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时代里崩溃的年轻人

image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股市冲顶、格力停牌、徐翔离婚、前首富要出狱,但让大星印象最深的,还是杭州交警的执法仪,记录下的一个年轻人的街头暴走。

杭州1818黄金眼的节目中放出了一个视频,交警在文一路文菁路口执勤时,拦下了一个骑车逆行的小伙子。小伙子突然变得暴躁,摔手机、向交警下跪,歇斯底里地爬上了路边的桥,嘶吼着:

我压力好大。

他说自己每天加班到11、12点,女友今天忘了带钥匙,催他去送,公司在催他工作。

在交警的安抚下,这个年轻人平静了下来,离开时,交警和他说如果累了就请假休息一下,他说:

请不了假的。

这种默不作声的崩溃,是现代城市文明的一部分。很多网友留言说,从男孩身上看到了自己影子,很多人羡慕他,可以找一个机会发泄出来。

他代表了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当代年轻人的心理危机。

2017年,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受邀去儿子的中学进行毕业演讲。他对这所贵族寄宿制学校的毕业生们说:我不祝愿你们好运。

我祝福你人生旅途中时常运气不佳,唯有如此,你才意识到概率和机遇,在人生中扮演的角色。

小伙子崩溃的这条路上,云集着杭州的互联网企业,2018年,逃离北京和上海的年轻人,大部分都选择了杭州。

两年前,有人到杭州的几家公司门口掐表,看看大家都是几点下班的。结果,看到很多人在凌晨12点以后又走进办公大楼。

他在华为的大门外拦住了一个深夜打车的女孩儿,问她这么晚回家老公担心吗?女孩儿说:

我没有男朋友。

那个深夜暴走的男孩,起码找到女朋友了。现代城市文明的另一个标志,是没有对象的年轻人。

大星之前写过杭州小吴被世纪佳缘“套路”的故事,后来小吴并没有停止相亲,他参加了《相亲才会赢》等节目,但都以失败告终。

事后,小吴在微博上对自己相亲失败进行了反思,也对外界的一些质疑进行了回应:

八本房产证我都可以拍照!

曾经荣获省高数竞赛一等奖,略懂钢琴,拥有八套房产的小吴,在杭州找不到对象。

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数据,在全国结婚率“排行榜”上,浙江已连续第5年排名倒数第二,今年更是创下历史新低:5.9‰。

不但结婚率降低,结婚年龄也在推迟。杭州男性平均结婚登记年龄31.4岁,女性29.4岁。

大星研究了一下数据,发现杭州离婚数量是结婚数量的两倍。已婚人士用实际行动,警示单身的年轻人不要再重蹈覆辙。

2018年全国的结婚率是7.2‰,也是历史新低。往后中国年轻人往何处去,也显而易见——邻国日本年轻人不仅不结婚,连性生活也不要了,日本计划生育协会委托进行的调查显示:

有45%的24岁以下女性称,对性接触不感兴趣,甚至反感。

日本电影资深影评人王朴石说:

这和电影里的日本不一样啊。

与东方国家相比,城市化更彻底的美国,却没有出现类似日本的不婚潮。

美国记者RebeccaTraister认为,正是国家有开明进步的思想,允许人们不断地校正它赖以立足的制度,婚姻才得以自我修正,变得更加包容、平等,从而有可能以更大的魅力吸引更多的人。

未曾在深夜里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但如果一代年轻人都在深夜里痛哭,那一定是某些体系出现了问题。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摩登时代里崩溃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