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护士调包 5000 名新生儿,这在国内有可能吗?

上周,一名叫作 Elizabeth Bwalya Mwewa 的女性,在社交媒体公开自己的「罪行」。

调包 5000 名婴儿

只为好玩

Elizabeth Bwalya Mwewa 宣称,自己曾经是一名护士。

她表示,自己此前曾在赞比亚大学教学医院(University Teaching Hospital)产科病房工作,担任助产士。

在产科的 12 年里,她曾经多次在孕妇及家属均不知情的情况下,随意交换了接近 5000 名新生儿。

赞比亚大学教学医院

也就是说,可能有近 5000 对夫妇,养育着自己的非亲生孩子。

而她这么做的原因,竟然只是「为了好玩」。

I used to swap babies at UTH for fun

事实上,在此前的十几年时间,她一直隐瞒着这这件事。

而现在,她之所以选择公开罪行,理由是她「发现自己得了晚期癌症」。

这是她的临终忏悔。

忏悔目的并非帮助曾经被她调换的夫妇,而是为了自己「祈求得到上帝的原谅,不要让自己死后下地狱」。

当事人 Elizabeth Bwalya Mwewa

「我希望在上帝和所有受到此事影响的人面前,坦诚我的罪过,特别是那些在我工作期间,曾经在这家医院生下孩子的孕妇。」

她在社交媒体上对网友喊话:

「如果你是 1983~1995 年期间在这家医院出生,那么你的父母很可能并非亲生……」

「仔细看看你家中的兄弟姐妹吧。如果你发现其他人都是浅肤色,只有你是深色皮肤……那么,你可能就是那个被我调换的孩子……我真的很抱歉。」

「在接受 DNA 检测后,我已经让一些原本彼此忠诚的伴侣离婚了……我已经让很多母亲养育了自己非亲生的孩子,我不想为此去地狱……」

当地官方回应:

登记名单查无此人

这件事情传播甚广,已经惊动赞比亚官方。

目前,赞比亚护理委员会(The General Nursing Council of Zambia, GNH)对这件事情进行了初步审查。

他们发现,登记在案的助产士名单中没有发现 Elizabeth Bwalya Mwewa 这个名字。

赞比亚护理委员会发言人 Thom Yung'ana 对外表示,将对此事进行充分调查,以验证其真实性,并呼吁大众保持冷静。

因此,许多人推断,这可能只是当事人为了报复社会,而发表的不负责任的言论。

尽管此事很可能是乌龙一场,但当事人选用这种措辞造成公众慌乱,足以见得「保障新生儿身份准确性」在医院工作中的重要性。

2007 年曝光的香港首例错婴案,就是一个重要的先例。

香港首例错婴案:

疑 180 人连环错

香港错婴案的主人公李国贤,于 1976 年 11 月出生于香港赞育医院。

事件爆发的契机在 2007 年 10 月底。

一日,李国贤和家人正在闲聊。

恰逢读护理专业的妹妹回家做作业,随口问了妈妈一句:你是什么血型?

妈妈答 O 型。

妹妹马上否认道:「不可能,教授说 O 型血的人一般不会生出 AB 型血的人,妈妈你别开玩笑了。」

而李国贤正是 AB 血型。

一家人觉得蹊跷,便前去验血。结果发现,李国贤父母均为 O 型血,他却是 AB 血型。

随后进行 DNA 检测结果表明,李国贤与母亲 99.9% 没有血缘关系。

此事一经曝光,旋即在香港引起轩然大波。

据了解,1976 年 11 月 28 日~ 12 月 14 日在赞育医院出生的男婴及产妇共有 180 对。

「既然我是错的一个,其他男婴也有可能被抱错」李国贤表示。

香港医管局很快发布消息,正式呼吁同一时段在赞育医院生产的 180 对母子接受 DNA 检验。

对于责任如何划分,香港医管局方面表示,李国贤在医院出生后,又在保良局属下的竹园儿童院生活过一个月,过程较为复杂。

因此,较难判断错误究竟发生在医院还是儿童院。「我希望这个事件最后能有个大团圆的结局」李国贤说。

此事波及范围甚至超出香港本地,2008 年的广州及深圳也曾一度掀起亲子鉴定潮,理由多是「觉得孩子和自己长得不像」。

2017 年 7 月 28 日,澎湃新闻也曾报道一例类似事件。

上海一名 28 岁男子王先生,因疑似在出生时的医院被抱错,28 年后欲寻找亲生父母。

王先生及母亲将出生医院(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告上法庭,并通过律师对医院提出 2 点要求:请医院协助寻找亲生儿子及亲生父母;要求医院赔偿 28 年来各种损失约 130 万元。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已经受理起诉。

2017 年 7 月 29 日上午,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医院高度重视,已成立特别工作小组。但因事件发生在 28 年前,事件调查客观上存在一定难度,但医院将尽最大努力,协助法院进行调查工作。

我们是怎么避免抱错孩子的?

某三甲医院产科医生告诉丁香园,目前我国医院已经有完善的操作规范流程:

抱错孩子事件发生的几率「基本不可能」。

新生儿出生后,医护人员会第一时间给新生儿按手指印、脚印,作为身份的识别依据,并给新生儿佩戴腕带,标明产妇姓名、新生儿出生日期、新生儿性别等相关信息。

护士手里拿着新生儿的油墨脚印

之后,婴儿始终放在产妇身边看护。

直至婴儿及产妇出院,婴儿始终在父母的视线范围内,除非婴儿患病需要转到重症监护室(PICU)——这是我国医院产房和几十年前「母婴隔离管理」方式最大的不同。

此外,从产妇进入产房开始第二产程,到胎儿顺利娩出,再到产后母婴监护送回病房期间,每名婴儿都配有固定护士负责。

即使要交换婴儿,也必需经由双方负责护士交接确认,不存在私自调换的可能性。

2013 年 9 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加强产科安全管理十项规定》,要求医疗机构建立新生儿身份识别、交接制度和流程。

新生儿交接时,须由交接双方医护人员和家属签字确认。新生儿检查、治疗需离开原病区的,必须有家属陪同。医疗机构应当加强产科、新生儿科等关键区安全防范能力建设,并建立严格的 24 小时监控和管理。

2014 年,国家卫健委发布《医疗机构新生儿安全管理制度(试行)》,要求新生儿住院期间需佩戴身份识别腕带、新生儿出入病房应当对接送人员身份和出入时间进行登记、新生儿出入院应当对陪护家属身份进行验证等。

这些措施都意在避免新生儿被错领或拐卖。

新生儿腕带示意

前文提及的「上海 28 岁男子疑被抱错」的当事人也表示,当时医院仍采取母婴隔离制度。新生儿出生 3 天内始终在婴儿房统一喂养,之后才交回产妇身边。

这或许是造成「被错抱」的原因之一。

当事人王先生和母亲表示,亲子鉴定报告的结果没有影响母子的关系,「28 年的感情,不会变的。」

但这段经历,让王先生对自己新出生的女儿十分重视。

他说,女儿刚出生的时候他就使劲瞧,记住她的模样,生怕再被抱错了。

本文来源 丁香园 | ID:dingxiangwa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外国护士调包 5000 名新生儿,这在国内有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