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1G 到 5G 的 30 年时间,经历过哪些精彩瞬间?

讲个 WIMAX 的坑爹故事吧,有趣的很——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现在我们经常提中国和美国的 5G 竞争,可是,美国除了高通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很牛掰的通信设备制造企业。而高通,主要是靠芯片和专利行走江湖,也并不是一家设备商。全球四大设备商,中国有中兴华为两家,爱立信是瑞典的,诺基亚是芬兰的。美国一家也没有。

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老美曾经也是有一家国际化通信设备商公司的。这家公司历史非常悠久,实力也非常雄厚,它就是著名的——朗讯(Lucent)公司。

举世闻名的贝尔实验室,就是它家的。

而且,如果按北美这个阵营来算的话,老美的死党,抓了咱们孟晚舟女士的加拿大,也曾经有一家很厉害的设备商,大家应该也听说过,叫做北电(Nortel)。

那么,问题来了,朗讯和北电,那么有名的两家公司,现在都去哪了呢?

我来告诉大家:朗讯,被收购了,而北电,2009 年破产了。

这两家公司的失败,虽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错误地押宝了一个现在看起来很“坑爹”的通信技术。这项技术,就是我们今天文章的主角——WiMAX。

故事要从上世纪 80 年代说起。

那时,第一代移动通信技术(1G)开始出现。1G 的代表,就是美国的 AMPS 技术,还有北欧的 NMT 技术。除此之外,还有英国的 TACS、日本的 JTACS 和西德的 C-Netz 等。

虽然技术上百家争鸣,但说白了,也就是以美国、欧洲、日本三个地区为主。它们最有实力,并且相互竞争。而包括我们中国在内的其它国家和地区,都只有看热闹的份。

后来,到了 2G 时代(90 年代初),欧洲推出了 GSM(全球移动通信系统),而美国不甘示弱,推出了 CDMA。通信标准的竞争,变成了美国和欧洲的 PK 角力。日本虽然也有 PDC 技术,但基本上没有形成竞争力。

接着,到了 3G 时代(本世纪初),这场游戏就更精彩了。

那个时候,欧洲凭借 GSM 的成功,在电信行业继续拥有领先地位。排名靠前的通信企业,包括爱立信(瑞典)、诺基亚(芬兰)、阿尔卡特(法国)、西门子(德国),都是欧洲的。尤其是爱立信,当时是世界通信设备商的带头大哥。

而美国这边呢,通信设备商企业只有摩托罗拉,朗讯等,整体实力弱于欧洲。但是,美国在计算机行业拥有领先优势,例如英特尔、IBM、微软这样的 IT 巨头,都是美国的。

需要注意的是,美国还有一家公司,高通(就是它推出了 CDMA 标准)。虽然高通不是设备商,但拥有很多专利,说话很有分量。

日本呢,其实已经退出了牌局。原因嘛,大家应该也知道,当年贸易战被美国干得半死,加上自身老龄化和经济泡沫等,早已处于全面衰退状况。一些 2G 时代还有一定实力的日本通信企业,这个时候基本上都倒闭了。

但是,有一个新的玩家崛起了,那就是我们中国。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还崛起了以华为和中兴为代表的通信设备商(那个时候还比较弱),通信技术发展得很快,逐渐在全球通信领域有了话语权。

当时的形势是这样的:欧洲一堆通信厂商,联合推出了 WCDMA 技术。凭借它们的实力,WCDMA 铁定会成为 3G 标准,想都不用想。而欧洲这帮人,就是希望全世界都用 WCDMA,搞技术垄断。

以老美的风格,当然不答应啊——都用 WCDMA,我还玩个 P?

所以,它就在 CDMA 基础上,搞出了 CDMA2000,打算和 2G 时代一样,和欧洲继续对抗,掌握更多的主动权。

但是,老美也明白,凭借自己的力量并不足以和 WCDMA 抗衡,怎么办呢?

老美很快就想到了中国,拉个盟友呗!

