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是一个很封闭难以逃离的囚笼

image

@北京大土豆:我大学和研究生学的都是通信,高考的时候我家装个电话就得好几千,等我研究生读完装电话不但免费运营商还要送话费了。但我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个,我读书的时候已经明显的感受到通信慢慢不行了,那些曾经如日中天的通信外企一个个被华为搞死,摩托、朗讯、诺基亚等等纷纷裁员或者缩招,我知道我得赶紧转行。还好通信跟计算机沾边,读研的时候我特意找计算机类的IT外企实习,以求毕业的时候能进入类似的企业。特别要提一句,我毕业的那个年代互联网这股风还没刮起来,IT的扛把子是谷歌和微软。

但毕业恰逢金融危机,工作很不好找,实习的外企也受到影响,并没有能留下来,最后去了一家美国的小IT外企。在小外企干了一年多,赶上被收购,业务整合,很不幸被裁,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裁,外企的裁员效率很高,下午3点找你谈话,4点谈完回到工位电脑已经不能登录了,5点收拾好东西就被扫地出门了,当然外企的赔偿还是守法的,至少能保证N+1。当时我整个人是蒙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职场的残酷。

一个刚毕业一年多的人去找工作,最大的竞争力是什么?是便宜。我那个时候就是这么一个便宜的人,所以很快找到了下一份工作,是美国一个大IT外企。在这家公司干了不到3年,每年一次重组,不过一直没有裁员,但是傻子都知道,这家企业已经到头了,而且当时因为被裁着急入职所以薪水谈的不高,后面公司业绩不行加薪一直不给力,所以该想想找下家的事了。

在我毕业的第四个年头,我跳去了我人生中第三家公司,是美国一个更大的IT外企,有光鲜的工牌,不错的薪水,我还不到30岁,我觉得我的人生迎来了转机。在这家公司做了4年多,越来越觉得不安全,这家公司以喜欢并购著称,但并购过来的公司屡屡有裁员的消息,虽然规模每次都不大,但经常搞的人心惶惶。终于在第五个年头的时候,我主动选择了离开。离开之后我还是会关注老东家的消息,裁员的消息一直不断,今天又听到要搞一次大裁员,触动我写下这篇小文。

离开之后,我开始了我的自媒体之路,很庆幸我有买房这个爱好,当时真没想到它居然成了我的饭碗。

外企其实是一个很封闭难以逃离的囚笼,你一旦进入到外企,尤其是福利薪水俱佳的外企,你就很难离开外企这个环境了,用温水煮青蛙来形容是比较合适的。中国几乎所有的外企,优点都类似:表面充满了尊重,工作生活可以平衡,福利好,假期多,起薪高。但缺点也类似:缺乏上升通道,只能当一个螺丝钉,薪水增长缓慢。现在的外企不适合家境一般的名校毕业生,倒是适合衣食不愁的富裕家庭子女,有点国企化了。

在外企工作超过10年的人,没被裁过算是很幸运的人了,早年进入外企的人趁着房价低买几套房还好,越晚进入外企的,以后的日子越吃力。当步入到中年之后,如果财富积累有限,又无法适应国内企业的节奏和环境,找工作会陷入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那个时候会特别害怕失去工作,我觉得如果我没有这门手艺,如果一直待在原地,早晚就是这个命运。我不怕丢人说出来,是想给一些同学提个醒,多一些忧患意识,年轻的时候不要太贪图面子和安逸,得有一技之长最好能独当一面,外企在这方面确实不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外企是一个很封闭难以逃离的囚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