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与梁建章,美团与携程比较

@冯伟斌2010: 2015年 10 月 8 日,北京的美团与上海的大众点评宣布合并,这两家当时主打团购业务的公司并没有引起携程多大注意,因为 20 天后,携程兼并了北京的去哪儿。

团购北京吃上海,旅游上海吃北京,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两年后,靠兼并、投资在OTA战场攻城略地的携程并没有超过京东的迹象,反倒是京东的市值正在逼近携程的大股东、BAT老军头百度。至于阿里,市值早已突破 3000 亿美金,大致相当于 15 个携程的体量。这并不是最要命的。
当二次创业、准备上演王者归来好戏的梁建章一边清理赛道,一边把心思都放在马云、刘强东这些老炮身上的时候,没成想半路上杀出个王兴。你是哪部分的?当今天两人终于相遇,最好的解释就是:摩擦源于时差。

一 、要命的风口:1999 年,王兴还在五道口读大二的时候,梁建章已经与沈南鹏、季琦、范敏在上海创立了携程。

当年创立的互联网公司还有百度、阿里、盛大等,中国互联网的群英时代正式拉开大幕。那时王兴的课余时间基本花在了清华BBS、清华艺术舞蹈队这些群众生活当中。梁建章是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的原住民,王兴是中国互联网用户的原住民。

这个判断听起来没毛病,至少 2010 年移动互联网大潮起来之前,年轻人王兴暂时没能挤上PC互联网的时代快车。在中国,整个PC互联网时期的风口节点,其实最重要的就两个:一个是 2000 年前,门户、搜索、社交、电商等几大日后风口级领域,都诞生了平台级公司,比如三大门户、腾讯、百度、以及阿里。

那个时期才叫割韭菜,网民可去的网站太少;创业者只要顺着风向随便做一个站点就有流量,如果融资再顺利些,至少成为老炮没问题。第二个重要节点是 2005 年。

中国已经有了一大批互联网上市公司,VC开始普及,海归+站长成为新一波创业生力军, 58 同城、赶集、360、去哪儿、YY……王兴的校内网也是这一年推出的,但他创业始于 2003 年。2003 年发生了什么?携程在纳斯达克上市了,它甚至要比腾讯、百度早一到两年。

也就是说,王兴是在PC互联网时代两个最重要的风口之间创业的,虽然 2005 年推出的校内被认为赶上了SNS的大风口,但事后证明,这个风口在中国只能属于巨头。从 2003 年到 2010 年之间,无论是成名的还是不知名的,王兴做了几十个失败的项目,总想挤上那趟快车,屡战屡败。

直到 2010 年,美团点评搭上移动互联网的大潮,王兴才算赶上一趟车。这趟车他足足等了 7 年。2007 年,当王兴还沉浸在校内网贱卖一事不能自拔的时候,梁建章已经从携程退休、奔赴美国做学术研究。

创业 4 年公司上市、创业 8 年寻找诗与远方,这是多少创业者敢想不敢说的梦想啊!从 2007 年离开携程,到 2013 年回归携程,梁建章也用了 7 年时间。
但这 7 年,发生在中国的事情,比整个PC互联网时代十几年的变化还要大、还要剧烈:携程可能错过了两个时代的转换。2007 年,梁建章离开时,携程占据了中国OTA市场56%的份额,第二名艺龙只有18%。而从 2010 年到 2013 年,整个在线旅游市场已经是另一番局面:去哪儿猛攻机票搜索、艺龙聚焦在线酒店预订、途家推出短租模式、途牛与同程也在各自领域迅猛崛起……这一切都源自智能手机的全面普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正式到来。而携程依然是家重资产、重运营的「上个时代的互联网公司」,甚至比梁建章离开时更重。

而随着梁的离开,从 2007 年开始,携程四君子只剩下了范敏,出钱的三位原始股东都离开了:季琦先后做了如家、汉庭,沈南鹏做了VC,梁建章去了美国。强人离场,空降过来了的合伙人范敏成了三位元老的最大公约数。

