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伏地魔的弟弟

image

作者:yeyehuange

我是家里的弟弟,长姐如母,我姐比我整整大七岁。

小时候家里特别穷,我姐成绩一直不错,中上水平吧。

小时候家里很穷,经常几天都只能吃咸菜。父亲腿不好,无法打工。仅靠几亩田生活。偶尔父亲接手工活补贴家用。

我一年级时,我姐初三,她的小学是五年。我的学费是380,她的学费是400,我父亲一手扶拖拉机的小麦,一共卖了360多。他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姐,让她去交学费。说让我等一等凑到钱再说。我姐拿着钱在学校呆了一个星期,没交学费直接回来退学了。

我妈用棍子打她让她去读书,她死活不肯。我父亲一句话没说,就干坐在门口抽旱烟。所以去年在美帝听到父亲的散文诗,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我父亲抽旱烟不吭声的身影。

我姐没读书我妈他们也没让她像邻居家姑娘一样去打工,把她送到我伯伯那里学习裁缝。我伯伯家境很好,但是我们读书最困难的时候从未伸过援手。

到我读了初中,父亲不慎过世。家里明显吃紧。幸好我成绩还可以,学校减免了大部分的费用,甚至饭票也减免了。

我姐很快便匆匆嫁人了,后来也一直补贴家用。我初中成绩虽然很好,但是我姐夫、我叔叔、我伯伯他们没有人看好我能够考上大学,我姐姐偶尔需要补贴一些我妈,因为此受了我姐夫很多的气,所有脏活重活都抢着干,家里种了几百亩地,每年最热的时候要去薅草,打农药,我姐夫太胖这些都没法做,全靠她。我妈有时候去帮她,我也想帮她,可是她从不让我们到农田去,撑死在家做做饭。

后来我顺利考上c9,家里所有的亲戚都开始对我热情起来,可是我始终没办法忘记我父亲刚过世那几年,我母亲种地,一到收割的时候,我的舅妈就开始和我家吵架的情景,我舅舅也就理所当然的不愿意帮忙,即使当时手扶拖拉机都是低价卖给我舅舅,就是指望可以收割帮忙拖几趟。

那真是最累的几年,我每年十一回家都要考试收割玉米,要从田里跨过一个水沟扛到岸边。我二伯虽然穷但是对我家很好,每年都是我二伯帮忙运送卖掉。

后来我顺利毕业,工作也还算稳定,便开始补贴家用。可是我姐他们承包土地几年,其实家庭也很好了。我能做的都很少了。我做的最多的就是每年回去都帮我的小外甥女和小外甥补课。买各种电子产品,过年给我姐买包包红包之类。她也很高兴,她觉得我对她很好,其实殊不知我内心依旧觉得愧疚于她。

我的母亲身体还算硬朗,现在在老家是我姐姐照顾。我爱人也算明理,但是并不是很愿和我母亲一起住。我们商量的办法就是如果母亲来长住,我们就在同小区同楼给她想办法租个房子,白天都在一起,晚上她过去睡个觉。我母亲觉得也很好,可是她来北京半年,不会说普通话,也不怎么认识字,我们夫妻又都要上班,她实在受不了,无聊,只好又让她回家。

但是每年我都给她7000块钱,加上她有几万块钱在我这理财,大概一年给她15000吧。这我爱人也是同意的。后来发现给她钱她不花都存起来了,我就把钱给我姐,让我姐每个月给她1000多,这样她不至于去存,所有生病的开销,我都提前打给我姐,不够就补上去。去年调理身体花了三千多,我给我姐五千,我本意留给我姐算了,因为照顾的是她多,接送什么的,可是后来多出来的部分我姐也都给我妈了。

对于我姐,我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报答她的办法,今年过年正好是她的本命年,我给她买了个包,包了几千的红包让她去买衣服。

半夜两个人睡不着在客厅喝酒喝到了两点,回忆起小时候的生活,唏嘘不已。我能想到的就是将来她的孩子如果考上北京的大学,我就能多照顾她一点,就像当初她照顾我的时候那样。

啰嗦不断,只是突然想起来,回忆袭来。

来源:水木社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是伏地魔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