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离:张无忌是很好的,但我偏偏不喜欢

作者:张佳玮

金庸“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但我偏偏不喜欢。”

这句话是李文秀说的。

然而金庸小说里,最有资格说这话的,是殷离。

当日张无忌四女同舟何所望时,周芷若与赵敏互相看不上。可是她们一时都抢不到张无忌:因为殷离在前头呢——张无忌早答应了,要娶她为妻。

因为她来得最早:张无忌还是个带病少年时,天下除了武当派的诸位,无人多看他一眼。周芷若给他喂了饭,算是种下一点情愫。但殷离更决绝:手上是被咬了一口,就此爱上了他;之后张无忌刚练完九阳,立刻就被殷离捡到了。

张无忌还是曾阿牛时,是个断了腿满脸胡子的丑八怪。天下无人多看他一眼,只有殷离,给他送饭,跟他闹着玩,为他去杀了朱九真,临死前的愿望,也只是看他一眼。

后来张无忌成了明教教主,光明顶排难解纷当六强,一时武功名声光耀天下,赵敏和周芷若都在抢他。好笑的是,他却已经跟殷离许了婚约,真是好生尴尬。

所以咯,殷离很有资格说:“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被咬也好,捡到他也好,还是被那家伙求亲也好。”

四女同舟时,殷离重伤时,对张无忌喃喃呓语,说自己念着少时的张无忌,可是又遇到了可爱的曾阿牛:那时她在纠结着,曾阿牛和张无忌,要哪个才好?

周赵实在该庆幸她当日没醒。不然她一醒,发现张无忌就是曾阿牛,加上与张无忌先前的盟约,周赵哪里还有机会?毕竟直到最后一回,不是她让了张无忌,周赵都无法得手的。

妙在小说最后,殷离并没有要张无忌——是殷离甩了张无忌。明明他就是她爱的张无忌,明明他就是她心里放不下的曾阿牛。但她心里明白的很:她爱的是最初那个倔强高傲的张无忌,不是后来这个婆婆妈妈的张无忌。

为了那个倔强高傲、咬她一口的张无忌,她可以不要武功(天晓得她练千蛛万毒手多辛苦),不要曾阿牛(武功和人品都好)。也不要这现成的,武功通天、声震天下的张无忌。

这个结局也是好玩:现成的张无忌,周芷若、小昭和赵敏都喜欢。殷离也承认他好,武功人品都好。但只要不是她爱的,她偏偏就是不要。

金庸小说里,多的是敢爱敢恨,撞了南墙不回头的好女孩子。黄蓉如是,小龙女如是,程灵素如是,胡夫人如是,阿紫如是,任盈盈如是,赵敏如是。但拧到殷离这份上的,少。她对自己最初的爱情太忠诚了,一点儿都不肯对命运迁就。

哪怕眼前就是张无忌,只要不是她喜欢的那个,她就是不要。

而她的心思,却也不难理解。

殷离对张无忌说过自己的身世:她是殷野王的女儿,母亲不得宠,自己又常被哥哥欺压。于是奋然动手,杀了二娘。母亲自尽来保护了她。于是殷离对父亲与哥哥,那是失望之极。她后来的刚强甚至极端,都出于此——有点像这两天《都挺好》里的苏明玉……

而且她暗中的自我认知,并不很高,而且常怀着一点心思:

“我妈的性命不是我害的么?”

她当日初见张无忌,是唇枪舌剑互相斗,觉得张无忌骄傲得很。当张无忌不肯屈服时,殷离嗔道:“你这人不听话,我不理你啦。”转过身子,却又偷偷用眼角觑他动静——大概那时她也希望,自己可以如此骄傲吧?

再加上被张无忌咬那一口,更是从此有了心思。

但日后,她自己独闯江湖久了,又练了千蛛万毒手,自觉容貌丑陋了,加上一直以来,“我妈的性命是我害的”这点心结,才会显出喜怒无常来:那其实可算做自我保护。

但终究刀子嘴豆腐心,前脚踢骂完了张无忌,后脚去为他杀了朱九真。然后临终想见他一面。倒未必是爱,而是如她所说,“阿牛哥哥,你愿娶我为妻,似我这般丑陋的女子,你居然不加嫌弃,我很是感激。可是早在几年之前,我的心早就属于旁人了。那时候他尚且不睬我,这时见我如此,更加连眼角也不会扫我一眼。这个狠心短命的小鬼啊……”

性格刚直的女孩子喜欢男生,很容易走两个极端,一是找与自己极相似的,二是找与自己互补的、能安慰自己的。

对殷离而言,前一个是张无忌,后一个是曾阿牛。

但到小说最后,殷离死过又活过了,感激之情过了,终究还是决定,要自己心里的那个。她当日雪夜倔强地带她的曾阿牛逃命,未尝不是倔强得,一如当日咬她一口的小张无忌似的。

image

赵敏那句“我偏要勉强”,是《倚天》全书最执拗的话。但殷离这句话,“你是个好人。不过我对你说过,我的心早就给了那个张无忌啦。”很温柔,却更决绝。

她何尝不知道,张无忌未必真想娶自己。一团乱麻的纠结,又势必回到她最讨厌的情景,即,当日她自己母亲遭遇的情景里。

她曾质问自己的爸爸殷野王,为什么要娶二娘。所以看着张无忌、赵敏和周芷若,这份犹豫不决磨磨唧唧的劲头,她大概也明白了:曾阿牛对自己温柔,但也对所有人温柔。感激之情过去了,她还是决定要自己喜欢的那个。

这才是真的,“那些都是很好的,只是我偏偏不喜欢”。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殷离:张无忌是很好的,但我偏偏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