据说,在敲定全球 3G 标准的时候,为了能让 CDMA2000 成为 3G 标准之一,美国代表团团长安排手下的华人团员私下找到中国代表团团长,约了个饭局。饭局之上,美国人直奔主题:“你们的 TD 不是也想进标准吗?咱们得抱团啊,不能让欧洲操控我们!你看这样行不,我们支持 TD-SCDMA,你们支持 CDMA2000,我们一起进标准,咱们得这样 balabala……”。

美国当然不在乎中国的 TD 标准是否能成为标准,反正他们也不会推广。让中国标准通过,无非是在国际电信联盟中多份文件,对他们没有任何实质性影响。而利用中国的支持,让自家的 CDMA2000 成为标准,那才是它想要的结果。

而中国呢?由于是第一次冲击标准,能否成功心里根本就没底。所以,既然老美肯帮忙,双方各取所需,就这么干呗!

于是,双方就达成了默契。

到了第二天开会,是美国轮值。中国代表发言,称多个国际标准同时运行是国际社会更正确的选择,道理 balabala。美国代表马上表态:“中国人说得对!支持!” 然后集体鼓掌,剩下欧洲人一脸懵逼。

于是乎,2000 年 5 月,欧标 WCDMA、美标 CDMA2000、中标 TD-SCDMA 就共同成为 3G 国际标准。

所以说,国际电信标准的争夺,从来就不仅仅是技术本身问题,而是强国之间角力、对抗、勾结、妥协的过程。它事关本国电信企业发展的大局,必须采取各种手段,包括阴谋阳谋,争取对自己国家有利的局面。这种权力的游戏,没有实力的国家根本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

不扯远了,继续回到主题。我们的主角还没登场呢。

按理来说,三大标准已定,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完事。可是,故事并没有结束。

没过几年,以 Intel 为首的美国“IT 帮”,跳出来掺局了。他们推出了极具竞争力的 WiMAX 技术,向“电信帮”发起挑战。

WiMAX 是何方神圣?

WiMAX,就是 Worldwide Interoperability for Microwave Access,全球微波互联接入。名字有点长,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简单多了,就 5 个数字——802.16。

从 802.16 这个名字就能看出它和 802.11(无线局域网,也就是 Wi-Fi)之间的关系。是的,WiMAX 和 Wi-Fi 都是 IEEE 所定义的通信技术协议标准。

Wi-Fi 大家都很熟悉,是局域网技术。而 WiMAX,是城域网技术。

其实,简单来说,WiMAX 就是加强版的 Wi-Fi。

加强到什么程度呢?Wi-Fi 最多无障碍传输几百米,WiMAX 呢,理论上可以传输 50 公里。除此之外,它还有传输速率高、业务丰富多样等特点。

WiMAX 采用了许多新的技术,如 OFDM 正交频分多址和 MIMO 多天线等(是不是很眼熟?),极大地提高了数据传输能力,受到行业追捧。

在技术优势明显、市场前景广阔的情况下,WiMAX 迅速成为通信圈的新宠,极大地动摇了 3GPP 和 3GPP2 的地位,对传统三大 3G 标准构成了实质威胁。

警钟敲响,传统通信厂家迅速清醒过来,组织进行反击。不久后,3GPP 推出了 LTE 技术,与 WiMAX 进行抗衡。前面所说的 OFDM 和 MIMO,全部都在 LTE 中采用,算是“师夷长技以制夷”了。

正如前面所说,WiMAX 简单理解就是 Wi-Fi 的加强版,所以,它实际上并不算是移动通信技术,而是基于 IP 网络之上,是 IT 技术往电信领域的“入侵”。

WiMAX 技术主导者是 Intel、IBM、摩托罗拉、北电,以及北美一些运营商。Intel 与摩托罗拉向 WiMAX 项目注资 9 亿美元,算是开了张。紧接着,美国运营商再注资 30 亿美元,一下子就把火烧旺起来了。

为了给 WiMAX 造势,Intel 厚着脸皮宣称,WiMAX 芯片比传统 3G 芯片便宜 10 倍。

这下子,整个行业更加沸腾了。大量的 WiMAX 相关研究论文被发表,很多企业都纷纷投入到这项所谓“3.5G”技术的怀抱。

眼看形势一片大好,美国当然亢奋啦,搞不好 WiMAX 能彻底逆袭传统通信呢!

