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神秘大佬拆了个追踪器,我差点断子绝孙 | 半虚构故事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

当我把这部2013年进口版宝马GT320大卸八块,并将从它身上拆下的GPS定位器一一摆在地上后,在场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事情,围了上来,齐声数着从这部车里找到的大大小小、型号不一的GPS定位器。

“乖乖!22个!”

“这车是金子做的吗?怎么藏了这么多GPS定位器?”

“这部宝马是镶钻了,还是烫金了?”

……

在场的都是修理铺的员工,对拆车找GPS定位器这事儿,他们并不陌生,但一下从一部车里找出20多个,还真是闻所未闻。

“真的……真的都……找出来了?”车主小陈问道,声音有些颤抖。

小陈是江苏人,是朋友推荐过来的客户。

一个月前,他以不到十万的价格在一家二手车店买下了这部宝马。而这款GT320在当时,即使是二手的,市价也在20万以上。

如此实惠的价格让小陈欣喜若狂,自觉捡了个大漏,当即和老板办理了交接手续,付完款就把车开走了。

买了这么高档的车,小陈忍不住想炫耀一番,开开心心把车开回了老家,还特意请来一众亲朋好友吃饭。看着大家羡慕的眼光,小陈的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同伴们也纷纷夸他混得不赖,都开上宝马了等等。

酒席中,小陈可能喝多了,嘴一漏,就把自己不到十万买车的事说了出来。

有个懂车的朋友提醒他说,宝马这款车在正规二手车行,最少要十八万起,小陈以这么便宜的价格入手,多半有问题。

小陈听了心里直打鼓,就按照他那朋友的建议,把车开到杭州做彻底的检查。这会儿看到眼前一溜的GPS定位器,他傻眼了。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在你进屋前,我已经搜寻半天了,所有接电以及可能藏东西的地方我都彻底检查过,不会再有了。这些GPS我都做了处理,现在就是堆电子垃圾。”我一边收拾工具一边说。

小陈轻轻舒了口气。

“你这车挺有故事啊,藏了20多个定位器不说,安装的位置也蹊跷…… ”

“什么位置?”小陈一脸惊讶。

“比如,这个车的倒后镜,你看……”我顺手抄起从GT320上拆卸下来的后视镜,遮罩和镜子已经被完全分离,掀开车镜,可以看到里面有几根多出来的红绿电线。

这个GPS定位器,直接接在电动后视镜的线路里,如果不拆车,根本发现不了。

小陈的表情更加复杂,忍不住问:“你说,这玩意儿到底是谁放在这里的?”

我笑着摇摇头,这样的问题我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也不知道回答过多少遍。

“不清楚啊,不过从这些定位器的型号以及里面的SIM卡来看,你这部车起码被四、五个公司动过手脚。” 我踢了踢脚边那堆拆下来的GPS定位器,面无表情地说。

我猜测,这部宝马应该被人反复抵押过,且不说有没有出过什么事故,光是这些还在运作的GPS定位器,就是巨大的隐患,要是哪天这部车莫名其妙失踪不见,我也丝毫不会奇怪。

小陈有些后怕,解释说这是辆抵押车,并没有过户。他和车行只签署了一些保证协议,对于车价远低于市场价,中间可能有猫腻这回事,他自己也心知肚明。

出了这事之后,他联系了二手车行试图把车退回去,但被告知如果退车就要收取2万元的赔偿,小陈心疼钱,也就没有坚持,不过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毕竟法律明文规定,由于抵押车涉及众多法律纠纷,所以大部分情况下,抵押车失窃或被盗抢,警方不予立案,对小陈这样的车主来说也就没有任何保障。

