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占据了穷人的生活,富人却对它们说不

image

无论在哪里,地铁上、商场中、餐厅里,都能看到的一个场景是,很多人都在刷手机,屏幕成为人们生活的重要一部分。

但富人们却对此保持警惕。在没有手机的情况下生活一天,不打电话,不上社交网络,不回电子邮件——已经成了一种身份象征。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指出,人与人的接触正成为一种奢侈品。对于人际关系的处理能力,未来也许会成为新的身份标识和地位象征。

奢侈品研究公司(Luxury Institute)以最富有的人希望如何生活和消费向企业提供咨询,它的 CEO Milton Pedraza 告诉《纽约时报》,富人想把钱花在任何人工制造的东西上。

该公司的研究显示,预计在休闲旅游和餐饮等体验项目上的支出将超过在商品上的支出, Pedraza 将其视为对屏幕泛滥的直接回应。“人类参与会带来积极的行为和情绪。现在,教育、医疗保健商店,所有人都开始关注如何让体验变得人性化。人的因素非常重要。”

2017 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一种被定义为“奢侈人类”的场景正在被用来描述迫在眉睫的对抗:所谓的奢侈品是通过与真实人类的存在和互动来建立一种肉体或移情的关系,而非用技术和屏幕代替这种体验。

但在过去,事情截然相反。个人电脑在 20 世纪 80 年代进入市场时,价格十分昂贵,能够拥有它们的都是富人,“屏幕”代表着一种身份。 在 21 世纪初,“数字鸿沟”的概念被提出,指接受技术和信息的机会不平等。 可随着个人电脑、智能手机的发展,它们变得便宜得多,人们过去渴望在屏幕上花费更多时间,但现在逃无可逃——除非他们很有钱。

在美国,越来越多的公立学校让学生使用笔记本电脑上课,而非通过老师现场教学,这是一种削减成本的普遍方式。2018 年,美国教师短缺情况非常严重,所有 50 个州和华盛顿特区都报告教师短缺,主要是科学、数学和特殊教育等难以填补的领域,由于预算紧张,学区工资水平并未提高,教师平均起薪为 39000 美元,美国多地爆发教师罢工潮。

根据华盛顿大学公共政策教授 Jacob Vigdor 对北卡罗来纳州家庭的一项研究,学生数学和阅读测试成绩的适度下降跟家庭计算机的使用有关。虽然数据来自 2000 年和 2005 年,但 Vigdor 表示,家庭计算机在普遍使用后,这一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

与此同时,硅谷的精英父母们却有能力把他们的孩子送到私立学校,硅谷最受欢迎的华德福学校(Waldorf)承诺提供一种回归自然、几乎不会用到屏幕的教育。

另外,这些父母都在限制甚至禁止自己孩子的屏幕时间。他们不给孩子买手机,只让孩子在自己的手机上玩一会游戏,甚至在下班后会把手机放在门口,避免在孩子面前使用这些电子设备。正因为生活在湾区,或者是通过自己的工作,家长们对科技影响孩子的心理、社会发展表示严重关切,一些高管甚至公开谴责让人上瘾的科技产品。

一名科技公司的员工告诉 Business Insider:“技术公司确实知道,越早让儿童或者青少年习惯你的平台,就越容易成为终身习惯。Google 通过Google Docs、Google Excel和学习管理套件 Google Classroom 推动学校的发展并非巧合。”

让孩子成为不健康产品的忠实客户并不是一个新策略,烟草公司在广告上花了很多钱推销他们的产品,同样的原则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快餐连锁店会提供儿童餐:品牌忠诚度是有利可图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逃离屏幕成为了一种不可能。它不是一种奢侈品,而是太容易得到。随时随地回复工作、时刻需要网络是更多人生活的常态。另外,它还成为了社交的一部分。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屏幕占据了穷人的生活,富人却对它们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