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小米黄牛党 “头牛”月收入数万元

一直以来,黄牛党几乎无处不在——商场里,有“刷卡”的黄牛;医院外,有“卖号”的黄牛;剧场旁,有“倒票”的黄牛……近年来,一些黄牛甚至开始涉足互联网领域,小米黄牛党就通过网上抢购小米手机并转售的方式,从中赚取差价牟利。那么,小米黄牛党究竟是由一个怎样的群体构成?他们能够从这种交易中获利多少?其存在又会对消费者以及小米公司产生怎样的影响……

近日,法治周末记者通过“卧底”于一个名叫“小白小米专业黄牛群”(以下简称“小白群”)的700人QQ群,以及对多位手机相关业内人士的采访,试图揭开小米黄牛党的神秘面纱。

分工明确的黄牛团队

法治周末记者在调查“小白小米专业黄牛群”时发现,如今这些黄牛,已经形成一个分工明确的生态系统。

该群的共享文件中有一份名叫“小米抢购教程”的新手指南,其中对小米手机的抢购以及交易流程都作了较为明确的提示。

新手指南写道:“先在小米官网注册好账号并提前预约,登录好账号,时间到后就去抢(说白了就是要搞到购买小米手机的资格号)。然后把抢到的账号、密码、版本以及操作者的支付宝账号、姓名等信息发给群主小白,这样就可以得到佣金了。”

至于佣金的价格,往往都是以当天小米产品的市场价格为准,佣金将会在群主小白出完货后到账。

此外,新手指南中还有一些抢购技巧的提示,群主小白每隔一段时间还会在群共享中更新公布小米产品的市场价,并在抢购前作一些时间上的提示等。

平时,小白群里的黄牛们会在一起交流一些抢购经验,除了手动抢购外,更多人还会去购买一些抢购软件。

小白群里的一位黄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从群主小白手里就可以买到一款35元的抢购软件,如果不使用软件,抢购效果往往不好。有的黄牛甚至不惜花上数万元购买更为高级的抢购软件。据说,有软件可以一次抢到500甚至更多台的小米手机。

法治周末记者观察到,这个小白群几乎每天都会有新人加入,并且像它这样的小米黄牛群其实并不止一个,在QQ群搜索中输入“黄牛”“小米”的关键词,还可以搜到多个类似的QQ群。

小米黄牛收益不等

此前曾有消息称,一些成规模的小米黄牛,月入万元不成问题,有的年收入甚至可以达到数百万元。

也许有人会问,小米黄牛真的有这么高的收益么?

法治周末记者在小白群内发现,至少在该群中,大部分小米黄牛的月收入都只有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群内一位黄牛上月拿到了6000元的收入,就已经开始被其他黄牛“眼馋”了。

这是因为小白群里的大多数黄牛都是“兼职”的,他们平时都有各自的职业,只是每到小米发货时就过来抢一下。在众多小米黄牛看来,这种情况下,月收入能达到两千元就已经是个不错的水平了。

不过作为“头牛”的群主小白却和其他人不同,他是有机会赚“大钱”的。小白在群里实际相当于雇主,雇佣群里的众多其他黄牛去抢购小米手机等相关产品,然后他再将这些批量收购上来的小米手机等产品转售获利。

至于群主小白的收入能有多少,群内也曾有人问过,但他一直对此讳莫如深。

此前曾有报道指出,一个同样雇佣“抢手”的小米黄牛,每次能抢到50台小米手机,以每台利润100元计算,每月利润大概在2.5万元左右。而目前小白群内有700多黄牛,每次抢到小米手机的数量很可能要翻倍,并且群主小白不仅收小米手机,还包括红米码、华为等手机产品,其获利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这些被收购的小米手机最终流向了哪里?据说一部分流入了淘宝店,还有更大一部分进入了传统的店面销售渠道,因为传统店面的收购价格往往都要高于淘宝店铺。

法治周末记者还发现,有时候小米黄牛的日子并不好过——如果运气不好没有抢到小米手机,或者正赶上小米手机降价,这些因素都将拉低小米手机的收购价格,最终影响黄牛获利。

饥饿营销助长黄牛动力

其他品牌的手机都是买来的,小米手机却是“抢”来的。相信这是小米手机留给大部分消费者最为深刻的印象之一。

在小米的饥饿营销模式之下,消费者为了能够抢到一部小米手机,除了自己一个人静候在电脑前,按照小米规定的抢购时间疯狂地点击鼠标,往往还要拉上几个亲朋好友一起助战帮抢。即便如此,也不能够保证就一定抢得到。