后来,小陈朋友通过车辆的车架号查到这部宝马涉及好几个公司的合同纠纷,被人前前后后抵押了至少三回,车辆之前还有许多违章没有处理完毕。

小陈这下慌了,决定就算要收取赔偿,也要把车退回给车行,权当花钱买了个教训。

这只是我日常工作的一个小片段。

★★★

我叫朱星,是一名“GPS拆解师”,简单来说,就是帮客户找出和拆除隐藏在车辆里不为人知的各种GPS定位器。

干上这行,实属偶然。

十多年前,我毕业于老家省会一所著名的解放军学院电子信息工程专业,这所学校是全军最著名的电子信息技术学校,毕业后都是直接分配到各个基层作战单位。

但我是传说中的“军校地方生”,毕业后只能自谋职业。

所谓“军校地方生”是当时部分军校招收的一种没有军籍且毕业后需要去地方自主就业的一种大学生,我们一样有正式的、可以在教育部网上查验的普通本科学历,但因为属于地方招生,在校期间不着军装,而且要缴纳学费。

我高考的成绩不上不下,既不敢报外地的名牌高校,也不想进本地的普通大学。恰逢当时我的母校正在招收最后一批“地方生”,父母冲着军校的招牌和相对便宜的学费,就鼓励我报了名。

毕业后我选择来杭州求职,凭着学校的招牌,我很快就应聘到一家通讯公司做测试工程师。

我的发小陈展在杭州开修车厂,已经颇具规模,杭州好几个区都有他的修理铺。

可惜我那时买不起车,和他没什么交集。

有一天,陈展忽然找到我,要我去他铺里帮忙解决个技术问题。

原来,随着修理铺业务的拓展,他那里多了个“新业务”:帮人找出藏在车里的GPS定位器。

一般来说,在车上安装GPS定位器,主要是为了定位、防盗、保护车辆,前提是,这是车主自己主动安装的。

但市面上有很多车被人悄悄安装了GPS定位器,车主完全不知情,有时候一早起来,或者停车下来吃了顿饭,车就没了!

这种车辆莫名明奇妙失踪的情况,并不只是车辆被盗那么简单,而是这类车身上各种经济纠纷“反噬”的结果。

这些车有的是通过某些金融平台分期付款买的,一旦拖欠贷款,车就会被追踪,然后被拖走;有的是某些合同纠纷的“抵押车”,车辆被转卖后又被不知道哪方通过GPS定位,再用备用钥匙偷偷将车开走。

车的价格越高,定位器安装的数量就越多,安装的单位也可能不止一家,安装的位置更是防不胜防。

陈展虽然在修车上是一把好手,可对这类“高科技”玩意并不熟悉,接到这样的生意,只能安排手下的技师人工拆车,一点点查找可疑之处。不过这样的办法,既笨拙又容易有疏漏,经常被客户投诉。

况且,为了查找GPS把整台车都拆了,大多数车主还是舍不得。

他们偶尔也会使用一点“小科技”,某些GPS定位器需要接入电源,要串联在车内电路上,因此可以利用万用电表查一查车内漏电情况,以此判断车辆是否被接入了不明设备。

这样做虽然可以减少整车拆除的麻烦,但对于那些自带电源的GPS定位器,就无能为力了。

一般来说,GPS定位器的首选安装位置是车辆的中控台,一方面这里有各种走线,接起线来十分方便,再加上很多人不知道GPS定位器长什么样,放在这中间毫不违和,不容易被发现。

不过,会安在这儿的基本属于“明装”,偷偷安装的人是不会选择这么明显的位置的。

隐藏式GPS定位器的首选安装位置是车辆的保险杠上,因为这个地方非常隐蔽,除非是发生重大的事故,平时一般不会检查到这里。

另一个理想位置是车辆底盘,普通人谁没事去查看底盘呢。

还有一个绝佳安装地就是车辆的座椅,大家可能不知道,很多座椅外侧的皮革是可以拆开的,把GPS定位器藏在里面,一般也没人会注意。

这些都是经验之谈,不同车辆的构造、内饰不一样,光靠经验难免有“走眼”的时候,一旦车主发现GPS定位器没查干净,少不了要上门大闹一通。

几次下来,陈展很是头大。

店里的师傅不顶事,陈展才想到了我,他知道我是学通信工程的,比较熟悉“高科技”,或许能帮上忙。

我问他:“你具体要我做什么?”

