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是年度名媛,却最终成了人人唾弃的‘下流公爵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