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要发生大变故?感觉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个事情来的很快,去得也很突然。产经新闻怎么说我不清楚,但如果通过常理,并且联系一下过去朝韩发生“大变故”的前例,我们大概会对这个事情有所了解。

图 这俩笑得也忒……郑烘原(左),黄炳誓(右),图片取自韩联社

1、访韩人选

访问韩国的是:

黄炳誓(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

崔龙海(党中央书记、前二把手、国家体育委员会委员长)

金养建(党中央书记、统战部部长,常年负责对韩工作)

虽然这三人都是劳动党中央的高级干部,受到金正恩的特殊信赖,但并非一些外国媒体所说的朝鲜的“2-4号人物”:金养建是负责统战工作,但其在劳动党内部的地位应该没有第四位那么高。同时,在经历了一系列的转任和贬谪后,崔龙海也早不是第三号人物了:劳动党政治局常委一共五人,崔龙海已经不在其中。

实际上,这次的访韩人物各有分工:黄炳誓代表最高领导人意志,提高整个代表团的访问层次,并担负向韩方决策层转达朝方重要信息的工作;崔龙海作为体育部门负责人,从形式上明确了本次访问是以“参加亚运会闭幕式”为主要名义的行为,在名义上做到访问韩国;同时常年对韩接触的金养建在韩方高层交友甚广,消息丰富,对韩工作经验也非常宝贵。在与韩方统一部接洽的过程中起到对接作用,进而确保访问成功。

当前网上无论是左翼右翼都有点唱衰朝鲜的意思:根据他们的理论,朝鲜急急忙忙派人出访和金正恩因病缺席一系列活动有着直接联系,朝鲜拓展外部环境的努力是为了降低内部的不稳定性;更有不少言论认为金正恩已然被架空,朝方人士访问韩国是为了获取南方的支持。窃以为这些看法还是想太多了。

朝鲜既然敢于让重要的几名高官同时外访,那么正是证明了当前内部没有需要这些人坐镇国内的事务发生。如果说这个判断并不具备说服力的话,各国驻朝记者当前亦没有传出网络被断、行动被限制、国内出现异常情况的报告。更何况,朝方在对韩交流中释放出了重要的善意信号,这种信号未经最高领导人授权是绝无可能发出的。从行程安排、访问计划和相关细节来看,朝方都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并不像是匆忙访朝以寻求支援的样子。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朝方完全可以派三人中的任何一人作为主要代表参与对南接触,而朝方却一口气派出了三人。个人认为这其实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当前朝鲜并没有除金正恩以外的任何人能在对南交涉上单独拍版。三人仅在各自领域负责相关工作,而做出决策依然依靠最高层。这也应该能解释韩联社报道的以下细节:

在闭幕式结束约10分钟之前,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金养健暂时离开贵宾席,然后手拿着一张印有三分二篇幅的文字的A4纸【个人判断:接受国内最新指示】回到座位,并将其传给黄炳誓和崔龙海过目。然后黄炳誓与坐在其旁边的金宽镇进行了耳语,随后金宽镇通过总理室秘书室长(副部长级)李锡雨递给郑烘原某样物品。

因此无论是担忧朝鲜出事者,还是热盼朝鲜出事者,他们这次恐怕又得失望了。我觉得知乎在这种问题上的判断能力好歹要比贴吧和军坛强一些,因此进行冷静的分析是很重要的。

2、访韩行程和安排

根据韩联社报道,朝方的访问计划是在3日向韩方提出的,经同意后4日晨即出发,当日就返回。虽说朝韩地理距离的确很近,但如此仓促的日程安排在外事活动中依然是极为匆忙的。很显然,朝方在日程安排上动了一定的脑筋,成功规避了同朴槿惠的会面,同时见到了韩方在对朝政策上有重要影响的人。后文已经忽略朝鲜官员访问亚运村等行程,尽管这也是重要的任务。