他支支吾吾地说之前看电影,里面有种“仪器”,只要那么一照就可以找到室内隐藏的窃听器,他想找我也“弄”一台。拆车的方法虽然可行,但费劲,有时候还拆不干净,如果有个灵敏度高的仪器配合查找,就会省时省力得多。

我毫无准备,虽然他说的原理我大致明白,但这样的设备属于特种设备,当时根本没有地方购买,只能自己组装。

陈展答应只要我能用设备查出问题车辆里的GPS,就给我不菲的提成,保证比我在公司挣得多。

陈展再三请求,我也没必要跟钱过不去,就答应试试。

回到家里,我查了很多GPS定位器的相关资料,又从网上买了相应的配件,自己组装了一台袖珍式场强计,这是一种专门监测无线信号的设备,只要有无线发射信号,这个微型侦测器就会震动并发出闪烁信号,我给仪器起了个绰号叫“狗鼻子”。

我当时还是个菜鸟,虽然在大学里学过相关课程,但都是纸上谈兵,没有实际操作过。

不过,当我把自己组装好的“狗鼻子”带过去给陈展他们演示一番后,还是镇住了他们。

我设计的这个仪器其实原理很简单,就是个手持信号探测器,主要侦测900上下和910上下的两种频段。这是因为GPS定位器主要通过内置的手机SIM卡来定位和发射信号,这里的900和910,分别对应移动和联通两种GSM卡在发送GPS定位器信息时所产生的频率,实际使用时还需要根据当地的移动和联通基站频点有所调整。

这个“狗鼻子”的探测敏感度在20厘米的范围内基本没问题,只要根据信号强度进行移动,就可以大致勘测出GPS定位器可能藏匿的位置,再对号入座进行拆件查找即可,不必再大费周章进行整车拆卸。

后来,我又带着“狗鼻子”去陈展店里试了几次,效果很不错,在没有拆车的情况下找出了不少隐藏位置巧妙的GPS定位器。

陈展十分满意,给我包了个非常丰厚的红包,以示感谢。

过了没多久,陈展这里就碰到一个更加棘手的业务,他再次找上了我。

★★★

有个客户从某金融平台分期低价买了一部奔驰S600的抵押车,S系列是奔驰的顶级型号,不光乘坐舒适,其内部还搭载了很多高科技电子设备,像什么带车距雷达自动驾驶系统、防锁死电子稳定程式系统ESP等。

起初,陈展照例用我的“狗鼻子”在车里车外扫描检测,但是没有任何发现,所有人都说这部车没什么问题。

但是车主一口咬定,自己时常接到金融平台的电话,对方每次都准确地知道自己的车辆位置,提醒他准时还款。虽然车主也不打算拖欠贷款,但自己的行踪被人这样准确无误地掌握,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朋友跟他说,这种情况十有八九是被人安装了隐蔽式GPS定位器,这才托人找到陈展这里,要求检测拆除。

结果查了半天,陈展这里居然一个GPS定位器都没有找到,还说车辆没问题,车主十分恼火,说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还让陈展关门大吉算了。

纠缠之中,陈展只好再次请我出马。毕竟奔驰这款车不便宜,电子配件很多,拆卸极为麻烦,只要一个线路组装不当心就可能造成某项功能失效,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下班后,我来到陈展的修车厂,拿着“狗鼻子”在S600车内仔细查找了一遍,仪器果然纹丝未动,我又加强了侦测频率,“狗鼻子”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真是虚惊一场,车主疑神疑鬼了?