二、战场之外的制胜者:在中国,打着打着发现最大的敌人来自于战场之外的例子屡见不鲜。

开心与人人网打,最后收拾残局的是微博;百度一度担心微博劫走流量,没想到最会玩流量的竟然是今日头条这种屌丝公司;饿了么一度在外卖领域挺孤单的,没想到遇上了转型生活服务电商平台的美团点评。酒店出行也是如此,携程刚刚收拾完战场,撸起袖子跟刘强东、马云掰一掰手腕,回头一看,尼玛王兴骑着电瓶车过来了——外卖作为高频业务,有着极强的导流功能。

而定位于吃喝玩乐生活服务平台的美团点评,从吃喝切入到酒旅也符合业务自然衍生的逻辑。没有边界,没有绝对的安全,没有一劳永逸的江湖,这就是中国互联网。

张旭豪说,美团点评越来越像乐视,挤兑美团点评的多元化。但乐视多元化与美团点评多元化有天壤之别。没错,乐视是互联网公司出身(有多大的互联网基因另说),但乐视在视频网站之后,短短几年做的事情并不是互联网化的扩张:先做手机、再做电视、最后连汽车都搞出来了,做电脑出身的苹果也未曾用这种节奏多元化。乐视与其说是业务多元化,不如说是资本多元化。从团购转型到外卖,则是天然并轨。用户群一样、需求一样,只是消费场景不一样,够了。

饱暖思淫欲,订完餐之后,再买两张电影票;看完电影再去开个房谈谈人生,将来再通过开房积分送猫眼电影票……美团点评的多元化,最重要的恒量是用户群没变,不同需求之间可以产生链接,同样够了。所以,当梁建章在OTA赛道不停合并车手的时候,王兴是在O2O领域合并赛道。这两个逻辑都没有问题,但当他们相遇,总有一方会不适应。

三、空间与时间:携程比美团点评大 10 岁,在风口周期越来越短的中国, 10 年可以横跨几个时代。但巧合的是,梁建章和携程对王兴以及美团点评的年代领先,都发生在PC时代。那是王兴还在试错的时代,也是携程叱咤风云的时代。

当移动互联网开始,尽管携程还在前头,但王兴抢先了至少 3 年。错过移动互联网的最初三年,让携程又花了三年时间「补课」:收购、收购、再收购。

凡是不能用时间解决的问题,就用钱解决,携程是这么做的,阿里也是这么做的。活跃在中国各个领域的顶层精英,以 60 后为主,应该是过去 40 年「中国红利」的最大受益者:生在红旗下,刚进青春期,就赶上了改革开放,在荷尔蒙最旺盛的年纪免费进入了大学,然后又赶上了出国留学、工作分配、福利分房,当然TA们也是中国互联网最早的弄潮儿。
连富豪榜都是这帮老司机带起来的。从美国学成归国之后,梁建章并没有直接在携程复出,而是围绕中国的人口政策到处奔走相告,最终推动了中国计划生育制度的改变。

梁建章学术思想的核心是从中国出发,如何解决未来的的劳动力人口危机。说白了,梁看到了中国经济人口红利期的枯竭。有意思的是,王兴和他的美团点评抓住了中国移动互联网大潮的红利期,这是一个携程差点错过、后来拼命追赶的红利期。

谈到梦想,王兴说希望有朝一日能代表地球与外星人对话,向他们介绍地球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同样是看未来,梁是从中国出发,革命现实主义情怀溢于言表;王是从地球出发,满满宇宙一家亲的技术男情愫。但什么是核心、什么是边界?核心是势能,放之四海而皆准,它不分远近,像电、像光,即插即用、随叫随到;边界是人心,道不同不相为谋,在什么山唱什么歌。美团点评的核心是用户,不是业务;业务多元化是表,用户高度重合是里;用户要把势能放在哪里,哪里就得有服务。

携程的核心是人力,是十几年来庞大地推团队、呼叫中心积累下来的专业人力资本。所以只有梁建章最适合从劳动力枯竭的角度来看中国经济的未来,因为他能感同身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王兴与梁建章,美团与携程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