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家里拆出13个摄像头,她洗澡睡觉都在被直播卖钱丨虚构故事

时间:2017年11月

地点:成都

人物:林欢,郝玥,kk

全文 8526 字,阅读约需10分钟

★★★

冯唐说,想要安全,把家安在监狱边。要想挣钱,把店开在学校边。自古以来,惟妇人与小子难养,惟有孩子和女人的钱好赚。

最后一句,在生意场上被很多人奉为致富箴言。不过郝玥剑走偏锋,把挣钱这事儿上升到精神感知的层面。

她说:“未来十年内,现代人的孤独就是一座巨大的金矿。”

工作室开展的业务中,遛狗遛人,陪吃陪聊,本质上提供的都是治愈孤独的陪伴服务。业务进展比想象中的顺利,甚至可以说是供不应求,所以我才感慨郝玥的眼光精准,当我们还在感慨孤不孤独的时候,她已经在衡量这孤独能卖出多少钱了。

这次接触的客户叫做kk,她的职业和我们殊途同归,挣的都是“孤独钱”。

kk是一个专做吃播的网络主播,在某视频平台有几万粉丝。虽然粉丝不算多,但每个月也能挣小几万块,在成都这种二线城市,算得上是高收入了。

第一次见面,我们和kk约在一家咖啡。十一月已经入冬,成都的天气又湿又冷,kk进来的时候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套皮夹克,黑色紧身七分裤,露着一大截脚踝,饶是咖啡厅里开着暖气,我看着她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kk径直坐到我们对面的卡座上,点了一支烟,要了一杯可乐。

kk长得比较日系,有点像新垣结衣,眉眼细细小小,看起来很乖巧。身材偏瘦,露出来的一截手腕明显可以看到凸起的骨头。但她的腮帮大,脖子粗,跟瘦小的身材不太搭,像大头娃娃,跟暴瘦时期的陈鲁豫有一拼,也不是说不好看,就是有点不大协调。

kk简单打过招呼,“你们叫我kk就行。”

她的声音跟清秀的外貌真是南辕北辙,嗓子又干又哑,声线特别粗,乍一听跟个糙老爷们儿似的。我瞥了一眼她手中的烟,看来抽烟真是害人。

她清了清嗓,抖落烟灰,进入了正题,“妈的,有人搞我,把我催吐的视频放网上了,最近掉粉掉疯了,这样下去我特么就得去喝西北风了。找你们来,就是想让你们帮忙把这事儿给揭过去。”

我被她一嘴的国骂绕得有点晕,小姑娘看起来清清丽丽的,没想到这么泼辣。

郝玥问:“催吐视频?”

kk拿出手机,点开了一个视频,把手机递过来。

视频时长5分多钟,没有声音,只有画面,是斜对着洗手间门口拍摄的,大概因为镜头拉得近,拍得不是很清晰。

画面里一个女孩跪在马桶前不停地呕吐,背压得很低,大半个头都埋进了马桶里,头发被不知名的液体沾得一缕一缕的。一开始她大概持续吐了半分钟,抬起头歇了几秒钟,接着把右手伸进嘴里,使劲抠嗓子眼,然后又低下头去吐。这样的过程循环了5分多钟,最后画面定格在女孩吐完后瘫坐在马桶边。

我看得胃里直抽抽,这也太遭罪了。

郝玥关掉视频,狐疑地看着kk,kk咬咬牙:“是我,不过我已经辟谣否认了。”

