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历史上的奸臣、权臣组了个群

image

@房昊曰天:那年历史上的奸臣、权臣组了个群,当然,奸臣肯定不会叫自己奸臣。

所以这个群聊名称就叫:国之栋梁。

曹操:……
曹操:虽然我觉得我在这个群里十分对得起群聊名称,但还是哪里怪怪的。
司马懿:有吗,我觉得很稳啊。
曹操:???
曹操:你又敢出来了?
司马懿:这明明是奸臣,哦不,国之栋梁群,我顶着大号出来有问题吗?

司马懿:你自己都不用小号了好吧!其他群里你冒泡就要被禁言,还好意思说我!
曹操:……
曹操:来人,把这厮给我禁言三个月。

吕不韦:前尘恩怨,过眼云烟,何必执着?
司马懿:群主说得对啊!
曹操:你直说吧,司马小儿给你塞了多少钱?

赵高(把钱一抖):这我就看不过去了,小曹啊,你让大家伙看看,这玩意叫钱吗?这明明就是一张破纸。
赵高:谁以为是钱,站出来说说。
和珅:分明就是破纸。
秦桧:破纸+1
蔡京:破纸+2

严世蕃:赵公公,你这不是钱啊。
严世蕃(抖出一麻袋银子):这才叫钱。
赵高:???
赵高:跟我这显摆呢?
群成员严世蕃,被管理员赵高禁言23小时59分钟。
严世蕃(未发送):凭什么禁我!大明两京一十三省,是在我的肩上担着!

严嵩:破纸+10086
赵高:小曹啊,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呀?
群成员曹操下线了。
赵高:哟,怂了呀。
司马懿:……我突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严嵩撤回了一条消息。
秦桧撤回了一条消息。
蔡京撤回了一条消息。
赵高:???
群成员曹操上线了。
曹操:刚才给摸金校尉打了个电话……以上指鹿为马的诸位,看好你们的坟。

严嵩:老夫什么都没说,曹丞相真是老成谋国,刚正为天下先。
蔡京:曹丞相霸气。
秦桧:曹丞相,这是小可方才给丞相写的一幅字,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真乃万古长夜中的一句明灯,指引我辈方向。
赵高:???

管理员赵高,被群主吕不韦解除管理权限,并禁言三个月。
群成员司马懿,被群主吕不韦禁言,禁言时间三个月。
群成员曹操,成为群管理。

曹操:刚才显摆自己有钱那小子呢,我就喜欢这种人,不轻狂还叫年轻人吗?
群成员严世蕃,被管理员曹操解除禁言。
曹操:来来来,小伙子一只眼真精神,这是从赵高坟里刨出来的珠宝,赏你了。
严世蕃:???
严嵩:谢过曹丞相。
总而言之,群里每天都有作死的人,每天都有被搞死的人。
其乐无穷[doge]

偶尔这个“国之栋梁”群,也会有线下聚会。
基本就是一群人的斗富现场。
和珅:我自己开了42间银号,玉器古玩数不胜数,这场还是我买单吧。
王恺:呸,连出场都没有bgm还好意思来玩。
和珅:???

王恺铺开了四十里的紫丝布步障,还有伴奏乐队走在后边。
和珅:……
石崇:辣鸡。
石崇铺了五十里锦步障,背后美人如云,他举着三四尺高的玉珊瑚行走如风。
王恺:???

席间石崇爱劝酒,宛如吃了面子果实,谁都要给他一个面子。
那如果不给面子怎么办呢?
好比卢杞,这人没啥知名度,反正长得贼丑,心眼贼小。
石崇:来来来,卢大人喝一杯。
卢杞:你叫这么多美女来是不是嫌我长得丑?
石崇:???
卢杞:呵,无言以对了?老子不喝!

石崇:……你不喝啊,来人呐,把卢大人身边陪酒的妹子斩了,一看就是没陪好。
血溅了卢杞一身。
卢杞:……
卢杞:哎呀,石大人这不客气了吗,好酒啊,我干了!
但这招也经常没用。

比如王敦,石崇生前宴请王敦的时候,王敦就不喝,死活不喝。
石崇:哟,我杀人啦?
王敦:嗯,你杀。
石崇:我特么真杀了,我特么又要杀了!
血溅了五步又五步,死了三四个妹子。
王敦就是不喝。
和珅:老王,你就喝一杯嘛,太不怜香惜玉了。

王敦(关爱智障的眼神):他杀他家的人,关我屁事?
石崇:……
曹操:妈的,老子突然觉得跟这群人在一个群里很丢人。
曹操:回头就把这群狗东西的坟都给刨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年历史上的奸臣、权臣组了个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