于是,美国开始不惜一切代价支持 WiMAX。

首先,先把 WiMAX 扶植成正式的国际标准再说。毕竟,名不正言不顺,不是标准就等于没有法定身份,也就没有合法频率,根本没法玩。

但是,当时已经是 2007 年了。前面我们说过,2000 年的时候,国际电信联盟就已经敲定了三大 3G 标准。确切地说,3G 标准提交的最终截止时间是 1998 年 6 月 30 日(国际电信联盟曾公告全世界)。现在去加标准,你以为国际电信联盟是你家开的么?

美帝不愧是美帝,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愣是被它搞定了。

美国凭借自己的力量,强行打开了国际电信联盟的大门,召开了专题会议,把 WiMAX 接纳为第四个 3G 国际电信标准,并如愿地分配到了全球频率。

所以说,不服不行啊,谁让它是世界霸主呢。

这下好了,WiMAX 要钱有钱,要靠山有靠山,要身份有身份,要频段有频段,该有的都有了,真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老大都表态了,那小弟们还不赶紧站队?于是乎,圈子里风云四起,城头变幻大王旗。

加拿大是一贯跟着美国跑的,所以,北电(加拿大)闻风而动,将传统 3G 业务出售给法国阿尔卡特,然后孤注一掷地全面转向 WiMAX。

亚洲,除中国大陆之外,几乎都成了 WiMAX 的试验田。日本、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都部署了 WiMAX。

台湾更不用说了,惟美国马首是瞻,全力押宝 WiMAX,争先恐后地抢 WiMAX 牌照。台湾的全球一动、威迈思电信、远传电信、大众电信、大同电信、威达超舜电讯等六家运营商,都抢到了 WiMAX 牌照,准备大干一场。

老美看这形势一片大好,就开始得意起来,一方面继续为 WiMAX 摇旗呐喊,另一方面,鼓动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 TD-SCDMA 运营商加入 WiMAX:“TD-SCDMA 没有前途,唯一的出路就是向 WiMAX 靠拢。”

为啥要扯上中国的 TD-SCDMA 呢?因为两者都使用了 TDD(时分双工)机制,和 WCDMA 的 FDD 不同。所以,WiMAX 和 TD-SCDMA 之间更有替代性。

中国当然不乐意啊,凭什么听你的?于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中国这次选择和欧洲站在了一起。

欧洲对美国的做法是很不爽的——让你搞了个 CDMA2000,你又搞个 WiMAX,有完没完啊?诺基亚的高管当时就站出来,公开批评 WiMAX,把 Intel 惹恼了,两边隔空对骂,吵得不亦乐乎。整个行业里的气氛就很紧张,大家明争暗斗,都想搞死对方。

中国的态度,改变了 WiMAX 命运天平的倾斜方向。

仔细分析一下当时的实力对比:全球通信设备商,有实力的就那么几家,爱立信(瑞典)、阿尔卡特(法国)、西门子(德国)、华为(中国)、中兴(中国)、北电(加拿大)、朗讯(美国)、摩托罗拉(美国),掰掰手指就能算出孰弱孰强了。何况,朗讯被阿尔卡特收编了,美国也就高通在电信领域有点实力。高通又是一个芯片和专利商,压根不造设备。

更坑爹的是,高通还是个“叛徒”。高通在传统通信领域有很多既得利益,三大 3G 标准(WCDMA、CDMA2000、TD-SCDMA),其实都是基于它的 CDMA,所以,它根本不希望发展 WiMAX。虽然高通自己的 UMB(基于 CDMA2000 演进的 4G)黄了,但 LTE 还是对它有利。

所以,高通和 WiMAX 联盟的谈判失败后,干脆它所有的芯片都不支持 WiMAX,而 Intel 当时也没有预见到智能手机的崛起,所以根本没有重点发展手机芯片。

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Intel,加上麾下一群酱油党,结果可想而知了。

没有设备,没有芯片,没有成熟的产业链,你还怎么玩?