视频是从侧后方拍摄的,女孩倒是一直没有露过正脸。

kk说,摄像头是她自己装的,家里养了一只猫,自己不在家的时候会通过摄像头看猫。家里一共装了三个摄像头,分别在客厅、书房和餐厅,都是猫比较喜欢活动的公共区域。

拍摄催吐视频的正是客厅摄像头,不过不是她惯常调的拍摄角度,而是拉近镜头对准洗手间拍的。

她怀疑家里的摄像头是被黑客入侵,控制了拍摄画面,才在特定的角度拍下了她催吐的画面,放到网上。

郝玥说:“有道理,刚好前段时间也曝出过类似的新闻,就是家里的摄像头被控制了。”

kk说:“我已经联系过卖摄像头的商家了,他们信誓旦旦说自己是正规商家,不承认是他们那边出了问题,只答应给我更换设备。”

kk又爆了句粗口,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现在家里的摄像头我都关了,但是网上的视频还在。找你们来,就是想让你们帮忙把视频清理一下。”

郝玥想了想,跟我交换了一个眼神,答应了下来。

我把委托协议打印出来让kk签字,委托内容就是清理网络上的她的催吐视频,委托费用两万块。

★★★

签完协议,我们没有回家,而是开车去了犀浦,直奔那边的一所高校。

把车停在学校里,步行去学生宿舍楼。走在银杏大道上,两旁都是高大的银杏树,足有几十棵,层层叠叠的银杏叶被秋色染成了金黄,风一过,叶子簌簌而落。

屏幕快照 2019-04-09 上午7.18.03

走了十来分钟,到达研究生宿舍楼,郝玥打了个电话,在楼下等了两分钟。

“郝玥,林欢,好久不见。”

我转头,一个身高一米八,穿一身白外套,留着利落平头的男生,正站在金色的银杏树前,美得跟幅油画似的。

这个帅小伙儿叫做方文宇,读大学的时候,他是我们舍长的哥们儿,见过几次面,每一次都得让全寝室花痴半宿。大学毕业,他被保送了研究生,继续读信息工程。

确实好久没见了,一时间我感觉穿越回了大学时代,沉迷于他的美色无法自拔。郝玥走到我前面挡住了我的目光,跟方文宇简单打过招呼,开始说正事。

其实今天kk一说和有网络相关的,我们就一起想到了方文宇,原因无他,方文宇是唯一一个我们在现实中认识的黑客。

路上我们已经商量过了,一般网上流传的视频,我和郝玥可以通过申诉让网站撤掉,但是这个视频一定有源头,必须从源头掐断才行,所以得来找方文宇帮忙。

郝玥迅速把事情说了一遍,方文宇笑了笑,“嘿,我还以为多大事儿,放心吧,没问题。”

郝玥把kk的一些资料给了方文宇,我酝酿了半天,也给方文宇说:“好久不见,等会儿一起吃顿饭吧。”

郝玥说:“怎么,想吃顿饭就把人家打发了?这可不成,等处理好了,我们付一万块。”

方文宇摆摆手说不用,郝玥说我们还有事儿,改天吃饭,让他尽快处理。

我直接被郝玥拉走了,回去路上她也不说话,一个人气鼓鼓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回去之后,我们开始着手在一些正规网站上申诉撤下kk被偷拍的视频。

与此同时,我也看了不少kk录播的视频,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吃播。

吃播即“吃饭直播”,是这几年突然火起来的,从日本的大胃王木下佑香,到韩国的“奔驰小哥”,再到中国的“大胃王密子君”,他们每次直播都能吸引上万人围观。

屏幕快照 2019-04-09 上午7.18.11

想象一下这个画面,明星开演唱会,人山人海的体育馆也就两三万人的容量吧,明星还得在台上唱跳两三小时不停歇,而播主们只需要直播自己吃东西就能被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人围观。

很多人讨论,当我们在看“吃播”时,我们看的是什么?有专家为此洋洋洒洒写了几万字论文,简要总结一下,就是现在人越来越孤独了,看别人吃饭可以互动交流,获得在场的群体感和无形的陪伴。自己有形体焦虑,健康焦虑,不能尽情吃喝,于是产生了情感投射。

