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杭州那个街头崩溃的小伙子,啊,那样的日子我过了一年


@猪蹄蹄小朋友:看了杭州那个街头崩溃的小伙子,突然想到,啊,那样的日子我过了一年。

我24岁的时候,在一家当时听来非常光鲜的大公司上班,每天的生活是这样的,租住在公司附近,步行15分钟的距离,早上九点多起床十点左右到公司,先挨领导一顿训,原因可能有——昨晚十二点发的邮件为什么没回,邮件抄送的几位高管顺序不对,你这么憔悴给谁看,这个公司不相信弱者,听完了回座位,打开内部聊天软件和邮箱,开始吵架。

我的职位叫做高级市场运营专员,我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吵架和哀求,目标是项目排期和资源支持。我这人脸皮薄,不善吵架,偶尔另一个强势一点的同事看不过眼,带着我去吵,哀求我也干不出来,都是手下一个软萌可爱的姑娘替我去,我负责采购哀求所用道具——大量进口零食。毫无疑问在我的工作内容中,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我以为我是来做内容策划的,可事实上情况不是这样的,在那家公司,几乎所有人的工作内容都是吵架和哀求。为了一个项目排期的会,定会议室这样的事,也要这样去解决,要么从已经占用会议室时段的人里,挑一个软柿子去吵,让他将他的会议时间减半,要么去找与会的十五个人哀求,求大家接受周五晚上十点这样的会议时间。

中午会去食堂吃饭。食堂在负一层,我的办公室在四楼,刚来公司的时候我还矫情得很,夏天由于电梯里无法忍受的莫名臭味坚持爬楼,后来就爱咋咋地了,死不了就行。我撂下键盘,走到电梯口,等电梯,下楼,排队打饭结账,找个座位,坐下吃,吃完送餐盘,再去乘电梯上楼,走到工位,坐下,继续吵架。有一次我注意到聊天记录中,饭前跟同事最后一句话的时间,和饭后第一句话的时间,间隔是七分30秒整。胃就是那一年坏掉的。

晚上八点左右下班,回家那条路蛮荒凉的,没什么东西吃,也没什么心情和时间吃,随意买一个快餐,赛百味如果还开着最好,可以边走边吃不浪费时间,路上同时要做的事情是哭一场解压,因为到家还要工作,顺利的话到十点十一点左右,偶尔两三点也有。有一次在公司加班到三点半,出来的时候发现整间大楼还有大概四分之一的灯亮着。

每天在情绪失控的边缘来回拉扯,跟谁说话都没好气,硬邦邦冷冰冰,看什么都不顺眼,那已经是我能竭力保持的最友善的状态,朋友基本都不找我了,知道找我我也出不去,出得去也是全程抱着电脑,家人全部不理解,觉得我又没挨饿干嘛给自己找这份罪受。

到后期,就是辞职之前,每天哭一场压不住了,偶尔下午要加场,有一次去楼下小树林里抽烟正在哭,突然看见一个身影,橙色大露背连衣裙,卷曲长发,高跟凉鞋——那是隔壁部门公认的美女,在这家公司,保持饱满的工作状态,还有心气儿每天把自己打扮成这样,真的是一个传奇。我俩分别红着眼眶面面相觑,同时自嘲一笑,无话可说。

辞职前的一星期,有天晚间莫名腹痛,不剧烈,但折磨人,持续不断,睡是没法睡,想着明早要去医院,工作又要受影响,不如趁今晚没法睡熬夜把活儿干完,那晚我在内部聊天软件上不断看到有人登陆有人下线,一整夜没间断,五点有人刚睡,五点半就有人起来了,第二天医生说我就是肠痉挛,生活不规律和情绪压力大导致的,我想我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呢,我不干了。我当时的薪水是税后10500,辞职以后看银行卡的余额有八万多,那一年,除了房租和快餐,我什么钱都没花,主要是没时间花。

好在我熬出来了,现在过得比多数人都清闲,我觉得那份工作什么都没能给我,但是逼我想了一些问题做了一些选择。我那曾经天天教训人的领导,后来干脆浪迹天涯,半年云南半年日本的,生活挺惬意,不知道在忙啥,那个躲在树林里哭的美女呢,她现在是大企业高管,房子漂亮收入丰厚孩子可爱,当然了,她值得拥有这些。

哦,还有,那家公司没倒闭,但除了半年一次的负面新闻以外,已经快被这个行业遗忘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看了杭州那个街头崩溃的小伙子,啊,那样的日子我过了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