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青春年少

image

作者:少年

讲几个小故事,是关于我一个大学同学的,她给我的印象就是机智、勇敢、还有幽默。

大一辩论赛,经济学院 VS 生命科学院,论题是大学生必须谈恋爱吗?我在观众席上看得十分尴尬,必须谈恋爱的正方占压倒性优势,而且舆论也是支持谈恋爱嘛。

眼看就要进行最后陈述环节,胜负基本没有悬念。反方二号突然站起来,一本正经道,「我是来自经济学院,会计学 11 班的 xx,所有语言最终都会归于沉寂,唯有实际行动可以证明,我今天当着所有观众,在这里保证,我大学四年不谈恋爱,对方四位男辩友,你们能保证你们就一定能谈恋爱吗?」

现场一下就爆炸了,太牛逼了,好 man,正方一号站起来只是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对方辩友请注意,这是辩论赛,注意你的情绪。」

现场观众都笑疯了,我旁边的哥们嘲讽了一句:「这还真不是你说谈恋爱,就能谈的,生命科学这男女比例,危险啊。」

最后结果还是正方赢了,不过反二获得了最佳辩手。

那次辩论赛我是记住她了,可她不认识我啊,大一时学校逼迫我们跑操,那天早上,我跟着班级队伍跑,看到远处她戴个小红帽,拿个便签本,我去,原来她今天抓纪律啊,好,我机会来了。

我偷偷脱离班级队伍,朝着她的方向跑过去,果然她一下喊住了我,「同学,哪个班的?你跑完了吗?」

我假装累坏了,「我不是不跑,实在是大早上岔气了,我就站你旁边歇会,不影响你,你别记我名了。」

她狡黠的一笑,「昂,你就是想站着歇歇是吧,好,我给你机会。」说着,把小红帽和便签本递给我,「给,你戴着帽子站着,谁不跑步,你记下就行,本姑娘回宿舍睡觉喽。」

她说完,就真走了,我天,这特么也可以,我只好乖乖的替她坚持岗位了。

后来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呢?因为我们报了同一个社团,爱心社。第一次新成员大会时,我在阶梯教室一眼就看到她了,她旁边正好没人,我就厚脸皮的坐了过去。

社长贫了一大堆,我一句也没听进去,就想着该怎么跟她搭讪,社长说:「大家都是大一新生,什么专业的都有,今天都成了爱心社的成员,你们可以借这个机会互相认识认识的。」

我一听,好,机会来了,我就问旁边的她,「我也是学会计的,以前还见过你,怎么样,留个电话吧。」她歪着脑袋,认真的说,「恩,我叫 xx,不过第一次就要电话不太好吧。」

「这个……」我一下愣住了。

她突然就乐了,「不过,咱们是爱心社,就当我献爱心吧,我电话是……」

我们社团一次义工活动,商量周六是去火车站撕小广告呢,还是去郊区公园清理卫生,她坚持要去火车站,那天一到车站,我们二三十个人啊,就忙活开了,我迟迟不见她的身影,给她打电话,人呢?

她说老娘已经在火车上了,我天,你丫,来火车站就是这目的。她傲娇的回了我一句,「你懂什么,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我想我妈了。」

她长得挺漂亮的,我们隔壁宿舍一哥们,看上她了,我就怂恿他表白,他不敢,我说你不敢说,我替你说,那晚我就拨通了她电话,说了大概情况,结果她回了一句:「请告诉他,我不爱他。」

我突然脑抽的补了一句,「笑着难过,自我惩罚?」

她也轻轻的唱了出来:「想终止这一切挣扎,狠了心说真心谎话。」

我接着高喊了一句,「别告诉他,我还想他。」

她:「我就知道你俩有一腿,你俩在一起吧,祝福你们。」

「哎,不对啊,你不按套路出牌,下一句歌词是,恨总比爱容易放下,你妹的。」她给我电话挂了。

一次,我们会计学和市场营销有一次服装设计大赛,我俩去当观众,结果到了会场只有市场营销的几个班级还有座位,她就拉着我过去了,旁边的女生就问我俩,是市场营销的吗,学会计的坐西边。她认真的点点头:「好眼光,我们就是学营销的。」