在手机中国编辑万宇看来,正是小米这种饥饿营销的模式催生了小米黄牛的存在。

万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小米所采取的限量销售策略,往往使得在一定时期内需求远大于放货量,比如小米1刚开始面市时,每次放货量都是5到10万台,而这个时候实际预定需求可能都已达百万,这就造成了小米手机的稀缺性。

“其实大部分小米手机的消费者都是普通消费者,而真正的米粉与发烧友只占了很小一部分。”万宇表示,“这是因为小米手机的价格相对低廉,在一定时期内,比起同价位的手机其性能又会更强,这就更加刺激了消费者的购买心理。”

此外,小米手机还给黄牛留出了较大的加价空间。

万宇分析,在当前手机市场上,一款中兴或华为品牌的手机售价3000元,几乎同等配置的小米手机可能只要2000元。这样即使黄牛以2300元拿货,2500元转售,仍然可以轻松出手并获利不菲,这种加价空间也更加刺激了黄牛对小米产品的关注。

消费者与公司皆受其害

速途研究院首席分析师郑春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小米黄牛的做法,使已经十分紧缺的资源更加紧缺,消费者为了买到心仪的产品不得不再给黄牛支付一些额外的费用,让小米产品的购买门槛再一次提高。

“小米产品的最大优势就是其相对较高的性价比,但是因为黄牛的存在,却让消费者享受不到这种性价比了。”万宇认为。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高级特约研究员、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张延来律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通过黄牛渠道销售的小米产品,即使不出现高仿、假货等问题,由于中间可能早已经过多次转手,相应的销售凭证等是否完整,很可能会影响到后期的质保等。

“比如新消法规定的七天无理由退货,如果是黄牛渠道销售的小米产品,可能大部分就早已过了七天期限,难以再享受这一权利。”张延来表示。

那么小米黄牛的存在,对小米公司又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郑春晖认为,小米黄牛打乱了正常的市场消费模式,使公司对产品产量销售没有了正常的判断,预估产量可能会出现过量的问题。

万宇也表示,本该直接被消费者拿到的产品最终却落入了黄牛的手中,很可能会让消费者对小米公司这种销售模式的合理性产生质疑,如果多次抢购不到,消费者还可能会放弃购买,让小米公司损失部分客户。

不过,中国家电商业协会营销委员会执行会长洪仕斌却认为,虽然小米黄牛的存在对于消费者有着诸多不利影响,但是对于小米公司而言,反倒并不一定是件坏事。

“对企业来说,黄牛的存在制造出了一个销售热潮的现象,从营销推广角度来看,有时候企业甚至是乐于见到此类现象出现的。”洪仕斌认为。

小米存打击黄牛义务

张延来认为,所谓黄牛只是一种通俗的说法,法律上并没有对黄牛的特殊规定,在现有法律框架下,除非个别商品,如火车票等是明令禁止黄牛存在的,其他行业一般都不涉及违法问题。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肖飒律师则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类似小米黄牛的行为涉嫌违法。她认为,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条规定,消费者享有公平交易的权利,消费者在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时,有权获得价格合理等公平交易条件,小米黄牛倒卖小米手机或小米手机的购买资格侵犯了消费者“获得价格合理等公平交易条件”的权利。

此外,肖飒还认为,小米公司负有打击黄牛的责任与义务。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六条规定,经营者不得设定不公平、不合理的交易条件。由于小米手机与小米手机资格倒卖现象极其严重,小米公司作为销售者应当担负起打击黄牛或更改销售策略的义务,从而消除不公平、不合理的交易条件,保障消费者的权利。”肖飒表示。

不过肖飒也坦言,小米黄牛确有打击难度。一方面,由于小米黄牛主要活跃于互联网,空间上呈现出跨区域的态势,人数上出现分散而广泛的态势,且分工缜密。所以,黄牛利用互联网进行小米手机或小米手机销售资格的收购、转售不易被直接打击、阻止,使得黄牛难以被小米公司打击;另一方面,针对类似于倒卖小米手机及其购买资格的行为缺乏专门的国家机构监管。

肖飒建议,未来如果要解决小米黄牛的问题,需要小米公司审视销售策略,修正其销售政策中可能引起黄牛囤货居奇的策略,小米公司只有消除不公平、不合理的交易条件,才能在根本上打击黄牛。

法治周末记者为此致电小米公司,询问其对黄牛的治理态度与具体措施,但截至发稿时,对方一直未予回应。

来源:法治周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起底小米黄牛党 “头牛”月收入数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