不过,“宁可错杀三千,不能放过的一个”,我得再试试。

之前我查过资料,知道目前市面上的隐藏式GPS定位器一般分两种:

一种是普通类型,会每隔十几秒至几十秒,向远程服务器发送当前GPS定位器的位置,这种GPS定位器因为耗电量大,通常必须接电,因此最容易通过“狗鼻子”和人工排查被找到,陈展这里每天找到的GPS定位器超八成都是这种;

还有一种是所谓的“浅睡眠”GPS定位器,这种GPS定位器自带电源,通过人为设置,每隔固定时间向外发送位置信息,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被探测,以及节约电能。

根据车主的描述,再结合陈展他们摸索的情况,这部S600安装的可能就是“浅睡眠”GPS定位器设备。现在检测不到信号,可能是因为它正暂时处于“休眠”状态,可能隔几天,也可能隔一个星期,它会突然对外发射一次频段信号,或者在控制者指令下即时发射信号。

修车厂不可能长时间留置车辆,一般车主也就给个一两天时间,这样自然很难查出此类“浅睡眠”GPS定位器。

想到这里,我打开了随身的工具箱(为了配合陈展这里的业务,我事先准备了各类检测设备),掏出了一台信号屏蔽器,先屏蔽了车辆周围近一百平方的信号,然后用一台“工模机”和一台山寨信号 “基站”,开始扫描当前环境下的手机信号。那台“工模机”是我用自己的老式安卓手机改装的。

在屏蔽了现场所有已知信号源后,仅过了半小时,我就在现场发现了两个可疑信号源,我利用安装了虚拟拨号软件的“工模机”持续给这个信号源打电话和发短信,终于激活了这两个号码。

有了信号,后面就简单了,我很快用“狗鼻子”找到了两个信号源。

陈展按照我指的位置,分别在车辆的电动加热座椅模块,以及车辆底盘的位置找出了两个自带电池的GPS定位器。我看了一下,果然都是比较先进的GPS定位器,可以远程操控,不定时地发射车辆位置信号。

我还是不放心,又花了一晚上时间,指点陈展在车辆几处可疑的位置拆卸查找,终于确认都清干净了。

隔天,陈展找来车主,当着他的面,把找出的GPS定位器递了过去,并向他承诺车里的GPS已经彻底清干净了。

对方神色凝重地接过去,翻来覆去研究了一会儿,长长叹了口气,轻声说:“多谢你们,其实真不该图便宜买这样的车,弄得我总觉得自己时刻被人监视着一样。”

事后,车主爽快地支付了报酬。陈展很高兴,打电话给我,认真询问我愿不愿意和他合作,专门帮这些豪车主人找出隐藏的GPS定位器 ?他说自己做了一年多,感觉这个市场非常大,中间的利润甚至比他开修车铺还高。

