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外卖的困境

image

根据新浪财经报道,上一轮烧钱大战中活下来的互联网企业,都开始向下游转移成本了。

滴滴将司机的抽成从20%提高到了30%,链家把中介费提高了一个点。引起行业公愤的,是美团外卖把商户的抽佣比例从18%提高到了22%。

没有退出美团的,当然要把成本继续转移。在北京国贸CBD上班的郝大星,以前花20块钱就能吃到送上门的三个菜和一个饭后甜点,后来菜就越来越少了,甜点也从提拉米苏变成蛋黄派。

今天中午他收到外卖,发现只有三个菜,没有甜点,他去找商家评理,商家和他说:您看到袋子里有个果冻了吗?那就是您的甜点。

美团外卖上市后,人们才知道外卖的烧钱大战有多么惨烈。

上市前,美团外卖一年的收入大约在210亿,但付给骑手工资等费用就达到193亿,还要加上对用户补贴的42亿。

即使不算其他成本,美团也要亏很多钱。

美团提升商家抽佣以来,财报好看了很多。根据其2018年半年报看,外卖收入大约在202亿,给骑手们的工资等费用大概在140亿,给用户的补贴为24亿。

但是,很多商家赚不到钱了。

众所周知,餐饮业的毛利率能达到30%已经很高了,现在平台直接抽走22%,很多人就无钱可赚了。能赚钱的,有很多不是餐馆,只能叫半成品食品加热处。

现在大家都明白了,不会有反常识的商业模式存在。

郝大星的提拉米苏20元套餐,还要让快递员骑车15分钟送上门,是不正常的。

想要叫外送,就要出快递费。

仔细查看美团外卖的数据,发现虽然收入几乎翻番,但是骑手的成本只增长了50%。

美团的生意模式,是劳动繁重、收入低得可怜的外卖小哥撑起来的。很多互联网公司,最后还是要依靠人口红利。

不管是什么公司,最终都是以赚钱为最终目的的,像美团这样的公司一旦占据了市场绝大部分的份额,肯定会增加收入,降低成本的,这是毋庸置疑。

现在就看,有没有其他的公司起来与美团形成竞争了,否则话只是靠大家的口诛笔伐,估计是很难解决的。

来源:小费财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美团外卖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