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何以走进非洲?从一片球场到联赛 复制中国市场奇迹

2019年中国男篮世界杯预选赛即将展开新一个窗口期的争夺,非洲这片古老而沉寂的大陆又要被篮球的热潮席卷。当然,非洲早已不是篮球的荒漠,这里走出了奥拉朱旺、穆托姆博、洛尔-邓和恩比德等这样的全明星球员。而用30年耕耘于中国市场的NBA也希望,埋在这片非裔运动员根源之地的种子终能开花结果。

image

已非漫漫长路

《漫漫长路》是伊斯梅尔-比亚的自传性作品,这位昔日的塞拉利昂的童兵为了走出战乱频繁的西非,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与之比起来,蒂莫西-伊戈菲就幸运地多,6尺11寸的身高加上245磅的体格,他自然地被球探相中,从一位足球拥趸转为了被勾画好蓝图的潜在职业篮球选手。

18岁的伊戈菲已经同意在下个赛季奔赴帕特里克-尤因的母校乔治城大学。仅仅三年,身在拉各斯的他变成了篮球场上的常客。其实这并不算新鲜事,如今统治联盟的“大帝”乔尔-恩比德和他的人生轨迹极为类似。

“我得好好练练我的速度和底线折返跑,”在塞内加尔NBA非洲学院的新训练场中,伊戈菲道出了必修的功课,“我还得好好提升我的左手,我得学会用左手去终结。”

换句话说,他的确天赋满满,但仍有太多需要进步的地方,这种感觉就如同非洲之于NBA,或是一个梦想着飞翔可仍蹒跚学步的孩子。

“这是一片承载着数十亿人的大陆,有着飞速增长的经济和新兴的年轻城市群体。这对于NBA的长期发展来说是很棒的环境,”NBA副主席迈克-塔图姆谈到了大家的愿景,他近日专程赶到了塞内加尔,出席了这一新训练场的开幕式。

一直以来,NBA对于非洲有着宏大的计划。他们早在8年前联盟就于南非设立了一个办公室。一年一度的NBA非洲赛也成为了球迷认识这个竞技联盟的新窗口。

现在,NBA的高层称非洲已经准备好迎接更多的惊喜。塔图姆透露他们正在努力创造一个泛非洲联盟,这个联盟将囊括现有的一些职业俱乐部。NBA季前赛和常规赛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也会在这片大陆举办。

image

从基础抓起

NBA的下一步是在当地建造新的训练中心,这一设施将坐落于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城南45英里处的滨海度假村内的足球学院地带。萨利过去是一个葡萄牙人齐聚的商贸驿站,现今则成了达喀尔上层阶级的消遣去处,同时这里还是很多法国人的家园。

这两座镶有木地板的球场完全由美国制造。球场处于室内,有着完备的空调系统,算得上是塞内加尔境内最棒的篮球场。宛如幕布一般的顶部由钢桁架和类织物的材料打造,面对球场的集装箱式的建筑则是计划内的训练室。

这样的篮球学院在全世界仅存7座,中国独占3座。这里有全职的教学和训练,挑选了来自英语系和法语系非洲国家的24位男孩。NBA还会为顶尖的非洲女孩们举办训练营,但目前尚无她们专属的训练中心。

”在这里你只需要集中于篮球和学校,”伊戈菲说道,“你不用担心别的事情。在拉各斯,这很特别,身边让你分心的东西太多了。”

年轻的男孩们在早上5:30会有一个轻量的训练,然后是早餐、上课、午餐、上课和训练。他们由前NBA和NCAA执教,随后将前往澳大利亚、欧洲和美国进行巡回锦标赛。

NBA副主席兼任非洲管理总监阿马杜-伽罗-佛尔称NBA将从基础层开始建立一切,比如在整个大陆设立的少年NBA项目。

“我们的动作仅在表层,”佛尔说道,这位塞内加尔人早在附近建立了SEED学院,该学院和NBA非洲运营团队一直保持密切的工作关系,“我们通过篮球给予年轻人自由,而在这个过程中,出类拔萃的天赋型选手就会脱颖而出,他们会进入NBA,或者去往世界上的其他联赛,比如未来在这片大陆上建立的联赛。”

image

一片球场,无数梦想

本赛季的NBA拥有13位在非洲出生的球员。

塔图姆称泛非洲联盟的一些细节将在未来几个月被公布。据他所说,其中涉及和国际篮联(FIBA)以及其他现存职业联赛的合作。

“我们希望找到一个够快的方法,能和其中的一些联赛达成协作,去和我们的伙伴FIBA合作,计划让事情快快成型,宜早不宜迟,”说到“泛非洲联盟”这个被提上日程的大摊子,塔图姆谈到了进度的把控。

