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望着7年前的罗永浩

文/林默

来源: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1

2012年4月7日,罗永浩穿一件中式盘扣的黑布褂子,背着手溜达在一条只有他一个人的小路上,路灯把他的身影拉得很宽很宽。

“蹭”,一个黑胖子不知道从哪里出现,落在他面前。

“你,你是干什么的”,他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没时间说那些废话,我是从一个微商大会上赶过来提醒你的。你一定要相信、铭记、恪守,我跟你说的每句话”,那只胖胖的手,紧紧地握住他胖胖的手腕,竟分不出彼此。

“我问你,你明天是不是要发微博,宣布你要创业做手机了?”

“我问你,你明天是不是要发微博,宣布你要创业做手机了?”

“你,你怎么知道?”

“不要发!”

“啥?”

“不要发!不要去做手机。”

2

罗永浩打量着面前的这个黑胖子,虽然俩人是一个色号的黑,但亮度不一样,他黑的明亮,这个胖子黑的暗沉。

他们的胖度也差不多,但他胖的轻盈,这个胖子胖的沉重。

他们的气质都是以自信为主基调的,但他的自信是盲目的,胖子的自信是懵逼中残余的。
当你凝视黑胖子的时候,黑胖子也在凝视着你。

当你凝视黑胖子的时候,黑胖子也在凝视着你。

“还没看出来我是谁?人最可怕的事,真的是认不清自己。”
3

3

“如果你明天还是要发微博,那么未来,你不仅会做手机,还会做空气净化器。做空气净化器的时候啊,或者早一年,或者晚一年,千万不要,在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北京空气最好的那一年,你发布了空气净化器。”

“听我说听我说,你不仅会做空气净化器,还会参与一款很火的社交产品。你还会参与到一场电子烟创业中……”

“这么多项目?我的生意做的很大吧?”,罗永浩捕捉到了一些信息。

“嗯,影响确实挺大的。”

4

“如果你明天要发微博,你要搞清楚自己的竞争对手是谁。”

“当然不是乔布斯,我就是说说而已,我的竞争对手是雷军”,罗永浩的表情里有一丝轻蔑。

“如果不是雷军呢?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一直都是郭德纲呢?”

“不是郭德纲”,愤怒让罗永浩的措辞都变得简单了。

“如果你确信不是郭德纲,那就别总在产品发布会上讲贯口儿。你有权保持沉默的,你在发布会上吹的每一个牛逼,将可能(都一定)被当作媒体上对你不利的论据。”

5

“如果你明天还是要发微博,有一个你的重要的问题,我一定要跟你谈谈。在吵架这件事上,你总是过于自信。”

“这不是过于自信,这是战绩,我从来没输过,我从不同的维度取得胜利”。罗永浩晃了晃短粗的脖子。

“那你未来会输很多次,也是从不同的维度上。不久的将来,你会发现,当你讲情怀的时候,站在左边的人会骂你,不像个商人。当你开始学习做个蝇营狗苟的商人时,站在右边的人会骂你,情怀喂了狗么?有一种架是吵不赢的,这跟吵架的能力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你还要拦着你那些,愿意打着你的旗号去吵架的朋友,谁知道他们心里都想的是啥。当郑刚因为阿里投资那事儿,站出来手撕阿里的时候,拦着他,一定要拦住他。因为后来你推那个叫聊天宝的东西时,你没抱上阿里的大腿,却还是在发布会上蹭阿里腿毛,那样子真的十分难看。”

“蹭腿毛?我自己没有腿毛吗?我拔下一把腿毛,吹一口气,就能搭一个脱口秀的完整台子”,罗永浩有些想锤这个黑胖子。

“如果你能一直留在脱口秀舞台上,我能颓成今天这样吗,腿毛都拔的差不多快秃了。”

6

“如果你明天真的要发微博,你会赶上一个创业大潮,在别人眼里,你不再是一个胖子。”

“那是啥啊?”

“一大坨流量。”

“那不是很赞?”

黑胖子露出一丝苦笑,虽然只有一丝,却很苦很苦,“当你是一坨流量的时候,谁都想蹭一下。有的蹭完就走了,有的把你蹭出一道刮伤”。

“记得我跟你说过吧,你会做一款社交产品,那款产品啊,生而爆款,死于苍茫。生于拉新,死于留存。有时候想想,那何尝不是你我的命运线啊。

你还会遇到很多创业机会,等着看吧,那些你欢天喜地觉得是个大机会的,全都是坑。不过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视觉障碍,跟你同行的,有不少把坑口当风口跳进去的人。

其中有一个叫区块链的大坑,你前同事徐小平跳进去了,摔了一跤;你前同事李笑来也跳进去了,捡了几把金子,摔了一大跤。你没往跟前凑,有时候想想你真是命里财运不旺,那么多坑你都跳了,这个最适合你的怎么就绕过去了呢?”

7

“我说了这么多,你明天还发微博吗?”

“你说的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明天我当然要发微博,我本应该专门发一篇微博吐槽你的,但明天我要去考察供应链,等我有空再吐槽你。”

“少提两句供应链吧,创业者里,谈供应链谈的最多的,除了你,就是那帮做面膜的了。”

“我跟那帮做面膜的微商能一样吗?”

黑胖子幽幽地看了他一眼,“都是把东西卖给信得过自己的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罗永浩望着7年前的罗永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