所以说,这场战役其实已经分出了输赢。

不出所料,在缺乏产业链支持的情况下,WiMAX 的形势急转直下。

因为网络设施跟不上,芯片供应跟不上,产业链发展严重不足,WiMAX 的使用体验非常差,WiMAX 阵营开始瓦解。

澳大利亚最早部署 WiMAX 的运营商老总首先开炮,在国际会议上痛骂 WiMAX,说室内覆盖在区区 400 米就不行了,时延高达 1000 毫秒。(去年的会议上,他还曾对 WiMAX 赞不绝口呢。)

然后,到了 2010 年,WiMAX 标准的最大支柱 Intel 先撑不住了,宣布解散 WiMAX 部门。这就搞笑了,带头大哥都跑了,还怎么玩?(这也充分证明,美帝卖起队友来,真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再然后,当初孤注一掷转向 WiMAX 的加拿大北电,破产了。

一看大事不妙,马来西亚、菲律宾、韩国等亚洲国家纷纷跳船跑路,由 WiMAX 向 TD-LTE 转。

就连全球最大的 WiMAX 服务提供商,美国 Clearwire 公司,也“叛变”了。它把业务重心由 WiMAX 转向了 TD-LTE,2011 年 9 月宣布与中国移动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推进基于 TD-LTE 标准的产品与设备开发。

什么叫墙倒众人推,这就是了。

这下可好,当初美国吹牛逼,TD-SCDMA 只有转向 WiMAX 一条路。这才几年,就变成“WiMAX 只有转向 TD-LTE 一条路”。真可谓是“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啊。

最苦逼的是我们的台湾同胞。

台湾对 WiMAX 跟得最紧,下注最大,现在傻眼了。想调头?谈何容易。WiMAX 的产业结构都建立了,频段也都分出去了,哪能说调头就调头啊?

自 2010 年 WiMAX 帝国开始崩塌后,台湾又独自在 WiMAX 上苦撑了两年。2012 年一盘账,发现六家运营商的 WiMAX 用户加起来还没有 15 万,连内地一个县都不如。

全球一动先撑不住了,要舍弃 WiMAX 投靠 TD-LTE。但按台湾监管机构的规定,只有完成 70%的覆盖时,才可申请向 LTE 转换,这可就把运营商整死了。而且,监管机构已经把最好的高端频率都分给 WiMAX 了,运营商想改道也不行,因为没有频率可以用。想让监管机构收回 WiMAX 频段,重新分配给 TD-LTE,更难啊。

就这一下,彻底伤了台湾通信行业的元气。不仅损失了 500 亿美元的投资,还毁掉了产业,浪费了时间。到现在都十年了,还没缓过劲来。

话说回来,我们的台湾同胞也真是可怜,除了 WiMAX 这事被美帝坑惨之外,液晶面板也被韩国三星棒子坑得生活不能自理,现在就只剩下半导体在死撑,唉,想想也是悲催。

所以说啊,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台湾傻,问题的关键还是因为实力太弱。手上没有自己的标准,而且在生态链中没有自己的地位,遭遇这样的境遇,也是迟早的事。

你就这点家底,还敢跟着大佬们玩大牌局?人家家大业大,输了大不了从头再来,你老本一下子就输光了,还怎么玩下去?再加上,你好歹要跟对老大啊,跟个没良心的,那不是自己送人头当炮灰么。

总而言之,WiMAX 阵营彻底输掉了这场战争,WiMAX 这个词,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

欧洲和中国赢得了最终的胜利,LTE 也如愿成为了 4G 标准,有了无法撼动的正统地位。

而美国这边呢,一片惨淡:北电没了,朗讯卖了,摩托废了,不过,“叛徒”高通还在。

尘埃落定之后,世界通信行业格局也逐渐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转眼之间,十年过去了。往事虽然如过眼云烟,但回想起来仍然是心惊肉跳。如果当初我们不慎走错了方向,也许今天的全球通信行业竞争格局,就是另外一幅场景了。我们也不一定会有现在的地位和优势。

如今,斗争还在继续,通信行业依旧是暗流涌动、剑拔弩张,各方势力此消彼长、合纵连横。充满未知的将来,究竟谁能笑到最后,只能让时间来告诉我们答案了。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从 1G 到 5G 的 30 年时间,经历过哪些精彩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