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希望滴滴顺风车恢复上线

image

作者:陈兴杰
来源:菁城子 微信号:jingchengzi86

昨天傍晚,滴滴顺风车负责人张瑞发布公开信,谈顺风车下线期间公司在做的整改。我看了一下整改举措,很好。然而,就是没有谈到顺风车何时恢复上线的时间表。说实话,我支持滴滴顺风车恢复上线。

说说我的个人经历吧,顺风车下线影响最大的不是城市短程上班族,而是跨城的长途交通。

每年春节回家,我们一家人都要从北京先飞厦门,再从厦门转车到家。这段路程将近200公里,火车和长途大巴都能到达。为了方便,我们通常选择乘坐汽车。

2015年滴滴顺风车出现前,为这200公里的路程,我会在网上找相关QQ或微信群询问,联系跑单的司机。这是一个挺麻烦的过程。

对陌生人不放心,更多还是请朋友介绍熟人。价钱最早三百元,后来涨到四百、五百元。

2016年起滴滴跨城顺风车上线,我的回家之旅变得方便,也省了不少钱。厦门也是外来人口非常多的城市,一到年底,就是返乡潮,从厦门开往福建内地的车非常多。提前一两天下单就有顺路车主抢单,车费两百多,倘若顺路或再加几十元红包,就能送到家门口。

2018年下半年,滴滴顺风车停摆,影响最大的正是跨城业务。今年春节回家前,我找到此前认识的司机微信,问他:「还在跑车吗?我们某天回家,想请你接一趟。」好久才收到回复:「我看一下安排,稍后回复。」

如同预料,年底的「黑车」业务火爆异常,司机排期非常满。幸好我认识这位司机。

上车后我问他,今年的生意怎么样?司机说,年底回家坐车的人多,每天都排得很满。自己跑不过来,就招呼朋友一起跑。他们已经组成车队,在微信群里随时呼应。价格也涨了,平时就是500元,春节期间涨到600。如果大年初一跑车,还要更贵的。

相比起从前用滴滴顺风车,今年回家在汽车交通上的花费,花费多了一倍。过完年再从家到厦门机场,还要多花好几百元。

当然,我对司机并无怨言。他们跑单服务,多赚些钱,天经地义。没有他们,我也许只能选择不方便的火车,还不一定能买到票。

春节后我还点他的车到厦门。出发当天,却是另外一人来接。来人告诉我:「他来不成了,改我来送你。」

我心里颇有些怏怏:我们约好的交易是有信任的成分,临时派别人来,这人是否靠谱呢?不要说坐地起价,就是临时塞进一个别人来,我们也无可奈何啊。

小地方的人,很少讲契约精神。陌生人线下交易,最大的麻烦是信任。我不认识你是谁,我不知道你是否靠谱,我也拿你没办法。

幸好一切无事,平安准时送到。这个小风波让我再次想起滴滴顺风车。准确地说,是怀念。

以往我在顺风车下单邀约,可以看见司机的个人信息,能看见评分和其他乘客对他的评价。司机有什么不妥的举动,可以投诉举报,向平台寻求解决。更不要说,通过滴滴顺风车平台,我只付不到一半的价钱。

2018年的风波过去半年,不知现在舆论是否理性些,还有没想着「杀死滴滴」。老实说,我希望滴滴顺风车恢复上线。当我下次回家,能更方便叫车,少花一些路费。滴滴顺风车软件也能让靠谱的司机赚到钱。

两年前我约到一位司机,厦门的上班族。他说自从有顺风车软件后,周末他就常常开车两百公里,回老家看父母。只要顺路能拉上一个人,油钱能有人出,他也愿意多回家。既能回家又能赚钱,何乐而不为?

滴滴作为平台,为很多司机提供便利,促进了无数交易。

2018年,滴滴顺风车公布了一项春运成绩。春运期间(2月1日-3月12日),共计3067万人次乘坐跨城顺风车回家和返程,是2017年同期的3.62倍。这个数字相当于民航在春运40天运力(6541万)的46.9%,等同于增开45913列8节动车组和170388架波音737飞机。

这3000多万跨城顺风车订单中,将近一半目的地/出发地是交通不便的县城乡镇。这极大缓解了春节期间县城地方的运力不足。

大城市人群也深受其惠。2018年春节,一共有32万只宠物跟随主人乘坐跨城顺风车返乡,它们大部分来自一二线大城市。以往的交通出行模式,宠物是不能上铁路和飞机的。

2018年春运期间,滴滴顺风车跨城运送3000万人次,平均每天超过70万人。三个月后的五一小长假(4.28到5.1),这数字增长到平均每天150万人次。滴滴顺风车发展非常迅猛,如果不是2018年下半年中断,2019年春运跨城顺风车运输人次破亿将是大概率。

2018年下半年,乐清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时被杀,这当然是个悲剧。我不认为这是滴滴顺风车模式的失败。滴滴之前和它暂停这项业后,顺风车都是普遍的存在。这个市场一直存在。滴滴的出现是改善而不是恶化了顺风车模式。它确实有值得改进之处,却不应被杀死。

除跨城顺风车,还有同城顺风车业务,这也是很大的市场。滴滴顺风车的暂停,也带来了很多福利损失。

春节假期后第一星期,号称「中国互联网大动脉」的北京地铁13号线工程改造,停运七天。一大批中国著名的互联网公司(包括滴滴)都聚集在这里,很多码农只好打车上下班。

在北京,打车上下班很昂贵,这样一批上班族聚集的地方,一定有顺风车需求。很多人重返微信群拼车时代,自己私下找车找人,商量时间和地点——原本在软件上一键就能解决的事,现在却在退化。

我们要关注滴滴顺风车安全问题,却不能无视它所带来的福利。今年春节后,我询问网约车行业记者,滴滴顺风车业务什么时候上线,人民很迫切。回应一直是:他们也不知道。

上个月,冯大辉@Fenng 在公众号撰文《滴滴,恢复顺风车业务吧》,现在阅读量已经达9万多,可见这话题很多人在关注。趁这次滴滴顺风车负责人说话,我也说一句:滴滴,快点恢复顺风车业务吧。

滴滴顺风车能给乘客和司机带来便利,这一点谁也无法否认。很多人关心安全问题,担心再遇恶性事件——每天数千万单交易量,确实很难保证绝对安全。再好的产品策略,也挡不住恶人。极端个案不是外界封杀滴滴顺风车的理由,正如我们不能因为汽车肇事,就禁止汽车制造商。

滴滴只要安全改进,有证据显示它比传统模式靠谱,自然有人使用。顺风车是滴滴最大的子平台,它事实上已经获得信任,消费者用市场投票做出选择。不要让非理性、不明智的声音形成现实压力,毁掉来之为易的进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说实话,我希望滴滴顺风车恢复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