能量守恒,除了少部分真正天赋异禀的人之外,哪儿有这么多猛吃不胖的好事儿。所以,在搜索平台上,吃播自动生成的关联词就是催吐。

道理很简单,有些播主一次性吃下50人份的食物,胃能装,肠子也装不下啊,所以他们在下直播的第一时间就会去催吐。

粉丝和吃播播主的关系很微妙,一旦坐实了播主靠催吐来保持身材,那播主身上的光环可能就不复存在了,自然也会失去流量,还可能会背上骂名。所以当kk看到自己的催吐视频被人放到网上时,才会这么着急上火,作为一名专职的吃播,这是在断她的生计来源。

网络上曝的,某微博上百万级粉丝的博主,在直播中吃50人份的食物,报价是30万。我吞了一大口口水,“该他们挣这个钱,就算给我30万,我也真的吃不下50人份的东西啊。”

郝玥看了半天,觉得腻得慌,连肉都不想吃了,要我给她做个上汤白菜。

吃过晚饭,我们开始在网站上填表申诉,要求撤下kk被偷拍的视频。

方文宇突然来了一个电话:“我发现了一个网站,你们翻墙去看一下。”说完,微信发给郝玥一个网址链接。

方文宇发来的是个外文网站,郝玥连上翻墙软件后,顺利打开了网页。

网页是彩色视频画面,好像正在直播:一女生正趴在沙发上睡觉,露出半张脸。沙发角落趴着一只猫,它偶尔转过头来对着镜头,眼睛反着亮光。画面左上角有一串日期和时间,正是实时直播。

我和郝玥凑近仔细看了一下女生的脸,我问:“是kk?”

郝玥点点头,“是有点像。”

124

她立刻拿出手机,给kk拨去了电话。

只见视频画面里的女生也动了,伸手去拿脑袋旁的手机,眼看视频里女生穿着一件小吊带快要走光,我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电话接通了,郝玥说:“kk,听我说,你现在把衣服穿好,带上手机,我们来你家接你,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当面跟你说。”

kk说:“好。”

我们带上电脑开始往kk家赶,她住在成都南站附近,晚上不堵车,我们二十多分钟就到了。考虑到她家不知道还有哪儿安了摄像头,我们没有上去,在楼下等她。

kk随便裹了件大衣就下来了,头发睡得有些乱,坐上车,语气不太好:“这么急叫我下来,到底出啥事了?”

我和郝玥坐到后排,把电脑打开,连上手机热点,再连上翻墙软件,把那个直播网站给kk打开。

刚才我们打开的只是其中一个房间的直播,在这个网站上,有关于kk家的所有房间直播,包括洗手间和卧室。免费用户只能看到客厅、餐厅和书房,付费用户可以看私密空间,7x24小时观看,还能随时切换摄像头。

kk开始有些莫名其妙,接过电脑,点了两页后,他瞬间变了脸色。我一看,直播画面已经变成了灰色,大概是因为kk出门关了灯,但画面还在实时直播,她的猫正在客厅里活动。

kk说:“不可能啊,我就装了三个摄像头,之前视频流出去之后,我就特别注意隐私安全,家里的摄像头我全关了,连电源都拔了,不可能再被监控!”

kk越说越激动,到后面全变成了无意义的国骂,我们看时间太晚了,就先在附近给她找了家酒店住下。

★★★

在酒店里,我们劝kk先冷静下来,再一起商量对策。

网站是方文宇找到的,我们先打电话问他。他说,那个网站跟黑客入侵没什么关系,就是一个搞实时拍摄的小黄网,被拍摄的人基本上都是自愿被监视,以此赚钱。至于为什么愿意把自己的隐私24小时在网上直播,让我们问问kk。

电话开的扬声器,方文宇的话kk都听到了,挂上电话,kk就摔了手中的杯子:“放他x的屁,我什么时候在自己家里安摄像头24小时直播自己了?我特么就是个吃播,又不是色情主播!”

