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带着赵敏跑了,为什么还是舍不得周芷若?

作者:张佳玮

张无忌四女同舟时,委决不下自己该要谁。

小昭走、殷离死、赵敏消失,他答应娶周芷若。但那时他自己承认:若能娶赵敏为妻,长自和她相伴,那才是生平至福。他也自己承认:我心中真正所爱,竟是那个无恶不作、阴毒狡猾的小妖女。

而他的未婚妻周芷若,在他心中则是:

“似你这等温柔斯文、端庄贤淑的贤妻,哪会做错甚么事?”

没做错什么事的贤妻,在婚礼上抛下了。

无恶不作的小妖女,拉着他跑了。说是为了谢逊,然而书里也说了:张无忌此刻心中甚感喜乐,除了挂念谢逊安危之外,反觉比之将要与周芷若拜堂成亲那时更加平安舒畅。

内心深处,他是早想走的。

若故事到此为止,不过是又一个张翠山找到了殷素素、令狐冲爱上了任圣姑、呆郭靖找到了俏黄蓉。个性解放,寻找自由,找到真爱,多好。

妙在张无忌没出息,后头还有个反转。

屠狮大会,张无忌听说周芷若嫁了宋青书,崩溃了:五雷轰顶,呆呆站着,眼中瞧出来一片白茫茫地,耳中听到无数杂乱的声音,却半点不知旁人在说些甚么。

此后他去救宋青书、求周芷若时,听周芷若若有若无地说了句“倘若我问心有愧呢”,回去被赵敏点破:

“你救了宋青书的性命,现今又后悔了,是不是?”

能让救死扶伤用心仁善的张无忌后悔,可见张无忌这下子,又重新爱上了周芷若。所以他此后低徊惆怅,实难自已。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这自然是古今至理。

所以周芷若令张无忌动心的,怕就是得而复失?

但是不是也因为:周芷若从一个温柔斯文、端庄贤淑的贤妻,变成了一朵头都不回的刺玫瑰?

2001年的《Social Psychology and Human Sexuality: Essential Readings》,提到过个观点:男性性行为更多被赋予个人享乐与男子气概,女性性行为则更多追求承诺与认可。

对男性而言,寻找一个温柔斯文的贤妻(周芷若),是为了家庭;寻找一个迷人的小妖女(赵敏),是为了快乐。

传统女性是被社会造就的(这一点波伏娃一向爱强调)。许多女性并不是天生喜欢逆来顺受,更多是做出社会希望她们摆的样子。比如,周芷若明明就机变狡黠,但一向装成小白兔。

2006年的《Psychology and emotion》提到,两性之间,由于负责生育的是女性,所以女性会要求更多的安全感,而且需要反复确认。

越是刻意显示传统温柔斯文一面的姑娘,越倾向用这份姿态将男性带往自己的家庭中,却也在暗示:男性应当更多负责任。

有些人渴望爱情里有点仪式感,通过礼物、欢聚、浪漫情景之类,骨子里是为了反复确认,获得安全感。自然也有人是为了增加沉没成本。“你付出得越多,就越不敢撒手了。”

这大概就是周芷若先前的算计?

但当张无忌离开她时,反而觉得平安喜乐:因为不必再担负这些责任了。

张无忌喜欢赵敏,真是因为她无恶不作、阴毒狡猾么?自然不是的。

赵敏与小昭、殷离与周芷若的区别度,恰在于她独立自信。

心理上来说,人喜欢自信的人,是因为与之在一起有安全感,不会感到人身依附的压力;以及,让一个特别自强的人爱上自己,特别有成就感。在灵蛇岛,赵敏哭着承认自己看张无忌抱殷离时觉得吃醋了,张无忌心头那个甜哟。

周芷若先前,基本是小鸟依人样子。在大都,周芷若可是一副等着张无忌得天下,自己好沾光的表情,结果新妇素手裂红裳,老公跟人跑了。她在屠狮大会女王归来时,就完全变了:

独立自信冷傲。很酷。而且一身本事打得天下英雄莫能当:虽然是投机取巧,但至少是表面的当时第一。

张无忌对她的态度,也立刻就转变了。

张无忌喜欢过的女孩子,代表着不同的阶段。

青春期没见过什么美人,看个朱九真就直了眼。

孤苦伶仃没人理,殷离给他送吃的就感激。

洞窟里绝望,小昭对他一直好,他就很感动。

周芷若是个名门高第青梅竹马,典型的拿得出去的未来老婆。普通人觉得最完美。

但赵敏,那是一个跟自己对着干的刺玫瑰,更过瘾啊!爱上了。

等周芷若从弃妇变成另一朵刺玫瑰,却又来一句问心有愧时,他就低徊惆怅,实难自已了。

到最后,张无忌要天天给赵敏画眉时,算是个比较理想的平衡状态。以赵敏的酷,也不会说出任盈盈那句“跟大马猴栓在一起了”的笑话。

最后怎么能走得长久?伏低做小当丫鬟、温柔贤淑当贤妻,都未必有用。当然,也不是鼓励说,用刺玫瑰姿态去钓着人。

俗气点说:各自保留独立空间,争点儿气,也许反而能获得更真诚的爱呢。

刻薄点说:张无忌们都是贱骨头……………………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都带着赵敏跑了,为什么还是舍不得周芷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