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打游戏可以靠此为生吗?

image

作者:三千院凪

我看了一下题主的个人主页,他还提出了一个问题,是南京新华开设的电竞专业就业率高吗?

那我估计,题主是想进入电竞行业吧。那就先从电竞开始说。

电子竞技,多高大上的职业,站在领奖台上手捧奖杯,那个感觉绝对爽呆了。于是题主暗自决定,要进入电子竞技行业,成为电子竞技选手,然后就能出名……啊不对,为国争光!

于是高一的题主放弃了学习,开始专心练习游戏。题主特别喜欢英雄联盟,就决定练这个,像IG一样,拿到世界冠军!

那怎么样提升自己的实力呢?打天梯吧。我如果打到天梯第一,是不是就能受到认可了,就能有职业战队来挖角了?

题主开始了自己的奋斗之路,白天在学校呼呼大睡,晚上在网吧里奋战通宵。

题主也算是个天赋异禀之人。两年后,题主成功地打到了天梯第一。

题主十分兴奋,电竞选手的大门就在自己的面前!

等了一个月,没有人给题主发信息。

又等了一个月,终于接到了来自国内某二线俱乐部的电话。

电话那边听了题主的个人信息以后,叹了一口气。

“你年纪太大了。”

“啥?!”18岁的题主不可置信地大喊了出来。

“要不要你来我们俱乐部看看?”电话那边的人发出了邀请。

题主来到了位于杭州的俱乐部训练地。他看到一群15、6岁的少年,奋战在电脑前,满眼的黑眼圈。

电话那头的人,戴着一个胸牌,站在题主面前。

“你和他们打打看。”

电脑前的那一排少年站出来了一人,跟题主握了握手,题主看了看他,满脸不屑。

两个人约好,上单对位。

十分钟后,题主上单被暴打。

题主惊异于对方的游戏天赋,感觉对方的操作,对方的意识,和自己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

“我们很早就关注你了,”戴着胸牌的那人说,“你打到天梯第一,花了两年时间。”

“而这个小伙子,花了六个月。”

题主这个时候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天赋差距,其实是很大的。暴打他的那位少年,甚至只是在国内二线俱乐部里争替补位置的一位板凳队员。

“那我怎么办?”已经高中毕业的题主问那戴胸牌的人。

“要不,你转一个小众一些的游戏吧,”那人说,“英雄联盟这个游戏国内玩的人太多了,有天赋的选手一抓一大把。你转一个小众一些的游戏,职业选手不是那么多,以你的天赋,还是有机会出头的。”

“比如,风暴英雄?”

“正是。”

于是题主转型了风暴英雄。有此前的MOBA经验,题主在风暴英雄的世界里也很快如鱼得水,毕竟这个游戏职业选手不多,国内的职业选手也大多菜的抠脚,题主很快在某干果公司赞助的战队中获得了首发位置。

正当题主准备大展拳脚之时,风暴英雄嗝屁了。

二十岁的题主,看着世界第一风暴英雄选手卸载风暴英雄的视频,心里不是滋味。

题主在家沉沦了几天,每天在床上以烟洗面,外卖的盒子堆满了房间。

一周后,题主打开窗帘,看着外面的阳光明媚,题主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题主拨通了钱赞企的电话。

电竞圈第一美女钱赞企,中国第一风暴主播,虽然风暴英雄这个游戏嗝屁了,但是钱赞企还是有着挺高的人气和名气。

“哥,我做直播,怎么样?”

电话那头沉吟了半晌,回了题主三个字:

“四四吧。”

题主的直播间在斗鱼开播了,直播风暴英雄。

由于风暴英雄的玩家都比较铁杆,加上题主本身的职业选手身份和钱赞企在直播间里的推荐,一开始还是有五千热度的。

很快,热度就跌到了一千,再到几百。

题主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呢?

题主明明看到,在钱赞企的直播间里,钱赞企失误被对面单杀时,钱赞企的表现是“哎呀~好烦呀~”,那弹幕都在刷“233333蟑螂莽夫”“守护全世界最可爱的赞赞”。

怎么到我这,我说一句“好TM烦啊!”弹幕里就都是“负能量爆棚,取关了”“小嘴抹了蜜”这种弹幕呢?

