自己的姐姐、妹妹,没有重逢的欢喜或忧伤,只有大雾弥漫一般的眼神,他将要洞穿一切了,却不再有人理解他。

陪伴他整个旅途的梅拉在离开时,看着无悲无喜的布兰,终于恍然大悟。如今的布兰,是冰与火世界里,洞悉一切的“三眼乌鸦”。

而那个清澈如水的布兰,已经死在成为“三眼乌鸦”的洞穴里了。

出走半生的人,会带回病痛、故事和年轮。少年必死于途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出走半生的人,会带回病痛、故事和年轮。少年必死于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