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和自由一个也不能少,这届年轻人宁愿送外卖也不去工厂

外卖、快递、快车等互联网行业的兴起,给了即将面临失业的工厂小哥一个再次择业的机会,也给在工厂、餐厅局限的空间内呆腻的年轻人一个机会,“我们也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知道”跟你谈谈,外卖骑手的零工生意经。

1

在电视剧《大江大河》中,三叔虞山卿为了进金州化工厂忙得跑上跑下,才谋得一席。同时,有着全校第一好成绩的小辉也为能进金州化工厂而自豪。可见在曾经的七八十年代,进厂,意味着铁饭碗,厂里的一个普通职位,也是香饽饽。

等到了化工厂,小辉做了三班倒的一线工人,心生羞愧之心,三叔是白领上班族,得意洋洋。在传统的印象中,“蓝领”三班倒工人的社会地位还是照比坐办公室的“白领”差一截。

林语堂在《中国人》一书中谈到,尊重脑力劳动者,或者说尊重受过教育的阶层,是中国文明的突出特征,这种对学者的尊重,让中下阶级也产生了一种崇尚精致完美的心理。

曾经的孟子也严格区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并毫不犹豫把前者置于后者之上,林语堂说,他相信孔子更嘉许一个与有教养的朋友在家里谈天说地的吉恩·腾尼。这就造就一个亘古的鄙视链:“白领”瞧不起“蓝领”。

但随着经济的发展,“蓝领”和“白领”的界限逐渐模糊。在打工青年的金字塔中,实现精神(经济)和身体双自由才是王道。

外卖小哥助力“宅经济”

外卖俨然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到了饭点,我们常常在公司楼下见到穿着蓝色、黄色衣服,座驾为电动车的外卖小哥,让人不禁好奇的是,离我们最近的外卖小哥在送外卖之前在做什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投身互联网行业,还是从其他行业抽身后迫不得已而跳槽?

大数据告诉我们,三分之一的骑手在送外卖之前,职业身份是产业工人。最近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新时代 新青年: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 (以下简称“骑手报告”)》,美团骑手的31%来自去产能产业工人,16%为餐饮业从业人员,13%为个体户和小生意人。还有一部分骑手先前的职业是快递员、企业白领、保安、务农人员、退伍军人。

也就是说,互联网平台公司正在将一大波传统职业变成自由职业。

外卖、快递、快车等互联网行业的兴起,给了原来即将面临失业的工厂小哥一个再次择业的机会,也给了在工厂、餐厅局限的空间内呆腻的年轻人一个机会,“我们也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能够获得相对的自由是工厂小哥们选择外卖骑手这份职业的原因之一。美国巴布森学院客座讲师黛安娜·马尔卡希在《零工经济》一书中指出,“零工经济”(Gig Economy)指的是用时间短、灵活的工作形式,取代传统的朝九晚五工作形式。它包括咨询顾问、承接协定、兼职工作、临时工作、自由职业、个体经营、副业,以及通过自由职业平台Upwork、Freelancer.com等网站平台找到的订单式零工。

相对需要守着流水线,12小时不得停地面对一个机器、重复同样的动作,送外卖是自由的,不用上下班打卡,穿梭在城市里的外卖小哥可以见到形形色色的人,拿计件薪酬,多劳多得。根据骑手报告,收入和未来发展被骑手排在就业因素前列,42%的骑手认为,高收入比稳定重要,美团外卖自营骑手收入在7-8千,众包骑手收入多在4千以内。

如果说在工厂里工作是两点一线,那外卖骑手可谓称得上是该地区的“片儿长”。如果你是一个迷失了方向的路痴,使用手机导航真的不如向外卖小哥问路。他们的必备技能是对城市的道路的熟悉,丰富的本地经验以及旺盛的体力。

外卖小哥也为“宅经济”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据《2018阿里本地生活大数据》统计,在过去的2018年,外卖小哥共帮带了251万包烟,帮画画25万次,帮扔垃圾5万次,帮打游戏820次......

2

不稳定的全职工作催生“斜杠青年”

外卖骑手中的一部分目前还是在工厂里的工人,他们选择在业余时间兼职送起了外卖。为了方便照顾家庭,女性骑手采用灵活就业方式:5%女骑手是单亲妈妈,通过做骑手贴补家用。

德勤《2018全球人力资本趋势报告》显示,50%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劳动力队伍当中存在大量合同工,23% 的受访者表示存在大量自由职业者,13% 的受访者表示有大量零工。

“不安分”是当代青年的代名词。骑手报告显示,从外卖骑手的学历来看,高中及以上学历比例为66%,其中大学生的比例为16%。高达24%的骑手保持着学习阅读的好习惯。这就不难解释,外卖小哥雷海为获得了《中国诗词大会》的冠军,外卖小哥张方勇白天送外卖,晚上练拳击获得世界拳击组织(WBO)世界112磅职业拳王。

全职工作并不稳定,做一名斜杠青年成了年轻人压箱底的利刃。《零工经济》一书的作者黛安娜给全职工作者的第一个建议便是“为提前退出全职工作打好基础”:互联网和数字化加剧了行业洗牌,一些公司的寿命变得越来越短,因此,很多员工不时就会陷入就业危机,于是,一些员工会在业余时间发展第二爱好,以应对失业危机,规避全职工作带来的不确定性。从在优步上当司机、在Taskrabbit上给人跑腿,到提供诸如医疗、IT、财务咨询等高级专业服务,目前美国已有40%的职场人士正在或有过从事自由职业的经历,而这个比例有望在2022年过半。

“斜杠”又或业余充电,可以给未来的自己一个多重选择的机会。社会学家罗伯特·普特南认为一个健康的关系网既有“同质性”资本,也有“异质性”资本。如果一个人长期在做一份稳定的工作,那么,他周围的人都是与他专业相似、经历相似,很多方面都高度吻合的人,那么他的关系网络里只有单一的“同质性”资本,当他所处行业遭遇重创时,因为关系网络过于单一,就会陷入非常不利的境地。而一旦他接触了另一个全新的行业,并在这一行业从事一定时间的工作,就会丰富自己的关系网络,拥有更多的“异质性”资本,一方面,自己的思维模式会打开而不是局限于某一领域,另一方面,当自己所处行业遭遇重创时,可以迅速转型到另一行业。

但外卖骑手这份工作的自由是相对的,为了跑量,凑积分,提升等级,很多骑手甚至自愿开启“全年无休”模式,形成“隐形强制加班”。送一份外卖并不简单,骑手同时被四座大山压迫:平台追求订单量,商家追求销量,物流追求收入,用户追求准时。

所以有些快递骑手最终发现,自己受到的是无形约束:用户突如其来的差评让自己丢失动力、单次收入过少所以加班加点、无限的循环动作让自己自动忽略了城市的美景……

来源:南周知道 微信号:nz_zhid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钱和自由一个也不能少,这届年轻人宁愿送外卖也不去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