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蒙的商业帝国还能撑多久?

image

老创注:昨日,一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文章引发热议,该文章在发出后短时间内刷屏朋友圈、阅读量也很快突破10万+,自媒体人咪蒙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咪蒙现担任7家公司法定代表人、3家公司股东,业务范围涉及商业服务业、广播、电视、电影和影视录音制作。凭借吸人眼球的十万+稿件,咪蒙公众号头条软文一度报出了68万元的“天价”,在风光背后,其文章也经常在舆论场引发热议,那个拥有无数少男少女粉丝的咪蒙,其商业版图还能存在多久?

依稀记得,刚接触自媒体,便有前辈推荐,多看看咪蒙写的文章,像他们

那样就挺成功的。

是否成功,这事儿得留给后人判定,但不可否认的是,咪蒙,和咪蒙们,今天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再次成了众矢之的。

image

咪蒙原名马凌,本次爆文的运营公号“才华有限公司”所属公司叫做霍尔果斯爆炸糖影视传媒有限公司,马凌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兼执行董事,该公司唯一股东为【北京十月初五影视传媒有限公司】,马凌占股66.67%。

image

企查查数据显示,马凌拥有多家公司,其中7家担任法定代表人,3家担任股东,涉猎范围包括商业服务业、广播、电视、电影和影视录音制作业等。原本也许还有人疑惑,敲着键盘写稿子这事儿和影视业应该不沾边儿吧,但现在看来,也许有很多篇号称“真实故事”的爆文的出世都如同拍电影一般,虚构、杜撰。而这篇虚构文章的作者杨乐多,正是那个号称月薪五万的咪蒙助理。曾经的小助理,也在咪蒙的熏陶之下,拿起了笔杆子。

为什么前面要用“再次”成为众矢之的呢?新榜的微信月榜上,咪蒙公众号的综合评分在第270位,日榜中咪蒙在情感公众号中排名33位,这个数据虽然算不上最好,但在舆论场上,咪蒙绝对是前三的存在。

image

数据显示,2017年咪蒙的软文头条报价68万元,栏目冠名(周末故事)30万元,底部banner25万元;二条软文38万元,底部banner15万元。无论是报纸媒体,还是新媒体平台,这么高的价格,这可以算得上是“天价”,此外,在合作中还表示不接受甲方直接供稿,不接受直接命题,不接受内容指导,文章只接受一次微调等。

再看亿邦动力网统计的软文植入,短短半年时间,50篇文章植入广告,如果按照上述平均价70万计算,一年收入能达到7000万,值得一提的是,这还仅仅是2017年的报价。而在2018年年初,咪蒙宣布头条软文价格就已经升至80万一条,按照增幅计算,2019年,一条头条报价可能已经接近百万。

image

而这篇引起圈内一致抨击的“状元之死”,也被业内认为是给锤子科技做的软文广告。

image

作为互联网大号,你写软文赚钱谋生并无不妥,行业的转换逻辑也无外乎于此,但为了追求点击量,虚构编造故事,还一再故作姿态声称真实发生,引起读者焦虑,增加社会戾气,吃着人血馒头,那这样的人可真是又蠢又坏。

2016年9月1日生效的《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第三条规定,互联网广告是指通过网站、网页、互联网应用程序等互联网媒介,以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或者其他形式,直接或者间接地推销商品或者服务的商业广告。

其中还提到:互联网广告应当具有可识别性,显著标明“广告”,使消费者能够辨明其为广告。按照该办法,网红、明星的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发布商业广告,也要显著标明“广告”。

也就是说,不论以何种形式植入广告,都必须要让读者知道,这是个广告,不过咪蒙及其小号的文章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接着,说到咪蒙手下的公司北京十月初五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半年前,还因电影《后来的我们》著作权纠纷、侵权纠纷和导演刘若英及其他15家公司一同被原告告上法庭,不过最后因原告未缴纳诉讼费而撤回。

image

最后,回到咪蒙团队打造的文章,选择人们看起来永远充斥着矛盾的话题作为中心。信咪蒙的人,信的五体投地,反对咪蒙的人,对其恨之入骨。

引用三表在其公号“三表龙门阵”对其的描述:

「咪蒙式的坏」在于咪蒙对人性的钻营。为了击中人性里的「贪嗔痴」,无所不用其极,假的当真的写,真的往极端了写。

你看他们的文章好像是带着情绪、情感的,可写的人却是冷冰冰的。他们的选题会就是一次屠夫的战前动员会,他们讨论的绝不是公平与正义,恪守的也不是良知与底线,他们就要「稳准狠」,要的是这一铲子下去能挖上来多少韭菜。

他们无往不利。为什么?

就像我朋友圈乌央乌央的傻逼在转发《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时摘录的文中一句话:「希望我们都能成为,一个真正用力活过的人。」

哎,你们这辈子唯一用力的事就是:坚决不用脑。

《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爆火又遭质疑一事三言两语即可概括,而文章本身的时间轴、逻辑漏洞、对创投圈的误解一篇都说不完,这里一一略过,观察君感兴趣的问题在于,那个咪蒙花了无数心血给少男少女们构筑的乌托邦,还能存在多久?

来源:创业家 微信号:chuangyeji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咪蒙的商业帝国还能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