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为什么厨师很少有女性?

93f8089dly1g1ltqj9frkj20yy0x6e81

作者:蒋寻

我刚到博古斯上学时,有一次下课天很热,我就去超市买了一罐啤酒坐在路边喝解乏,那时有一位先生过来跟我搭讪,我们就攀谈起来。

当我告诉他我在博古斯学厨时,他说原来如此,所以你才会像个汉子一样坐在路边喝酒,你是觉得你在厨房里可以像那些男生一样工作吧。

他并不多么了解厨房,但像大部分有常识的人一样知道厨房里有 90% 的工作者都是男性,博古斯的厨房,开业 60 年来从不曾收过一名女学徒,直到 2014 年,才真正有第一位女 chef(厨师)开始在里面工作。

我在博古斯时,曾在博古斯学厨的小云已经退学和她的合伙人在贵阳创业,经营一间很棒的酒窖,她和我聊到为什么她不再坚持学厨,说到两件事,以至我也曾挣扎要不要在这条路上坚持下去。

她说到工作的时长,早 7 点晚 1 点一天 15/16 小时的工作时间几乎是常态,然而收入并没有与之形成正比,厨师是法国收入最低的行业之一,即使是三星米其林餐厅的 chef,收入可能还比不过一个正常的中产。

在法国厨师行业通常毛工资拿到 3k-4k 欧元基本是到头了,即使 MOF 也很难超越,而法国是全球赋税排名第二的国家,在这个基础上首先要减去五险一金即 25%,再减去个人所得税等各项税款,最后月净工资差不多在 2.5k 左右,按照现在的汇率计算,相当于 1 万 8 千元人民币,年工资 21 万左右。

按照我的理解,家庭年收入 21 万在大约可以做一个舒适中产,这个收入水平正常白领基本在工作十年左右可以达到,但请注意这在法国是入行至少 10 年并有幸做到 chef 的从业人员拿到的工资。

至于 chef 是合伙人不拿死工资这件事,每间餐厅只有那么一位挑大梁的 chef 啊,米其林存在了快 100 年,3 星餐厅才有 25 家,不是每个人都能随便坐在地上数钱的嘛。

进学校的第一个月,chef 就很严肃地和我们说过,如果是为了出名赚大钱来学厨,就不要继续学下去了,这是全凭不死的热情才能坚持十年二十年的职业,若是图谋任何其它,奉劝真的不要浪费时间。

在厨房里工作是不可能有 work life balance 的,或者说根本就没有 life,即便法国能保证双休,休息时你也要很努力才愿意从床上爬下来。所以但凡奢求还能跟朋友家人有一些时间相处,在厨房工作可能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而不客气的讲,如果你是一位男生,你可能更容易找到一位能够忍受这样 routine 的媳妇儿,但假如你是一个女孩儿,你要非常幸运才能够找到一位从内心理解你并且可以真正忍受空虚寂寞冷的男票。

然后她说到厨房工作的体力要求,面粉通常是 20kg 一袋,男孩子左右肩各一袋,女生,尤其是像我这样个子小也没什么鸟力的女生,大概还没扛上肩自己先坐地上了……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害怕自己搬料酒时把整箱打翻然后被 chef 赶出厨房的恐惧严重困扰着我。

然而这绝对不是全部。

真正将女厨师赶出厨房的,是教育缺失导致的僵化的男权社会意识形态。

我不敢妄言中国,但即便在法国这样高等教育普及并发生过女权革命的国家,厨房里真正完成高等教育的 chef 也仍是寥寥无几,大多数学徒从十几岁就进厨房了,缺少和异性相处的练习,遇到不算难看的女同事,笨拙的黄段子和偶尔的调戏捉弄那种初中男生玩的把戏,在几十岁的 chef 身上也能见到。

心大一点儿的女孩儿就算了,倘若心眼儿小,自带贞节牌坊进厨房,真不是开玩笑,欧洲厨房里小一半的男 chef 放到美国去恐怕都要因为性骚扰去蹲个几年大牢。

上述情况是以还能靠脸吃饭为前提。

厨房这样的高压工作环境,有些从业人员的情绪管理能力给负分都不嫌少,乱发脾气,乱丢东西,借题发挥欺负人都很常见,而这种不公正的发生,不管在全世界哪里都是柿子挑那只最软的捏。