郝玥皱了下眉头:“你好好说话,我们这是在帮你办事。”

kk使劲锤了几下沙发,颓然地倒在上面,“真的是有人在搞我。”

我们在这个网站上注册了会员,充了钱,果然解锁了kk家里其他房间的直播权限,包括洗手间和卧室。

kk看到这两个镜头之后几乎崩溃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隐私被人偷偷直播了这么久。

我们仔细分析了下,kk并不是主动直播隐私的,那肯定是被人偷拍放网上去的,而且这样的偷拍手段简直丧心病狂。

kk的频道赫然打着的tag就是中国吃播,童颜巨乳啥的,色情暗示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我们追溯到这个频道是一个月前开始直播的,那时候kk刚搬来这套房子两个月,之前是和男朋友一起住,不过一个多月前他们分手了。

这时,kk咬牙切齿地说:“我知道是谁了。”

我们不解地看着她。

“房东!”

“我刚来的时候就觉得他又丑又油腻,看我的眼神特别恶心。不过那时候我还和男朋友在一起,想着两个人也没什么事,房子不错,我就租了。没想到他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真是个满脑肥肠的变态!”

郝玥纠正道:“是脑满肠肥。”

kk一摆手:“那都不重要,我现在就报警把他抓起来。”说着就要打电话。

郝玥按住她的手:“要报警也要先动动脑子,你有证据吗?我们明天先把摄像头搞清楚了再报警不迟。”

说完,我们又找了些朋友问具体流程,网购了些装备,让kk就在酒店睡下,我们等东西都到了再回去处理。

★★★

第二天,黄历上写着,亥巳相冲,煞西,天德值日,是为黄道吉日,宜沐浴出行,忌开市动土。

我们先和方文宇联系好,让他到时配合我们黑进kk家的视频监控,切断信号。

我拿着摄像机,郝玥拿着网购来的神器——摄像头检测仪,和kk一起回到了她家。

在门口,我们跟方文宇打过招呼,等他把家里的视频信号已经全部切断,我们再进门。主要怕打草惊蛇,万一偷拍的人看到我们来查摄像头,搞不好让我们功亏一篑。所以,进门前一定要切断信号。

网上流传着很多针孔摄像头的检测方法,最常用的就是使用手机,将房间的所有灯光关闭后,打开手机摄像头,把闪光灯关闭,然后拿着手机围绕房间转一圈,尤其是一些隐秘的地方,注意看手机屏幕,有没有出现红色点点。

虽然我们不是专业的私家侦探,但郝玥在设备投资上可是毫不含糊,她买了个反偷拍监控的信号检测仪,花了一千多块,据说是正宗美国技术。今早到了以后,我们先在家里捣鼓了半天。

这玩意儿长得跟对讲机差不多,顶上一个天线和电源灵敏度调节按钮,中间是方向刻度盘和视窗,下面有个圆形的指针盘,从左到右,分1-10级,分别用白色、绿色、黄色、红色不同区域标识。

屏幕快照 2019-04-09 上午7.18.36

我们把检测仪调至摄像头探测模式,刚开机的时候,检测仪指针在白色区域,表示信号安全。我们刚在客厅沙发坐下,检测仪就显示可疑信号出现,指示针在绿色区域来回摇摆并报警。

郝玥拿着检测仪在客厅走动,接近天花板左上角烟雾报警器的时候,检测仪指针指向了黄色危险信号区域。郝玥搭着梯子,爬了上去,靠近烟雾报警器,检测仪的指针瞬间指到10级红色区域,锁定了可疑物信号源。

kk帮郝玥递工具,我在旁边用摄像机拍过程。

等郝玥把烟雾报警器整个拆了下来,我们一看,这哪儿是什么烟雾报警器,分明是一个用烟雾报警器伪装的针孔摄像头!

