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参加了一场群体相亲

image

作者::赵四ZS

前段时间,为了向爸妈展示我重回婚恋市场的诚意,我送了一份新年大礼—— 1 月 1 号这天我去参加了一场群体相亲,简称体亲,呃,群相吧。算了……四个字为什么选要简称。

Anyway,总之,既然迈出了这一步就做票大的,我报了 300 人相亲专场,而且是高端场——高端体现在入门有几大标准。

男士需要高学历 / 知名企业 / 京房 / 京户 / 年收入过 30 万任选其一,女士大概相同 — 只是把最后年收入 30 万换成了长得漂亮。「Sexist」我所女律师们评论。

门口光速填完一个暴露所有个人隐私的简历,我迈进宴会厅大门,现场乌泱乌泱一片,我两眼一黑,僵死在原地。

一位中等个头中年男士经过,望向我:「你!」

我僵硬地转身:「啊?」

「几几年的?」,他斜着眼上下打量「把简历拿过来」

我(颤抖)递出答道:「XX 年的」。

他皱眉「还行,第一次来吧,你把我的简历拍一下。」

我慌忙点头并掏出手机咔嚓了张「嗯嗯,第一次。」

「你加我微信,记住我,我是你第一个啊」,他指着自己的鼻子。

我赶紧点头「好好好。」

他扭头走去下一个。

此时,现场猝不及防哐哐呼在我脸上的打量目光超出了我的心理承受范围,我更是慌了,夺门而逃。

门口的一个工作人员,中晚期年男子,追了出来。

「小姑娘我看你刚来两分钟就走啊,有什么问题吗?」

「感觉太别扭了,觉得自己像个大白菜。」我坦诚地伸手比划。

「没事儿没事儿,第一次没经验都这样,我跟你说你去找个桌子,你就坐在那,等着别人来跟你聊天就行。」中年男子和颜悦色。

「回去吧哎呀」一同来给我现场打气的胖友,啊打错了,朋友,给我鼓了把气。

中年男子继续慈眉善目带我回宴会厅「你不要慌,没事的,就坐在那边聊一聊就是了,Blah blah……」

我非常感激:「谢谢您!」

到了门口,他掏出手机说「来加个微信。」

我大惊「你不是工作人员吗?」

他「不是……」

鉴于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估计已经在会场呆了大几个小时,正是空窗无聊,热气腾腾新品上架的我坐定没一会就被团团围住(此处有夸张),男士们站着排队等着坐我对面聊天。

一位同是相亲者的热心大哥坐在我边上帮忙维持秩序,另外帮我接收简历、发问和点评:「你这一栏为什么没填?」,扭头看着我点头「这个小伙子薪资还不错啊?」

余下的候场选手聊得热火朝天:

「你哪的?」

「百度的。」

「我滴滴的。」

「你们那个最近受不少影响吧」

「还行,你们不也……」

时不时的还有人插一嘴相亲聊天过程中的我们「我也枣庄的,咱老乡啊!」

……其乐融融温馨从容。

「我是你的第一个,别忘了」刚入场的男士再次路过,斜眼看我。

我慌忙点头「没忘没忘,你是我的第一个」

还有奔赴其它桌路过地男士飘过来一句:「哎哟这桌生意好,全场最佳啊!」

I love attentions!

相亲的男孩、男子、大叔们坐下都会先掏出简历:「先拍,不然会忘」。

待我唯唯诺诺拍完,对方直勾勾看着我:「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啊,好像没有呢现在。」

对方漠然:「那我们加个微信吧,我一会也把自己情况编辑个信息给你,再聊。」

也有企图开启有内容对话的相亲者,但很快就会被排在后面的男生眼神灼伤离席。

热闹持续了几十分钟,很快我也变成明日黄花,体会着人走茶凉的苦痛。

稀稀拉拉有几个刚刚开启话题未成功地小伙子转回来,一搭没一搭地跟我聊天。

热心大哥一直在,积极参与每一次相亲对话,成功成为全场最了解我的男人,抽空也让我拍了个简历。

人群中,又见他望向我。

我积极确认:「没问题,我的第一个,我会记住你的。」

他看起来有些愕然。

仔细想想,这位可能不是我刚入场遇见的那位男士。

回去的车上,我盯着手机上多出的一堆陌生男人微信,重新开始发慌,把朋友圈暂时关了。

五分钟以后我收到一条非常愤怒的长信息,大概指责我不喜欢也不用通过关朋友圈这种方式,他眼光很高,对我印象蛮不错,准备给我一个机会多彼此了解下。

受到器重的我马上打了一段,准备解释自己作为社恐少女的心路历程,点击发送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删了。

为了不让自己再承受这种分离之痛,我顺手把全部相亲男生都删了……

体验呢(认真脸),整个人被切割量化成一条一条择偶标准,虽然高效,但我想我不会再去了。毕竟我对爱情还是有更美好幻想的(捂脸)。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去参加了一场群体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