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的野望

image

我组长对我很好,平常经常请我去他家吃饭,嫂子也和我很熟。这个周末,嫂子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开车送她去个地方。我当时非常奇怪,嫂子虽然没驾照,但是我组长是老司机,而且去什么地方那么不方便还得开车?她说xx酒店,还离得蛮远的,我问她什么原因她不说,只说到了就知道了。

到了半路,我发现嫂子状态不对,居然在哭,当时就忍不住了,问她什么情况,她先不肯说,之后忍不住哭出声来,说出实情

原来从几年前开始,组长每个月经常有一两次说上海去公干,星期六一整天都不回来,因为频率不高,每次都说的明明白白,我嫂子也没想过其他的。

然后她和我其他同事的老婆打麻将,聊到这事,刚好那同事对组长工作很了解,说没有这事。虽然当时打了个哈哈过去了,我嫂子上心了,之后各种蛛丝马迹发现绝对不是去上海,其他不说,她要了几次照片,发现根本和上海当天天气对不上

她终于忍不住,找了点关系查了下开房记录,发现组长居然几年连续在同一个酒店开大床房,联系到第二天组长精神一般萎靡不振,回来就睡觉,我嫂子坐不住了,身边也没什么人信得过,就拉着我来了(我嫂子还真没闺蜜什么的)

我一听妈的要遭,先不说组长是不是乱搞,我这去了怎么当人,赶快等红灯疯狂给组长发短信打电话,但他就是不接,我心想完了

然后到酒店,嫂子直接就奔着去劝都劝不住

到了门口,一敲门,还没喊,里面就来开门了

然后我就震惊了

加上组长,三个男人,床上放着全家桶,披萨,快乐水,电视上插着ns,那台ns破破烂烂,他们的手柄甚至裂了个口,开门的人只穿了短袖短裤,座地板上两个人(包括组长)都在打着马里奥

我当时什么都明白了,然后也知道,我组长的自由,完蛋了

来源:ng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中年男人的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