差不多花了半天的时间,我们用同样的办法,在kk家拆出了13个摄像头!越拆我们越觉得触目惊心,检测器一直在报警,在各种我们意想不到的角落里,都拆出了摄像头,有的伪装成烟雾报警器,有的藏在衣柜门角落,有的在天花板灯旁边,最后零零总总堆了一堆在茶几上。

检测器终于安静了下来,我们暂时没有找到更多的摄像头。郝玥问我:“都拍下来了吗?”

我点头说拍下来了。

郝玥把手机递给kk,“报警吧。”

kk手有点抖,深呼吸好几次才把电话拨出去。

★★★

警察很快就过来了,我们把拆下来的摄像头和我拍摄的拆除摄像头的视频都交给了警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并没有表明真实身份,只说我们是kk的朋友,来给她帮忙的。警察估计看是三个女生,也没有多问什么。

现在已经不是kk因为什么催吐视频流出,事业受挫的问题了。最关键的是,她所有隐私都被放在网上贩卖。

现在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房东,13个摄像头的安装,要做得不露痕迹,根本不可能是临时起意。

警察很快叫来了房东。

房东姓赵,一个50多岁的中年男子,留着地中海发型,可能是来得急,脑门上渗出了一头汗,头发一缕一缕地贴在额头,更显得头顶油亮晃眼。

警察把我们拆下来的摄像头给房东看,他一看就急了:“这不是我装的!”

他指着kk:“她她她,她是搞那个啥子直播的,这都是她自己装的,凭啥子赖到我身上!”

警察还没说话,他就对着kk吼:“房子我不租了!你今天就搬东西滚,瓜婆娘!”

kk可不是什么温柔善良的主,当场和他怼上了,两个人你来我往,一番唇枪舌战,骂的话都非常难听,警察不得不在一边调解。

一顿折腾,僵持不下,我们跟警察回了局里做笔录。

房东坚持不承认摄像头是他安装的,警察去了房东家里,也没找到什么证据。我们拆下来的摄像头,只有拆卸过程证据,没有安装过程证据,并不能直接指认房东。

现在摄像头被拆除,安装摄像头的人也不会傻到重新回来安装一遍,事情陷入了僵局。

我们随kk回到了出租房,房子kk是不敢再住了,但是要不把这个安摄像头的人抓出来,她怎么都不安心,总觉得自己时时刻刻在被监视。

我们也非常着急,同为女生,看kk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虽然早已超出了最开始的任务委托范围,但我们于情于理现在都不可能不帮kk一把。

kk脱掉鞋,赤脚蜷缩在沙发上,双手环抱着自己。我注意到她右手食指往下,虎口以上,有着浅褐色和深紫色相间的齿痕伤疤,这是“兔子”共同的烙印。

“催吐族”为了便于认亲,大家互相称为“兔子”,在某度贴吧,催吐吧的头像是一只与人击掌的可爱小兔子,各种深陷催吐不能自拔的男男女女在这里聚集,说一些只有他们才懂的语言,互相安慰。

例如,bs(暴食)、ct(催吐)、呕吐叫“生”或者“生孩”,暴食叫“撸”,刷水则指的是“在吐完食物后灌水再吐,以求吐得干净”。

kk手上的伤痕,就是因为需要用手指深深探进喉咙里催吐,手背上便不可避免的被牙齿一伤再伤。

126

我看到她这样,心里不禁有些难过。

郝玥坐在旁边拿电脑把今天拆除摄像头的过程又看了几遍。

大概半小时,房间里都没有人说话,只有郝玥的鼠标点击声。

突然,郝玥说:“有线索我们忽略掉了。”

★★★

我和kk围坐过去,郝玥指着屏幕说:“摄像头安装的位置除了烟雾报警器、天花板角落这类房间固定的设置,还有一个是安在墙壁上挂的kk的照片背后,一个是安在音箱背后,这两处不应该是房间原本有的吧?”

kk想了想:“不是,照片和音箱都是我们后来弄的,是李哲弄的。”

“李哲?”

