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马云恩仇录

文/阿海

来源:创业邦(ID:ichuangyebang)

最近,美团创始人王兴在上市后首次接受了《彭博商业周刊》的采访,在谈及与阿里的竞争表示:“我仍然认为马云是个诚信有问题的人”。

阿里巴巴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随即在微博回应:“恶意中伤伤害不了阿里,也减轻不了自己竞争的困局”。

王兴所讲的“诚信”,指的是2010年支付宝的分离问题。当时支付宝已经做到市场第一,但央行规定关于支付许可证的企业必须100%内资控股,于是马云未经董事会批准单方面决定断掉支付宝与阿里巴巴集团之间的协议控制关系,使其成为马云和谢世煌的个人控股公司,最后,阿里巴巴集团、雅虎和软银就支付宝股权转让事件签署了补偿协议。

王兴此时提及这些,不免让人再度联想到美团和阿里两家公司的恩怨。从2011年阿里投资美团、助其打赢千团大战,到美团接受腾讯投资,弃阿里而投入腾讯。如今,从外卖、电影票,到零售、共享单车,两家公司的生态重叠越来越多。在外界看来,美团和阿里终有一战。

暧昧时期

2011年,团购网站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此时,虽然美团在市场上仍旧位列前三,但公司人数只有拉手、窝窝团两家的一半。下半年资本寒冬来临,拉手网、窝窝团、团宝网的IPO冲刺纷纷折戟。2011年7月,阿里5000万美元投资美团,来自阿里的融资和资源支持,为美团打赢战争提供了弹药。2014年,阿里再度跟进了美团的融资。

不仅如此,当时阿里巴巴副总裁,阿里第67号员工干嘉伟也加入美团,担任COO。据说,当时在美团B轮融资之前,阿里本来派干嘉伟去美团做尽调,然后王兴和干嘉伟见了几次,最终说服干嘉伟加入了美团。有人说,干嘉伟的加入是经过阿里授意的。

在加入美团之前,干嘉伟曾是管理7000人团队的“阿里铁军”教头,在线下团队的组织和运营上拥有丰富经验。干嘉伟带着阿里的使命和价值观加入美团,依托阿里铁军的那套线下打法,干嘉伟自称为“降维打击”,快速帮助美团在线下大战中建立起优势,一年之后,美团在团购网站中的地位对手已经难以超越。

对于当时的阿里来说,其希望通过美团填补自身本地生活服务的新下缺口,而美团也借助于阿里的资金和资源,在战争中快速建立起优势。干嘉伟当时为美团打造的一支“美团铁军”,几乎在线下无敌于对手。

当时的市场格局是,美团背后是阿里,点评背后是腾讯。按照正常的逻辑,美团和点评的竞争,其实也是阿里与腾讯的竞争。阿里的投资习惯是,对被投公司除了扶持,也会对业务有所干预。前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兼阿里资本董事总经理张鸿平曾对虎嗅表示:“阿里希望美团只用支付宝,但王兴怎么可能?面对阿里的这个要求,即使是最不愿把NO说出口的王兴,也会不假思索地拒绝”。

2012年,业内甚至一度传出阿里即将收购美团的消息,但很快被美团否认。

王兴一直独立创业、个性又比较强,对阿里在业务上的“干预”很不满意,这为日后两家决裂埋下了伏笔。

走向决裂

从2014年5月到2015年1月,美团在半年时间里完成多轮巨额融资。坊间传闻,这是由于王兴不满意阿里对其的干预,希望以此平衡阿里的影响力。

当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美团和阿里的矛盾也变得难以调和。据《财经》报道,美团点评在2015年10月合并之后,王兴专门去拜访了马云,他向其表示前面有滴滴快的这个成功的例子——原来两家A、T打得不共戴天,后面握手言和,都成为滴滴的股东,所以他跟阿里说美团非常希望可以同时得到腾讯和阿里的支持。但阿里说:“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美团与点评合并后,干嘉伟从COO变成了到店餐饮事业群总裁,2016年7月美团点评再次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时,干嘉伟转任“互联网+大学”校长。在外界看来,这种无实权的职位意味着阿里系的干嘉伟在被“边缘化”,此后其离职的消息频繁传出。

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刺激到了阿里,因为大众点评的投资者中有腾讯,两家合并后腾讯在美团点评新公司的持股份额超过10%,而阿里在合并后只持有大约7%的股份。在这之后,阿里开始退出美团,而美团则在新一轮接受了腾讯领投的10亿美元融资,坚定的站在了腾讯阵营。据知情人士透露,当美团召集董事会就此正式开会时,阿里巴巴只是提前12小时得到了通知。

根据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的说法,阿里巴巴拒绝向美团投入更多资金,或许这家年轻公司不同意将其应用程序与阿里巴巴完全整合,王兴担心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他会失去对公司的控制。

此后,阿里加大了对口碑的扶持,并于2016年4月,领投了饿了么的12.5亿美元融资,此次融资后,饿了么估值达到45.5亿美元。阿里在外卖和本地生活领域和美团形成全面对抗。

正面竞争

2018年10月12日上午10:33,阿里巴巴在微博宣布,“正式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饿了么、口碑胜利会师,合并组成国内领先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

几乎同时,美团点评(3690)的股票开始跳水,11:00左右,股价下跌6.05%至58.25港元,创下当天的最低点。

而在阿里收购饿了么之前,美团也曾“哄抬物价”。据说阿里当时给饿了么开价70亿美元,饿了么来找美团,美团开价90亿美元,饿了么拿着美团的报价又去找阿里,最后阿里以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

除了外卖,如今美团和阿里的业务重叠越来越多。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坦言,美团与阿里在多个业务上已经形成了全面的正面竞争。“我们做的业务,阿里都做了。外卖有饿了么,到店有口碑;我们做酒店旅行,它有飞猪、有淘票票;我们有小象,它有盒马;我们有B2B,阿里也有B2B,现在是完全重合。这是我们不回避的事实”,王慧文对南方都市报表示。

前不久,王兴向媒体表示,阿里正在使用低价策略来试图拖垮美团。而美团别无选择,只能不断提高投入力度并继续提供折扣餐券,以面对饿了么的竞争。弘亚时代分析师StevenZhu对《彭博商业周刊》表示,这种高额补贴有时 甚至会让人们的午餐开支低于1美元,这意味着美团在短期内不太可能从这个市场上盈利。

美团仍在加快业务拓张,甚至花费37亿美元收购了共享单车公司摩拜;而摩拜最大的竞争对手哈罗,蚂蚁是其最大股东,两者是共享单车行业公认最后的竞争对手。

一边是中国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已经建立起国内最大的线上零售生态;一边是国内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的本地生活平台,2018年9月20日美团点评登陆港交所,市值一度突破4000亿港元,为国内继阿里、腾讯、百度之后第四大互联网公司。

如今,马云已经退休,40岁的王兴正气势如虹。美团和阿里,必将爆发出更加激烈的战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王兴马云恩仇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