女孩子往往因为性格中好斗的本能少一些,更容易成为那个出气筒。去年法国餐饮业曝出的最大丑闻,即是女性 chef 在工作中受到同僚不公正倾轧甚至虐待的新闻。

发生这样的不公正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们的男性工作伙伴不要说尊重女性,恐怕连最基本的尊重人都没有学好就进了厨房。

而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连在厨房里共同工作的女性之间都经常上演精彩的狗血剧。

这些撸起袖子走进男性主导工作间的女生通常非常不服输,自认不比异性同僚差,往往从进厨房的那一刻开始,就鼓着一口气要证明自己,她们努力趋同于自己的异性同事,将自己改造的非常男性化,标榜自己不怕苦,不怕累,不怕锅沉,不嫌肉重,更不会哭,身上带着强烈的竞争性。

我非常害怕和这样的女同事共事,她们在女性作为一整个弱势群体遇到不公正待遇时,通常不仅不会意识到她需要帮助自己的同性争取平权,恐怕还会互相攀比倾轧,落井下石,急于脱离自己女性弱势的属性。

曾在 Bloomberg 中看到过一篇调查文章,谈到那些在跨国企业中坐到高位并成为榜样的女性高管,往往比男性上司更容易成为年轻女性事业攀升的绊脚石。

小到刀火烫伤,大到厨房暴力,发生在同性间的厨房倾轧往往比来自于异性的更惨不忍睹。我想这可能并不仅仅发生在厨房,那些心智不曾发生蜕变成熟尚停留在青春期,永远以自我为中心,喜欢将自己物化并标出比身旁女伴更高价码的女孩子,大概在每个行业都会遭遇那么一二。

她们不理解真正的女性友谊,不能发自内心欣赏另一个同性的才能,并由衷去赞叹这样一种美好的存在。

说实话,我也是因为不服输才进的厨房,在无数次设想自己会搬起面粉砸了自己的脚后,我终于找到目前为止能够在厨房里坚持下去的工作方式:在一间好厨房里,大家是会互相照看的。

厨子们本能拥有这个行业的本质特性,喜欢照顾人。

无数次我爬到高我许多的柜子上去拿香料,身高一米九几的俄国同事就上前把我抱下来;一个人抬不动的食材和机器,总会有路过的同事问一句要不要帮忙;哪怕是手打一升鲜奶油或是蛋黄酱这样的活儿,也会有 chef 路过时看到你太费劲儿上来帮一把手。

这并不代表你可以无限度的依赖他人完成工作,忙起来没人管得到你时,一个人拖一整头和我差不多长的羊上楼的事,该干也还是要干的。

我真的是拼了老命把那头羊搬上楼的,可我自己和 chef 好像都没觉得我累到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有什么奇怪或是了不起,从结果上讲,无论是谁废了多大劲儿搬来那头羊,它反正现在在案板上了。

认识到自己物理上的局限性并承认和努力面对它,是帮助我在厨房里坚持下来的重要原因。

更加幸运的是,入行以来我一直在有女同事的厨房里工作,结交到一大帮有革命友谊的女性朋友,她们柔软而坚强,拥有好品味,热爱生活,有主见,有才华,看重美食超过所谓「自我」,她们有的安静,有的活泼,有的腼腆,有的高冷,但没有一个是奇怪的老姑婆或女汉子。

(被高亮好几次这句话,自己也有反思是否用词不当,好像这样写有歧视单身狗的意思,不过写的时候其实是生动的想到那些恨嫁但嫁不出去后来变成蛇精病的怪戾老太太,像简.奥斯丁那样终身未婚却始终魅力无敌的女生不在讨论范围,其实重点应该在奇怪上,而不是未婚)

最重要的,是她们美好的人格为她们赢得了共事异性的尊重,让在同一间厨房工作的伙伴,不惧怕或羞耻表明自己就是个女性。

也许我的 sample size 还太小了,但我满心希望在看到越来越多女孩子出现在厨艺学校的今天,未来她们中有更多人能够在这个行业里坚持到做出成就,实现自我。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事 | 为什么厨师很少有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