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枪匹马闯天下的英雄也许有,但从来不属于电影业

image

@北方公园NorthPark:37.8亿,这是《流浪地球》最新的票房数字。

在上映13天后,《流浪地球》正式超越《红海行动》,成为了华语影史票房亚军。不过导演郭帆并没有提这件事,他在微博上转发了一场辩论赛的题目:电影《流浪地球》中,人类应该选择“希望”还是“火种”。

郭帆说“我选择希望!”看过电影的人都知道他这个选择毫不意外,但如果放到8年前他的导演处女作里,这个答案还真不一定。

那部电影叫《李献计历险记》,是一部真人和动画相结合的电影。用现在的话说,《李献计历险记》是个热门 IP,它原本是一个20分钟的动画短片,被誉为“2009年最牛的国产动画片”,还拿到了2010土豆映像节最佳动画片奖。

创造出这个 IP 的正是《李献计历险记》的另一位导演李阳,他负责的也是电影的动画部分。用他自己的话说,当年做《李献计历险记》,是因为“绝望”。

《李献计历险记》的动画短片从头到尾都是李阳一个人撑下来的。他在德国学过两年计算机,怕毕不了业就自己退学了,2004年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开了一个导演进修班,因为从小喜欢漫画他就去了。

进修班毕业后李阳去了一家游戏公司做宣传动画,不过主要管出主意,实际做动画的时间不超过10分钟。想起做《李献计历险记》还是因为自己的旧电脑配置太差,玩不了游戏,所以就从画漫画时候的故事里挑了一个做动画。

后来等李阳买了新电脑能玩游戏了,做《李献计历险记》这事更是被抛到一边,20分钟的短片他做了两年半,要不是因为想赢学院奖的30万奖金,他还能拖下去。

虽然没有拿到学院奖,但是《李献计历险记》在网络上走红了。很快李阳就把电影版权卖了出去,回报只是当时他半年的工资。

后来真人版开拍,片方还是把他找来负责动画部分。《李献计历险记》的票房表现很差,连1000万都没到,郭帆执导的真人部分更是没少挨骂,但针对动画部分,影评几乎都是称赞。

虽然郭帆和李阳共同挂了《李献计历险记》的导演,但在宣传期,李阳是“能逃则逃”,开了一个微博也只做了一次问答,而郭帆却在那时候尽一切可能宣传电影。

当年电影首场发布会后有一张合影,郭帆、李阳和电影的顾问、金马奖最佳摄影鲍德熹站在一起,无论是穿着还是照片中的站位,都能看出李阳的某种游离。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郭帆和李阳也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郭帆开始在类型片领域做尝试,2014年他拍出了青春片《同桌的你》,拿下4.55亿票房。在那一年凤凰网办的青年导演论坛上,郭帆已经展现出自己对国产科幻片制作的思考,“要循序渐进,先让大家接受世界观,先从本土观念出发。”

也就是在那一年,中影正式启动《流浪地球》的拍摄,他们找到了正在筹备科幻片的郭帆。

而在《李献计历险记》之后,李阳也开始导演之路。他拍了一部叫《坏未来》的微电影,但在拍摄过程中,他展现出了对复杂的电影工业体系的巨大不适应。

当时他连片场要用对讲机都不知道,电影拍摄周期只有10天,他画出了800多个分镜头,《坏未来》的摄影师给陈凯歌拍过《搜索》,跟他说,”你知道我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手快吗?你知道我一天能拍几个镜头吗?20个!“800个分镜头,累死了都拍不完。

习惯了手艺式的、单枪匹马的电影创作,李阳并不知道如何面对分工明确的集体创作。

不过观众还是给了《坏未来》极大的宽容,我看过最夸张的影评是,“李阳承载着国产科幻的希望”。还有人说他作品中天马行空的想象,“犹如在驾驶一艘巨大的梦幻飞船,令观者如痴如醉。”

可是李阳在《坏未来》中展现出对类型电影缺乏足够的掌控力这一点,几乎是致命的。于是之后他每一次出现在新闻里,伴随的都是所谓的新项目,2016年他去戛纳电影节,宣传的是《她的亡命之徒》,后来又变成了传说中由 TFBOYS 主演的《从21世纪安全撤离》,只是每一个都再没有下文。

在这期间,郭帆拍完了被誉为“中国首部硬科幻电影”的《流浪地球》。在今年的春节档,小破球掀起了一场有关科幻的狂欢。当年挂在李阳身上的,所谓国产科幻希望和巨大的梦幻飞船,现在全部属于了郭帆。

尽管到了《流浪地球》里,郭帆都没有展现出可以匹敌当年李阳《李献计历险记》的那种想象力,但在电影工业化层层严密推进的过程中,想象力有时候显得也没那么重要了。

2009年《李献计历险记》大获成功后,李阳接受《创业故事》的采访,在被问到自己的创作理念时,李阳说了一句,“我喜欢没压力地做事,只要对自己有交代就行”。但在弄完《坏未来》之后,李阳就说自己要痛定思痛、自我反省,“决定得好好改改,毕竟得对单位负责”。

单枪匹马闯天下的英雄也许有,但从来不属于电影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单枪匹马闯天下的英雄也许有,但从来不属于电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