“我前男友,刚搬过来不久我就发现他劈腿,然后就分手了。我靠,是他!这个人渣!”

kk说风就是雨,当场就要去找那个男人对峙。

我把她拦下来,让她先说说是怎么回事。

原来,李哲不仅仅是kk的前男友,吃播这一行,就是他带kk入的,算是kk的经纪人。

在早期kk吃播事业刚起步的时候,都是李哲在帮她。他们之前是自己做视频,直播美食一条街,美食探店一类。成都本来就是美食之都,可选素材很多,李哲又懂拍摄后期,做出来的视频质量不错,他们吸引了第一批粉丝。

后来,吃播兴起,他们又赶上了这一行的红利期。李哲很懂得利用鱼眼镜头和景深效果,让食物离镜头很近,畸变效果让食物显得大,显得多,观众会产生播主吃得特别多的错觉。

kk就这样走上了大胃王美女小姐姐的人设,吸引了不少粉丝。李哲牵头让她和平台签约,全职做吃播,俩人就靠这个挣了不少钱。

不过这一行竞争越来越激烈,观众的口味也越来越重。在李哲的谋划下,kk又做了些类似吃火锅底料,一次性吃下xx人份的食物这样吸引眼球的事情来留住粉丝。吸粉效果有一些,只是kk为了保持身材,变成了“兔子”,个中心酸我们无法体会。

再后来,kk发现李哲劈腿,愤然分手。不久后网上便流出了她催吐的视频,她以为是家里摄像头被黑客黑了,于是关掉了所有摄像头,来找我们清理视频。谁能想到,她竟然是被自己人给算计了。

听完,我们心里已经有了推论,这事儿八九不离十,就是李哲干的。不过,指证房东的事已经给了我们教训,没有直接证据,我们告不了他,该怎么取证,还需从长计议。

★★★

随后,我们花了两天的时间查到李哲的现住址,这也全靠方文宇帮忙,具体过程不详说了。

两天后,我、郝玥、kk、方文宇、钟禹寒,一起赶到了李哲现在的出租屋。之所以要这么多人,一是取证需要,二是怕万一起了冲突,我和郝玥可能应付不过来。

李哲住在武侯区一个老小区,不需要刷门禁,我们很容易就进去了。

kk去敲门,钟禹寒侧身藏在门边,我们躲在消防通道,观察那边的动静。李哲应声开了门,钟禹寒立刻伸脚抵住门,一把将李哲推了进去,我们紧随其后鱼贯而入。

李哲染了一头奶奶灰,一副不好惹的样子,叫嚣着他要报警,钟禹寒把他的手拧在背后,kk说:“李哲你急啥子,我就是来报警的,你给老子等着。”

这是个一居室的房子,房间里没有别人,方文宇直接坐到他床边的台式电脑旁。电脑还开着,连开机密码都不需要。

方文宇连鼠标都不用,在键盘上一通敲,不到五分钟就恢复了李哲删除的文件夹,里面存着一百多个G的视频,都是kk家隐藏摄像头偷拍的。

kk上去二话不说,扇了李哲四五个大嘴巴子,李哲之前一直骂骂咧咧的,现在直接被扇懵了。

方文宇把电脑拿过来,郝玥打电话报了警,钟禹寒控制着李哲,我们就坐在家里等警察过来。

这次来的不是一个辖区的警察,不过上次的事情在局里已经做了笔录,这次很快就处理了,李哲当场被拘留。

后来,方文宇帮忙黑掉了那个直播网站上kk的频道,将缓存的视频全部删掉了,但是已经流传出去的视频,他也没有办法追回销毁。

风波渐渐过去,kk还在网上继续直播吃饭。

*除作者图外,其余图片均来自网络,仅用于补充说明。

来源:苍衣社 微信号:cang1sh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女孩家里拆出13个摄像头,她洗澡睡觉都在被直播卖钱丨虚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