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仙

消息是一点点传开的,有消息之前就先有了传言。历来如此。

先是登门拜访的人抱怨说见不到张老师了,都是老师的徒弟接待,转达老师的批语和祝福。到后来连徒弟都见不到了,给的说法是老师要进山闭关,几时回来不知道。问,“那我这条命谁给管管啊?”也没人回答。从此就有了传言,有说是泄露天机太多,遭了天谴,也有说是不再留恋人间,终于成仙了。

张老师在这个城市里已经做了二十年的活神仙,是人们排队求见的人生导师,是城北斜土路成辰胡同53号那个小院里照亮众生前程的灯塔,是一切问题的答案。关于张老师的传说太多了,在这个城市生活,身边隔五个人,就有一个命运被张老师改变过。开出租的董川,听了张老师的话,改行开大车,上班第一天,就从广播里听到了出租司机被杀的新闻,当然就是接了他班的那个。“一把刀”文刀刘从53号院出来那天就开始平步青云,做到了市医院的院长,已经几年没上过手术台。本地最大的黑社会头目李全志也是张老师的好朋友,张老师给他批过什么没人知道,反正他一直风风光光活到现在,而且平安。

找张老师“看看”的规矩没那么大,也不难。张老师每个月初七,十六,二十五开门迎人,这日子也不那么准,比如这个月初七要是个礼拜一,那有可能初六也开,大家都说张老师心善。日子不准也不要紧,你要留心想去,在前一天总会打听到,真耽误了,就等下次,算命没有那么急的。

到了日子就去成辰胡同53号小院门口排队,早去,拿号。门口会有个老头儿负责发号,腿有点残疾,说本来是个乞丐,张老师看着可怜,收留了。也有说是张老师算准了这老头八字旺自己,留在身边可保一生平安。反正只要跟张老师沾上了,总要有些传说。

人不多就去屋里排队,人多就在院里,有小凳子,到了号儿就往里厢走,门口有个矮墩的徒弟,门上有白布帘,徒弟掀开布帘,就见着张老师了,见着张老师,一切就都有着落了。

但是人们再也见不到张老师了,消息是从医院传出来的。

本来是个小手术,有说是疝气,有说是阑尾炎,还有说是张老师福至心灵忽然要割包皮,反正是要做手术。张老师除了算命,当然也是常常要治病救人的,据说每年三月还会有人来请张老师去北京发发功,为国效力。有这般手段,上医院实在是折寿。

好在有文刀刘安排,看病的事不会走漏风声,结果张老师死在了手术台上,这就瞒不住了,再说,给谁瞒呢。有说是文刀刘亲自主刀结果技艺生疏了,有说是张老师自知必死无疑,上手术台本来也不是治病,就是安乐死。总之,神仙死了。神仙一死,就成人了。儿子从国外飞回来,张老师手机打爆,有女徒弟,有算过命的女施主,哭爹喊娘,哀婉凄楚,问张老师去哪儿了,张老师是不是放弃我了,张老师还欠我们很多修行。

张儿子在国外做生意,娱乐行业,大亨,好莱坞,操持宣发公司,结了婚,女友无数。张儿子说,“三件事:第一,我爸和一身造诣已经归天,张家人不再干这行,请大家成全。第二,53号院还可以在,徒弟们得了真传就好好用,造福百姓,收入张家不过问。第三,道佛事凡人难以理解,我爸生前有些修行上的事,涉及了别人,难免风言风语,那些打电话的人,要处理好。老爷子是活神仙,死了,要体面。”

这第三,是跟李全志说的。

这个城市里,关于李全志的传说,仅次于张老师。多少条人命,多少钱,多少种关系。李全志常出现在张老师身边,不是53号院,这是办公场所,李全志是入幕之宾,跟老师交情匪浅。他跟手下人就提过一次张老师,就说了一句话,“命的事,你们懂吗?你们不懂。”

李全志听了张儿子要求,点了头,赶在追悼会之前把事办妥,找人,拿钱,封口。有徒弟不同意办追悼会,“老师怎么能是死了?老师不能死,老师是成仙了,老师必须得成仙啊,当天祥瑞之兆我们都想好怎么说了。”又跟张儿子说,语气近乎哀求,“追悼会一办,可就全完了。”

张儿子说,“成不成仙随你们说,追悼会也只是个通知,告诉大家我爸不在了。我爸生前喜欢让人猜不透,我不想他现在还被全城念叨,我得告诉大家张老师不在了,都散散吧。”

追悼会当日,来了很多很多人。大家静默恭送,张儿子扶着话筒讲了话,大概内容有三个,一是喂喂,二是谢谢大家能来,三是张老师本不至于死的,为了谁死,希望大家别忘了。

正到哀痛处,人群出来个泪人,美而俗气,手里挥着一个粗糙的大红福袋,上有八卦图样。泪人说,“张老师,逸然,你就这么走了?不是说好了一起成仙吗?逸然,你为什么放弃我?我跟你不只是修行,我们有感情啊……”

话说到这儿,李全志派手下把人拖走,场面大乱,李全志尴尬地看看张儿子,张儿子停了一下忽然发作,叫一声,“阿弥陀佛,百无禁忌,你们吵什么!”

众人惊住,张儿子开口竟是张老师的声音。

张儿子把话筒拿起来,继续说,“我本已到了天门,放心不下回来看看,果然出事。刚那女人是我生前降服的妖精所化,你们竟被她蛊惑!”

众人震惊安静。

张儿子顿足,“你们伤我的心啊!”

在前排的矮墩徒弟慌忙扶倒在地,大哭道,“老师,徒儿无能啊。”

屋里忽起阴风,矮墩徒弟好像被人扶着站了起来。

张儿子:“这也不怪你,还是为师修行不够,让这妖人有了可乘之机,人间无可留恋,我去也。”

众人反应过来,大叫张老师别走,有动情的带头跪倒,很快从大厅向外延伸,人们相继拜服,好似演唱会歌迷自发组织的快闪。

张儿子:“人各有命,我本该早早升天,奈何心软,为这一城人逗留人间,如今再不能等,诸位的感情逸然心中明了了,今后我的大徒弟会继续帮着大家,散了吧!”

说完张儿子颓然倒地,众人缓不过神来,纷纷热泪盈眶,李全志扶了张儿子出去。

张儿子李全志上了车,车队迅速开到张家一处宅邸。车上李全志问张儿子,“张老师没死?”

张儿子:“李老板不信我爸成仙?”

李全志:“那句歌词咋说的,你爸,在人间已是仙。”

张儿子:“哈,我爸就在后面的车上。”

那闹事的泪人已经被绑好了坐在沙发上,头上套着麻袋。李全志和张儿子跟着满面春风的张老师走进来。

张老师:“快解开。”

李全志手下看见张老师已经一慌,解绳子比平时慢了好几秒。那泪人一见张老师眼泪更盛,张老师没让她说话,沉声说,“她跟我走。我去了美国,也总要有人照顾。”

李全志笑,“这都你们爷俩安排好的?”

张老师:“顺水推舟。”

李全志:“操,不仗义,就我不知道?”

张老师:“除了我俩,也只有我大徒弟知道,这女的也不知道。这些手段,越真越好。”

泪人已经扑上来,张老师揽在怀中,完全不在意旁人眼光,一派仙家风范。

李全志:“老师干嘛非得假死?就说金盆洗手,去美国养老不行吗?”

张老师:“那样,就不是神仙了。”

那边矮墩徒弟上台宣布追悼会结束,已经有人开始叫他李老师,开始预约下次算命。大家心里明白,再过一个小时,张老师的传说就传遍全城了。53号院还将是永远的灯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死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