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女郑秀文教给我们的生存之道

香港最后童话破灭的第二天,当事人郑秀文将facebook封面换成了黑色。出轨的丈夫许志安已经第一时间召开记者会,痛哭流涕道歉,而她却只字未发,仿佛陷入一片死寂。

有报道说她早收到风,已经原谅男方。有报道说她搬离同居住所,目前和家人一起,不吃不喝不眠,临近崩溃边缘。

突然想起很多很多年前,郑秀文和刘德华拍了一部精彩的爱情小品《孤男寡女》。她饰演的女主角Kinki听完男友冷淡无情的电话,失心疯把自己锁在洗手间里大叫。所有人都以为她要做出什么自伤行为,却发现她蹲在马桶旁,戴着清洁手套,正奋力地将洗手间里每个角落擦得干干净净。

一口气还未出尽,干脆冲出去使劲刷卡买衫,撞见男友搂着别的女孩说“I love you”。面无表情回到家里,一头栽倒床上,爸妈叫她赶紧把储蓄拿出来买楼付首期……她不哭,不喊,不闹,只是木然发呆。

第二天照常上班,在公司会议上力挽狂澜。

郑秀文将Kinki演得活灵活现。身材极瘦薄,微微神经质,是中环随处可见的办公室女郎,也是每一个在大城市搏杀的女性真实写照。我们每天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狗屎一样的恶心事,也只能发泄在那些不扰人的嗜好上:买东西,打扫,埋头苦睡……第二天起床还是一条好汉。(当然并不能任意吃喝,郑秀文在《瘦身男女》里已经提示,为失恋把自己吃成胖子,代价有多大。)

facebook上的那一块黑,不掩饰,不解释,是最典型的郑秀文式港女作风。曾经在多少次失落痛哭之际,我们反复听她唱“如何掉眼泪,欲哭找不到根据”……尽管内心深处那个小小的自己蜷缩着在哭泣,但心里时刻还是响着警铃:要振作,要体面,谁都可以不爱我,但自己不能失了力气。

我们自郑秀文这样的港女那里学会了诸多生存技巧,顽强而有姿态地生存着,自爱,沉稳,而后爱人。

在失恋歌曲里,台湾女歌手们多数是心情抒发,借由天气环境感伤,而香港女歌手则很实际地与工作薪水挂钩。

郑秀文当年跳槽唱片公司,发表了一首《舍不得你》,听似爱情,却是唱给老东家听,“我舍不得你,无奈我要我的自由。共你普普通通地度过,未够我独个精彩。”

旧日恩不能忘,但未来发展还要自己说了算,正经事一码归一码。

杨千嬅在《亦舒说》里也唱,“别怨心底滴血,专心工作过劳才有资格吐血”,又或者《我的生存之道》,“我有爸妈挂念,事业还望发展,仍能活着未曾靠诺言。”

死不了就要活下去,父母要顾,事业得继续,多少人前赴后继走在中环马路上,交通灯滴滴嗒嗒一响,稍微低落滞后一点,世界就会瞬间换画。

港女生存守则第一条:天大地大,工作最大。

那些让人难忘的TVB电视剧里,法医、律师、警察、糕点师傅……每个女性都有她们热爱且为之奋斗的职业,爱情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有是锦上添花,没有也不见得要死要活。

最佳案例便是施南生与徐克。二人和许志安郑秀文一样,识于微时,共同在工作上结伴而行。

那时的施南生,从英国留学回来,做过公关公司,在电台电视台上过班,样子高挑时髦,是一帮文化人心中有型、聪明、有魄力的斯麦脱(smart)女郎。而徐克不修边幅,“似越南难民”,一方面创意如滔滔江河大海,一方面又容易泛滥失控。

新艺城电影公司刚刚成立,发行宣传都是问题。他们找了厉害的施南生过去——都说情侣一起工作容易擦枪走火,却眼见许多年来靠着施南生的周全计划,徐克得以天马行空横冲直撞。

据说有次吴宇森拍《英雄本色》续集,拍了双倍胶片又不肯剪掉,和老板兼老友徐克几乎翻脸。结果还是施南生出面,拿着计数机,把胶片逐寸逐寸剪走,电影得以上映。香港有她在,谁也不能动徐克一根毛。

如此密不可分,如此相依相偎,早已像钱币的两面,二位一体。徐克说施南生不能替代,她给他展示了生命中许多可能性,让自己对情感有了很明确的认识。但在施南生63岁时,两人还是离了婚,坊间传闻因为徐克迷上比自己小30岁的助手女朋友。