题主打电话问钱赞企,钱赞企也没有明说,回了题主一句,

“你去看看逗鱼sí刻吧。”

题主打开Bilibili,搜索了一下逗鱼时刻,看着那上百万的播放量啧啧称奇。

虽然题主不玩炉石,也看不太懂,但是屏幕那头的主播们,似乎给了他一个新的启示。

屏幕那头的主播们,满口骚话,动不动就立flag“有本事你双力代秒了我!”“后面那些红龙吼爹我都不要了”,还有的主播,为了节目效果,故意打错,然后说自己手滑了。

就算是说脏话,“艹李奶奶”,弹幕里也是一片“李奶奶快跑”,和他的直播间弹幕天差地别。

原来直播还可以这样啊!题主恍然大悟。

题主到这个时候才明白,看直播的人,看的不是你游戏玩的有多好。他们看的其实是表演,是节目效果,是主播调动气氛的能力。

找到正路的题主,看了三季的演员的诞生,再次回归直播。

演戏这个东西,真的是有天赋差距的。

题主也学着那些主播的样子“我能单杀对面!”然后假装失手被杀掉。

弹幕里一片“演的真假”“你诺娃拿头单杀桑娅”。

题主的内心有点慌,拿过水杯,喝了一口水。

人是不习惯做自己不擅长的事的。题主复活出来,遭遇团战,聚精会神地打着团战,嘴里就忘了说话。

打完团战瞅了一眼直播间,人都跑没影了。

题主叹了一口气,关掉了直播间。

这时的题主想起,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网吧里,很少有和人接触的机会。题主他,好像没有什么社交能力。

“开挂打吃鸡。”这是电话那头斗鱼的人给他出的主意。

“开挂……老子才TM不碰挂呢,你这挂逼!”题主忿忿道。

“哎,你都这样了,还挑什么啊。开挂打吃鸡,能表现出你是个技术型主播,那女粉蹭蹭往上涨,而且这游戏开枪的时候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没什么事干,正好你能练习一下怎么调动气氛。”

“不行,绝对不行!”

“那……开挂打Apex?”

“成交。”

两天后,Apex下完了,重新包装的题主在Apex的世界里闪亮登场。

彼时Apex这个游戏才火了没两天,还没捧出什么知名的主播,题主借着一手外挂在Apex的世界里迅速打出了知名度,被包装为“斗鱼第一Apex技术型主播”。

很快,斗鱼和题主达成了口头协议,一年五十万,合同过两天送到题主家里。

题主在家里转了好几个圈。

第二天,题主在直播的时候被封号,人设瞬间倒塌,斗鱼也突然矢口否认曾经的口头协议。

题主知道,直播这行混不下去了。

好在斗鱼还是有点良心的,给题主介绍了一个小卖部网站,叫油盐社,说你可以给他们写点东西糊口,反正你也不用露脸,改个化名投稿,没有人知道是你。

二十四岁的题主心想,以我这么多年的游戏经历,写点攻略啥的还不简单。

联系了一下对方的编辑,把稿子发了过去。

对方踌躇半晌。

“你这个不行啊……”

然后对方给题主发来一个链接,题主打开一看标题,

《说正经的,比基尼铠甲到底是从哪来的?》

题主一脸懵逼地看着聊天窗口。

“我们除了游戏的话题什么都发,你要不去鸡盒问问。”

也别问了,题主心想,我先看看鸡盒是个啥鸡……啥玩意吧。

题主打开鸡盒的网站,看了看里面的文章。

《献给塞尔达荒野之息的颂歌》

《太吾绘卷,这个能把蛐蛐变成老婆的游戏是怎么来的?》

题主继续一脸懵逼,我TM知道怎么来的。

还有,这里头写的这些个游戏,我都没听说过啊。

题主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他玩过的游戏,就那么几个,给这种网站写稿,没什么可写的。

英雄联盟已经放弃多年,他现在和萌新没什么区别。风暴英雄还算能有点理解,Apex……他还敢在Apex社区出现吗……

那写点风暴英雄的东西吧。

鸡盒那边的编辑看着这狗屁不通的文章,哑然失笑。

“兄弟,您这……要不要再润色一下?”屏幕那头的人委婉地提醒题主的文笔不好。

题主看了看自己混来的高中文凭,一时无言。

一个月后,题主改了几百遍的文章终于通过了,一个讲风暴英雄选手退役现状的文章。

稿费很快就打了过来,一共3500块钱。

拿着这来之不易的3500块钱,题主在大街上突然大声狂笑了起来,周围的路人纷纷躲闪。

这笑声在耀眼的阳光下,显得如此凄凉。

六年后,三十岁的题主的生活也已经稳定了下来,在本市的某家小网吧做网管。

一日,一个少年进了门,“押20块钱,没有身份证。”

题主看着面前穿着高中校服的那少年,突然怒从心头起,狠狠地打了那个少年一个嘴巴。

“玩TM什么游戏!好好念文化课!”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喜欢打游戏可以靠此为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