这工作报酬确实丰厚,但不确定性也强,要我放弃稳定工作干这个,我心里没底。所以我当时只答应陈展利用业余时间帮忙,就当是兼职。

★★★

零碎地合作了几次后,陈展有天神神秘秘地找到我,说他接到了一单大生意。

有个国企老总私下听说陈展这里有拆除GPS定位器的业务,辗转找到了他,费用由陈展这里随便报,开张发票就好,但是必须要上门服务。

这个国企是本市有名的大企业,据说级别和市里领导都不相上下。

接了这么重要的活儿,又不让在自己厂里做,对方来头还这么大,陈展有些紧张,不但找来他店里技术最好的小李做助手,还一定要拉上我。

接上我之后,陈展一路风驰电掣,准时赶到了市中心那栋十八层的大厦门外,这是家隶属市国资委的国企,外观气派豪华,门口站着数名威风凛凛的保安。

和陈展联系的是一个精干的中年男子,姓孙,自称是集团老总吴董的司机,让我们喊他孙师傅就行。

此事由他全权负责,他代表吴董嘱咐我们两点:第一仔细检查车辆,第二绝对保密。

我们跟着孙师傅来到大堂的电梯口,吴董的车就停放在这栋大厦的地下停车场里。

电梯里,孙师傅一直盯着我的背包看。

那是母校30周年校庆时发的纪念品,因为质量不错,还特能装东西,我一直背在身边。

一直遗憾没做成军人,这背包也算是个纪念。

孙师傅听说之后很兴奋,因为他儿子也刚刚考入了我的母校,是正规录取的军校生,有军籍着军装,毕业后就是“一杠二”的副连职。

说起自己儿子,孙师傅的话头就撒不住了,看得出儿子是他最大的骄傲。

有了这层关系,孙师傅对我十分热情,话也多了不少。

陈展也暗自冲我点头,表情轻松了许多。

在孙师傅的带领下,我们绕到地下二层停车库的隐秘位置,那里停放了一辆崭新的黑色奥迪A6L,车窗的中控台上像多数有背景的国企配车一样,摆放着两面交织的党旗和国旗。

我注意到距离车不远的地方有部需要刷卡的专用电梯,把车停下后,走几步就能进入电梯里。

孙师傅不无得意地介绍说,吴董可以随时通过这部电梯进入顶层的办公室,也可以通过这部电梯直达停车库后进入专车。

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吴董还是会在大厅等他把车开到门厅,或者从门厅下车进入大堂。

我听完后十分好奇,问孙师傅,吴董的车是专车,虽然国企的保卫不如政府单位那么严格,但一般人想偷偷给这样的车安装GPS定位器,既无可能,也无必要,为何还要找我们来查找?

听了我的疑问,陈展明显有些紧张,他偷偷踢了我一脚,意思是我话多了。

确实,做这行,客户就是上帝,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知道的也最好装糊涂。

孙师傅倒不以为意,看了看四周,小声说:“吴董是刚从其他地方调过来的,我也是跟着他来的,不过这部车不是。”

我顿时明白了,吴董显然升官了,将原来的司机孙师傅直接带了过来,级别升了,专车自然也被调换成了新的。

就算这样,这毕竟是公车,显然不会有抵押车那些问题,吴董为何还要查?他到底担心什么?

如果真的查出来什么,又会是什么人干的?

“那我们开始吧?”陈展让小李打开工具箱,试探地问了一句。

“对,对!赶紧,老板今天还好不用车,但是明天要去市里开会,要动车的,你们得抓紧啊!”孙师傅醒过神,叮嘱道。

“朱老师,那我们开始吧?”陈展假装客气地招呼我。

有旁人的时候,他就喊我“朱老师”,让人觉得他找来的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法师”,我呢,也礼尚往来,当着他员工的面喊他“陈总”,私下我们还是“老陈”“老朱”互相招呼。

他事前提醒过我,这笔单子因为时间紧,现场也没法大规模拆车,只能指望我手里的“高科技”大显神通了。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些犹豫。

孙师傅看了看我,大咧咧地说:“你们就放心干吧,这层已经叫人封掉了,不会有其他人其他车进来的。”

我和陈展对视一眼,会意地笑了。

陈展肯定明白,我担心的不止是被其他人看见。我是怕周围如果停了其他车辆,又万一也装了GPS定位器的话,信号难免会交叉干扰。

孙师傅的话让我彻底放心下来。

我先是掏出“狗鼻子”,让孙师傅打开车门,再掀开引擎盖,从里到外仔细探测了半天,并没有什么发现。

我又让陈展和小李钻到车底,用另一台“狗鼻子”在车底盘细细探查,也没有异常情况。

接着,我按照之前查找“浅睡眠”GPS定位器的办法,又反复探测了大半天,还是没有任何异常信号出现。

陈展小声问:“会不会是他们老总多虑了?这种车不经主人同意,谁TM敢装GPS定位器?”

孙师傅刚开始还在旁边悠闲地边看我们工作边吸烟,可是看我们什么也没发现,开始不安起来。他丢掉烟头,略显失望地说:“怎么?什么都没发现吗?”

我默默点点头,心里也在想陈展的话,是不是那位吴董紧张过头了?