施南生不动声色。在确认离婚消息后,对于二人感情再不多说一句。她还是他的制片,每天睁开眼就投入工作,拍桌子大小声。2017年施南生拿了一个终生成就奖,公开感谢徐克,因为他对预算和拍摄方法的不顾忌,才迫使自己加倍付出,成为一个比预想中更出色的制片人。

也是这一年,她在采访中亲口承认看见徐克和年轻新欢一起,仍有酸溜溜的感觉。

潇洒大女人并不是心里没有爱,而是能够清醒地为事业和爱情排序。

很多人,尤其是女人,不快乐的根源,常常在于太容易喜欢上别人,而又极难以喜欢自己。于是常常自怨自艾,看低自己。但港女恰恰是懂得先要接受自己、喜欢自己、成全自己,才好去要求势均力敌的伴侣。

多年来兼任伙伴与爱人,已经没有办法上一秒为预算狂吵,下一秒没事人般手拖手吃晚饭。谁也不能控制感情中的起伏变化,但多年来早已知根知底,与其另起炉灶,不如携手将这份融洽在工作上继续展现。

真正的港女从不让自己山穷水尽。爱情可以投射在人身上,也可以投射在事业上,最紧要是格局与天地。她需要什么,问社会要,问老板要,付出总有回报,何必问男人要?

那风险太大了,还是靠自己更牢靠。

香港历来盛产两种女人:足够美的,足够拼的。

十分标致的绝大多数,名字出现在杂志封面只是因为与富商纠缠;而“搏命”的那些,则撑起了三十年娱乐圈。

梅艳芳郑秀文杨千嬅容祖儿谢安琪,样貌最多清秀,或是还顶着丑小鸭名号,站在你面前,从不卖惨,也无人设,从入行第一天开始就在八卦周刊上看清自己短处,日日夜夜努力修补。

人们爱郑秀文,除了她有型、表演出色,更因为她是一个有效的人生模版——从未折腾过什么人设,穿得下零号衣服不是因为天生瘦,而是常年累月高强度运动且不吃饱;并非流行触角特别强,而是没有玉女包袱,什么造型风格都可以尝试。

抑郁症痊愈后的复出演唱会,前两个月被媒体拍到“麒麟臂”、“猪腩肉”,就玩命似的每天跑两小时,再加上数小时的专门训练,果然开show当天恢复完美状态。观众们不会羡慕她,只会钦佩她咁拼——世间没有太多不可能,只看你肯不肯去做而已。

港女的拼搏样样真诚,拳拳到肉。她们总和闪闪发光的物质结合在一起,要瘦,要美,要穿得漂亮,感情生活也总学不来云淡风轻。

同样在大众眼皮子底下长大,王菲生了孩子,换了丈夫,什么时候跟大众解释过?那是她自己关上门的私事。而郑秀文不行,与许志安分分合合的28年,每个转折,都要向外界交代。于是大众了解到了她大红大紫之际因为压力,发泄情绪给对方造成的伤害;站在舞台上最脆弱时向他高声呼喊,他第一时间飞奔到身边;熬过一程又一程,小心翼翼重拾旧爱,写一封公开信渴望不要太被关注……

因为目睹过这一切,于是发生动荡之际,和她一路成长起来的我们,尽管心疼,却不想给她的感情贴上任何标签。这位港女虽然带点笨拙,却出奇韧倔。她一直脚踏实地活在最浮夸世界,撞过南墙血流不止,经历暗潮汹涌,却总能展示清风徐来波光粼粼的美好水面。

“我们更要知道我们只是凡人,没有必要长期戴上’我活得很好’的姿势,要知道我们人生有些时候绝对’it’s ok not to be ok’。” 这是郑秀文曾经写过的一句话,也是所有爱着她的人想告诉她的。

任她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关于这桩丑闻的结局,我其实早已料到,她会原谅他。

并非是相信真爱什么的。只是,婚姻是一件极复杂的事,它包含了太多层面的结合,爱情到了后来,只是其中某一个非决定性因素。真实的婚姻,有许多不足与外人道的灰色地带。而港女,最能深刻认识婚姻的复杂性。

这很像《傲骨贤妻》里,女主角对婚姻的一次次选择——有那么多事要忙,没有时间争论得失对错。

你可以替她感叹一句“太惨了”“干嘛不离?!”“这种男人还留着干什么”……但别忘了,这始终是她的生活,她的选择。你的情绪、你的声讨、甚至你的同情,对她来说,都没什么用,给她平静就好。

如果有一天,你也身陷人生的某一种不堪,唯愿你不要花太多力气愤恨、抱怨、控诉,记得郑秀文、以及和郑秀文一样的港女们是如何应对的,你或许会找到一些力量。

“上帝早已预备,残酷里另有安慰。”

来源:反裤衩阵地 微信号:masee201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港女郑秀文教给我们的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