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

关于潘金莲和武松的故事,我认为这是潘金莲一场刚刚开始就结束的初恋。

我们先从潘金莲说起,书中说金莲

“年方二十二,那生得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玉生香。”

image

骏马却驮痴汉走,美妻常伴拙夫眠。这样一位颇具风情的佳人,她的婚姻却是一塌糊涂。潘同学十六岁时被配给张员外做丫鬟,张员外趁她老婆外出奸污金莲,不料被她老婆回家抓个正着,将金莲好一顿毒打,逼金莲收拾细软,卖给卖炊饼的三分像人七分似鬼的矮穷矬武大。

image

武大有多挫,书里说了,“三寸丁谷树皮”,用孟鹤堂的话说,就是

image
image
image

孟鹤堂能盘,潘金莲可盘不了,她正年轻貌美如花似玉,嫁给一短粗树皮,婚后生活过的十分憋屈。

image

终于,来了个武松,武松是何等样人呢,书中说武松

“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气。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

image
image

一个相貌堂堂的男子汉,威风凛凛的人间alpha,以“打虎英雄”的身份出现在金莲面前,武松的到来,给她憋了巴屈的婚后生活打进一束光,潘同学的心荡漾了,要知道,张员外是个偷吃还怕老婆的老淫贼,武大郎是个撞见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苟合连个屁都不敢放的怂包,但武松不一样,这是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威风堂堂官仔骨骨,潘同学觉得自己陷入了爱情,她再也按捺不住了,她觉得自己可以做些什么。

image
image

于是,金莲做好了撩汉的一切准备,酒肉果蔬准备齐全。开始她的计划,这里要说,潘同学的一系列操作看似心急,实则非常有节奏。

image

首先,言语上的撩拨,为下一步的聊骚创造氛围 “那妇人将酥胸微露,云鬟半亸,脸上堆着笑容说道:“我听得一个闲人说道,叔叔在县前东街上养着一个唱的,敢端的有这话么”

image

然后,创造间接肢体接触的条件

“那妇人暖了一注子酒,来到房里,一只手拿着注子,一只手便去武松肩胛上只一捏,说道:“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冷?”

“只一捏”,可以说非常小女儿姿态了。

接下来,直接进行肢体接触

“妇人见他不应,匹手就来夺火箸,口里道:“叔叔你不会簇火,我与你拨火。只要一似火盆来热便好。”

“武松有八九分焦燥,只不做声。”

“这妇人也不看武松焦燥,便丢下火箸,却筛一杯酒来,自呷了一口,剩下半盏酒,看着武松”

接下来,便是石破天惊的一句

“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

image

那么,问题来了,假如你是武松,你如何回答,才能巧妙又不失体面的拒绝嫂嫂的撩拨,让其知难而退,还能旁敲侧击的警告她要安分守己。

网友回复;

我刚吃过头孢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潘金莲: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