孙师傅绕着车转来转去,神情有些焦虑,我看出他似乎有什么话不方便说。

“孙师傅,这里没外人,我想打听下,你们老板为什么想起来要检查这车呢?”陈展把孙师傅拉到一边,递了根烟给他,悄悄地问。

“小兄弟,我实话跟你说,老板说了,这车有问题,具体原因我不方便说。反正他说有问题就一定有问题,所以才找到你们。要是你们什么也没找出来,这让我怎么和他交代?”孙师傅捏着烟,有些不满地抱怨。

陈展有些沮丧,对方不愿意上门查找,显然是为了保密。可如果仪器都查不出来,就只能人工拆解车辆,不过,上门服务最麻烦的就是没法像修车厂那样,方便地将车拆解后一点点检查。奥迪车零件不少,现在既没合适的工具,人手也不够,客户还要明天就动车,这怎么来得及?

“老朱!朱老师啊!我可真喊你老师了!兄弟知道你一定有办法,不然我不会找你来,快帮我想想办法啊!这客户我们得罪不起啊!” 陈展注意到我一直紧锁眉头,似乎在盘算着什么,拉着我的衣袖哀求道。

我叹了口气,从背包里掏出一台笔记本大小的特制机器,这是台电磁辐射频谱分析仪,是我自己组装的,是一种台非常灵敏的微波测量器,只要来回调整频率,不到一小时,就可以快速对一间数百平的房间完成一次立体电磁扫描,再微弱的信号也能查找出来。

但是这玩意儿有电磁辐射,而且我制作的比较简陋,防护性很差,当时是设想在某个密闭环境下使用,人可以躲开,根本没想过会在面积如此巨大的地下空间使用。如果不是现在毫无头绪,我根本不想用这玩意儿。

可眼下情况紧急,我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不光要在完全开放的环境里使用,而且这个停车场空间很大,还不知道这台仪器需要扫描多久才会有效果。

更麻烦的是,这机器只能证明所在空间有相应的电磁辐射源,真要确定具体位置,还得配合“狗鼻子”去探查。

我把情况简单和陈展说了下,这家伙喜出望外,也不管什么辐射不辐射,急忙让我开机工作。

★★★

无奈之下,我只好让在场所有人把手机以及可能有电磁辐射的物品全部关机,然后统统装进我事先准备好的一个电磁屏蔽袋内,再打开频谱分析仪贴着奥迪进行扫描。

知道这玩意儿有电磁辐射,我还是有点担心,开机后,我就躲得远远的。

孙师傅他们见状,也纷纷躲到我这边,不安地冲着奥迪方向探头探脑。

“你这玩意儿真的有效么?”观察了半天没反应,陈展有些不放心地问。

“只要有,机器就可以探测出来,刚刚我还将‘基站’打开了,车里如果真的安装了GPS定位器,就算被关闭了,也能被发现,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这玩意儿一开机,就有电磁辐射渗出,理论上对人体是没有什么明显损害,但我还没结婚,不想多冒险。”我紧盯着频谱分析仪小心地说道。

“哦,哦,我结婚了,也有孩子,没事,要么我上去看看?”陈展有些沉不住气,想上前看看情况。

“这玩意对男性功能也有损害。”我冷冷地说。

陈展刚准备上前查看,听我这么一说,立即缩回了身子。

“小李,你去看下情况。”陈展吩咐身边的助手。

“不用了,我设计了报警频率,有情况会有声音报警的。”我补充道。

“嗨,你干吗不早说啊?朱老师!”陈展心有余悸地哀叹一声。

孙师傅明显话少了许多,一直站在我们身后默默抽烟。

很快,他脚下就积起了一圈烟头。

过了一个多小时,架在奥迪旁边的机器终于鸣叫了起来,我们所有人一下眼睛都亮了,纷纷围了上去,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电磁辐射。

机器仪表显示,附近确实有微波信号断断续续出现,电磁辐射的SAR值(比吸收率)在0.8~2W/kg左右,符合GPS定位器信号特点,可以推断车里确实被装了某款GPS定位器。