结果开场后,会计专业的一出场,我俩就明显比较兴奋,鼓掌比较激烈,前排两个女生回头瞪我俩,「你俩就是学会计的。」她哈哈一笑:「哪能啊,关键是咱们市场营销表现太好了,我怕一鼓掌,他们骄傲。」

还有一次,我们去图书馆帮忙整理图书,有一个小伙子在还书时,没把书放好,她就说:「这书应该放哪哪,你怎么不放好啊。」

小伙子比较急,「咋的啦,你不说别人,就说我啊,好多人都是随便放的。」她马上接了一句,「我这是在搭讪你不懂啊。」

我去,小伙子一愣,赶紧把书放好,「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哪个学院的啊?」她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你别当真,我刚才就是幽默一下。

我们去幼儿园,我给一个小朋友买了根雪糕,小朋友吃的很开心,她就摸摸小朋友的脑袋:「宝贝,大哥哥给你买了雪糕,你应该跟大哥哥说什么啊?」

小朋友说:「谢谢哥哥。」她:「恩,真乖,你还应该再说一句,哥哥你能给姐姐也买一根吗?」

一次,我们几个同学出去吃饭,饭店门口有一笼子兔子,她马上被吸引了,蹲在笼子前一直逗兔子玩,老板娘路过时,被她叫住了,「阿姨,把兔子放生吧。」

阿姨一脸卧槽的表情,「为什么!」

姑娘说,「人家都是拿狗栓门口,叫看门狗,哪有拿兔子看门的。」

「那是给客人吃的!」老板娘说。

「我知道啊,其实我是隔壁学校爱心社的。」姑娘说。

「所以,放生就是献爱心?」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晚饭,能给打个折吗?」

她在大一结尾时竞选社团干事胜出,社长让所有新任干事上台发言,都要准备一篇演讲稿,她觉得弄这形式主义很没意思,跟社长理论了几句,未果,那天她演讲结束,临走时,她手里还攥着演讲稿。

社长就暗讽了她几句,大概就是演讲完了,讲演稿就可以扔了嘛,你不也说这形式主义,没必要吗?她细致的把讲演稿叠好,放进包里说:「当然有用,我以后当社长时,不还得用这演讲嘛。」社长那个无语啊。

事实证明,后来她真的当上了我们社长,这都是后话了。由于题目问的是幽默,所以就挑几个想得起来的幽默小故事,讲给大家。感谢爱心社这三个字,我们才能有这么多的故事。

还有我们没有在一起,我大学时有女朋友。虽然大四时也分手了。

大四毕业那年,我和社长大人一块参加了公务员考试,而且一块进的面试,同一个岗位。

那天下午,抽签进的考场,我在她前面,考完了,我就在楼道等她,她出来后,我跟她说,我进考场那一刻,就已经选择了放弃,毕竟岗位有限,想把机会留给后面的你。

她掏出手机跟她妈妈打完电话,我们在电梯里,她跟我说,「我也选择故意失手的,原因也是想多给你一分的机会。」

我们相视一笑,是真心话还是假话已经不再重要。那天下午,阳光亮的刺眼,她妈妈在外面等她,自我介绍时,她替我抢答的,「他是我同学,是我们爱心社的社长!」我使劲憋着笑,也没有解释,并且谢绝了她母亲开车送我一程的好意。

我一个人坐公交往学校的方向,窗外那些飞速消逝的风景,是青春该有的味道。

还有,我大二时,才和我女票,在一起,大一问别的姑娘要过电话,搭过讪。

我们是一个社团的,有活动、有来往,我们从大一时默默无闻的社团小透明,一步步接管整个社团,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期间发生了点有趣的小故事,当然,我女票也在社团里。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事 | 青春年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