首先他们见了金宽镇。金宽镇作为李明博时代的国防部长,素以对朝强硬和治军严谨著称。朴槿惠时代他转任国家安保室长,在韩国的国防政策制定和对外政策上具有重要的发言权。朝方三人能去见一个曾经被批判为“鼠明博”走狗的人,本身就具有极大的突破性意义: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朝鲜正试图修改偏执和狭隘的对韩斗争情绪,转而以理性的方式对南开展工作。

其次他们见了总理郑烘原。郑烘原虽然前段时期在沉船事件中非常悲剧,但作为韩国政治体系中地位仅次于总统者,郑烘原的会见确定了此次的双方会晤层次,作为自2007年后首次展开的朝韩总理级(以上)高级会谈对访问做出了重要的确认。

最重要的,是他们选择不见总统朴槿惠,虽然她在青瓦台,且韩方表示可以安排相关会面。朝方依然以时间不够的理由婉拒了会晤。考虑到前几天朝鲜依然在攻击韩方统一部和朴槿惠,过快拉近南北距离显然并不现实。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朝鲜收放有度的表现,是具有计划的行动。如果真是为获取信任甚至是求援而来,朝方不会有任何理由拒绝同朴槿惠的会谈。

3、访朝目的

朝方的目的,窃以为有以下几个因素。

A、参加亚运会闭幕式,从体育这个双方早已合作良好的问题上,打开南北对话重启的通道。正如崔龙海会面时所说,他对朝韩在体育方面的合作领先于其他领域表示很高兴,而黄炳誓更是说出了“朝鲜女足优秀,而韩方男足优秀,若能联合则天下无敌”的话来。此次亚运会朝鲜队员表现优异,奖牌榜排名第七。朝韩国内对朝鲜队的表现均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因此作为“奖励”,同时也作为对韩方支持朝鲜队员的“感谢”,朝鲜选择派遣高级官员参加亚运会闭幕式,以肯定赛会本身和朝鲜队的表现。

B、吸引韩方舆论关注,争取南方民众好感。

亚运会前朝鲜本计划派遣拉拉队员访韩,但出于各种原因并未成行。韩方颇有不少怨言认为阻止朝鲜拉拉队访问严重影响了亚运会各项赛事的门票销售(釜山亚运会上,不少观众是冲着啦啦队才买票的)。而对朝鲜而言,为了继续争取韩方民众的好感,在不派遣拉拉队的情况下,通过高级关员访问,也可在某种程度上弥补啦啦队的遗憾,进而以和解面目示人,争取南方各政党和民众的好感。

此外,10月4日是南北2007年协议签订7周年纪念日,选择4日访韩并进行新时代对南交流的破冰之旅,也有利于让南方民众怀念起“统一时代”的美好过往,从感情上促进南北交流,提升双方互信合作。

C、确定南北高层会晤会期,在对韩方向拓宽路径

朝鲜的对外扩张性访问自李洙墉开始已持续一段时间。在这个基础上朝鲜并没有主观反对对南交往的意愿。因此,确定南北会晤并由南方确定具体日程,并进行一定程度的无需交流,也可以在对南方向上迎合整个的外交大方针。

急急忙忙去一趟韩国并不可怕,朝鲜之前对日交流的步伐远比恢复的对南交流走的要猛:在签订了号称要“重新调查绑架问题”的协定后,日本迅速解除了对北的部分制裁,可谓是相当有质量的互动。因此,仅仅去了大半天而多半在谈论体育活动,约定高层会谈但也可以因故拖延或破坏的一趟务虚行程,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没有超出南北交往的上下限,是不需要用阴谋论过多推测的。

D、彰显金正恩依然具有朝鲜的最高领导能力

金正恩虽然因病(这个可以确定)不能公开露面,但他依然实质控制着整个国家。这次访韩实际上就是金正恩知道能力的一次彰显:前文所述的人员选择、日程安排、婉拒接见朴槿惠的行为,尤其是在闭幕式上当众接受国内指示,正是朝方对金正恩在位情况的明确暗示:高官在南方依然要听平壤的安排,而他们仅仅是执行任务的人员而已。

不过国人是如何能把这种信息理解成“朝鲜内部不稳,高官访韩求助”的,我也真是有点奇怪。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569856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朝鲜要发生大变故?感觉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