非洲确实缺少良好的基础设施,但是塔图姆锁定了崭新的达喀尔球馆,还计划在卢旺达建立一个新的场馆,以期让NBA早点将比赛带到非洲来。他将达喀尔球馆称为“世界级”的场馆。虽然塞内加尔体育部刚刚宣布了他们会在明年举办NBA表演赛,可这一消息尚未得到塔图姆本人的确认。

南非已经三次举办了NBA非洲赛,而像是塞内加尔和尼日利亚这样的西非国家也期待着有朝一日接过推广非洲篮球的旗帜。

迄今为止,足球是非洲全境最受欢迎的运动。像是利物浦和巴塞罗那都在这里拥有众多球迷俱乐部。加上时区相近的优势,主要在欧洲进行的足球联赛对于非洲人来说处在一个合理的观赛时段。

伊戈菲最爱的球员是费城76人的中锋乔尔-恩暴跌,他总是在比赛之后的清晨通过YouTube观看恩比德的集锦,他还在Instagram上关注了这位喀麦隆球星。

只要有个球和一小点场所或是一条街,非洲孩子就能踢足球。但是要想找到一个篮球场,哪怕是一个水泥地的半场和一个篮筐,那就有点难了。

伊布拉西马-恩迪亚耶是达喀尔“飞行之星”篮球学院的主理人,他已经输送了多位在NCAA一级分区打球的孩子。他认为NBA可以通过建立球场在短时间内刺激年轻一代对于篮球运动的参与度。

“要想在非洲所有街区推广篮球,那就是必须的工作,”恩迪亚耶在一次电话采访中道出了建立球场的重要性,“我们需要大量可用的基础设施,要想让越来越多的非洲孩子投身篮球,那是唯一的办法。”

image

30年中国路

NBA在非洲的开拓之路也许可以借鉴他们在中国的经验,30年的积淀让中国几乎成为NBA在全球除本土外最大的市场。

“我们在中国耕耘了30年,”塔图姆的一番话为这段旅程增添了新的角度,“我们在这片大陆上也开设了自己的办公室,仅仅是在八年前,就在南非。”

1986年,一卷神秘的录像带改变了NBA,更改变了中国。

那是1985年NBA总决赛湖人对阵凯尔特人第六场的录像。当其中的镜头出现在中国人的电视机前,许多陌生的东方面孔差不多在一夜间选择成为这个遥远联盟的球迷,

3年后,上任不久的大卫-斯特恩便亲赴中国,以一纸几近免费的多年转播协议敲开了未知的大门。

2001年,王治郅成为了第一位成功登陆NBA的中国球员,弥补了前辈宋涛和马健的遗憾。2002年,“小巨人”姚明更是以状元秀的身份被火箭选中,在他效力的这些年里,中国球迷的视野也逐渐被打开。除去常规的比赛直播外,2004年的迈克尔-乔丹访华、同年的首届NBA中国赛以及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梦之队夺金都让NBA深入人心。

2015年,腾讯同NBA签订一份为期5年的合作协议,以5亿美元获得大陆地区NBA独家网络播放权。此时中国境内的球迷按照粗略估计已超3亿,其巨大的市场潜力可谓难以估量。

正是看到了NBA在中国的茁壮成长,联盟才敢于期待那颗埋在非洲的种子。塔图姆也从中看到了无限的机遇,他希望10年内,非洲出生的NBA球员能翻一倍。

“对我们来说,”塔图姆最后道出了心声,“这是一个长期的投资和项目。”

(文/ 悟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NBA何以走进非洲?从一片球场到联赛 复制中国市场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