确定车里有GPS设备后,因为不方便整车拆卸,我和陈展还有小李三人只好轮流每隔一个小时就拿着“狗鼻子”车里车外过一遍。

我怀疑车里装的是更加隐蔽的“沉睡型”GPS定位器,它有自动开关机功能,当其不发送信号时,会自己关机,任何工具都无法探测到其信息,这也是隐藏最深的一种,很难查找。

不过,既然是GPS定位器,目的就是为了向外发射无线信号,只要守,总能守到。

我利用自己组装的“基站”加“工模机”模拟远程遥控信号诱骗这个“沉睡型”GPS定位器开机,再通过“狗鼻子”一点点检测车内GPS定位器可能藏身的位置,只要它发出信号,就能被快速找到。

就这样,花费了大半夜时间,终于在轮到我检测时,一组微弱的无线信号从车辆的方向盘里传出。

我赶紧指挥陈展他们,在孙师傅协助下,借助设备,小心地将奥迪方向盘拆除,果然从里面找到了一个火柴盒大小的、做工极为精致的GPS定位器。

捏着这个玩意,我左看右看,发现这小东西比我之前找到的所有GPS定位器都要精致和专业,绝不是普通厂家的做工。

更令我惊讶的是,这款小小的GPS定位器不止有定位功能,居然还有当时极其少见的监听功能,到底是什么人装在车里的呢?

不管怎么样,好在任务顺利完成了,我和陈展都长舒了一口气。

孙师傅则拿回手机,走到远处打电话报告。

“辛苦了!朱老师,夜宵我请!”陈展总算露出笑容。

等孙师傅电话期间,陈展再次鼓动我加入他的团队,专职帮他做GPS定位器“拆解师”,专门对付各种“疑难杂症”。

我还是有些犹豫,不舍得辞职,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干这行的料,况且从IT工程师到“拆车师傅”,这中间的心理落差还是很大的。

不一会儿,孙师傅握着手机转回来,表情严肃地问我们:“你们确定只有这一个?”

陈展紧张地看看我,见我微微点头,才底气十足地说:“确定!朱老师是我们‘老法师’,他说没了绝对就没了!”

孙师傅看了看我们,又看看我手里的GPS定位器,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那就好,老板说了,再把这玩意装回去,必须原封不动。”

“什么?!”听了这话,我和陈展差点当场石化掉,不明白孙师傅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没听错,再把这玩意装回去,要和之前安装的一模一样!老板吩咐的。”孙师傅再次命令道。

我和陈展虽然不解,但是客户既然这样吩咐,我们只有照做。

我们又花了半天时间,将刚刚找出的GPS定位器装回方向盘内。

孙师傅还是一直站在我们身后认真观察着。

期间,我已经隐约明白了什么,刚想开口,就被陈展用眼神堵了回去。

等我们收拾好物品,随孙师傅坐电梯返回大厦一层,一直没吭声的孙师傅才笑着对我们说:“老板说了,按照之前说好的,开张发票来吧,今天这事到此为止,对谁都不要说。记住了!”

俗话说“领导司机,半个儿”,果然没错,我心里默默地想。

上车后,陈展继续提起吃夜宵的事,我拒绝了。从傍晚折腾到凌晨,累得够呛,我只想早点回去休息。

途中,小李冒出一句:“万一这车里还有其他GPS定位器没找到呢?”

陈展看了看我,说:“就算再有几个,也无所谓了。

我疲倦地斜靠在后座,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

一个星期后,陈展微信转了笔款给我,比平时丰厚许多,说是之前那位国企吴董的单子。

“别犹豫了,一起干吧!”这是陈展给我转款的留言。

*文中配图均来自网络,仅用于补充说明。

今日风险提示

* 事出反常必有妖,无缘无故的低价车别买

* 不想稀里糊涂变黑车司机的话,建议亲认真核实一下手续呢

* 摸清车辆维修保养记录,小心喜提重大事故车

* 先“体检”后上路,车辆到手做个GPS检测,该拆的拆

* 还有个鸡贼的办法:异地买车。这样即使安装了GPS,鉴于成本和路途,车被拖走的可能性也比较小

来源:苍衣社 微信号:cang1sh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给神秘大佬拆了个追踪器,我差点断子绝孙 | 半虚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