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妇科门前的渣男们

image

如果说医院是最能体现人性的地方。

那妇科的那道门就是筛出渣男的过滤器。

我们的工作本就是迎来送往、承前启后、看病救人……但是,常常在与患者接触的那一点点时间里,我们总能敏锐地发现患者健康以外的很多问题。

有时候甚至觉得,对她来讲,健康都只是小问题。就算我们竭尽全力去帮她治病,也很难让她的生活有本质的改变……因为她们身边的渣男们,令人绝望。

老六回想了一下2018年,这一年下来,大多数男性都还不错,但也确实遇到了不少渣男。

以往老六总是苦口婆心地提醒姑娘们要爱护自己、保护自己。

说实话,其实平时工作很忙,根本无暇承载这么多细腻的情感。

今天实在忍不了了,咱们就来好好说说遇到的渣男们。

「孩子不是我的,我凭什么给钱?」

21岁的小玉(化名)从江西来北京打工已经三年了,有一个同居的男友小涛(化名)。

两个人的收入都不高,住在一起能够节约开支,同时也能相互扶持……当然,我们都知道,这是在大城市的生存压力下形成的脆弱关系,只不过他们都没有想到竟然如此脆弱。

一次意外怀孕,就让这段关系破灭了。

小玉要小涛陪着一起来医院做人流,小玉全程很紧张,一方面不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风险,另一方面担心这笔突如其来的支出……而小涛在一旁吃鸡。

那几天刚好手术安排不太紧张,计划让小玉当天住院,第二天的第一台手术就给小玉做了。我一边询问小玉具体的病史,一边开了住院证让小涛去交住院费,交完回来还要签字,小涛头也不抬地说:孩子不是我的,我凭什么给钱?

小玉:孩子不是你的,是谁的?

小涛:鬼知道这是你跟谁的孩子,反正不是我的,我不管……

小玉:我只有你一个男友。

小涛:你不是跟那个谁关系也不错吗?整天有说有笑的,弄不好是他的吧?

小玉:XX涛,你再给我说一遍!

小涛:反正我不管,孩子不是我的!

……

因为还要继续工作,所以就先让两个人出去商量了,结果他们在外面的小花园里吵起来了……门诊的窗户半开着,我在里面听到了这段脆弱关系破裂、稀碎的声音。

最后,小玉找了一位在北京工作的远房亲戚来签了字,做了手术。

整个过程里,小涛都没有再出现过,小玉出院后也没有来复查,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没有答案。

「如果不能生,就离婚!」

对于36岁的陈女士来讲,没有什么晴天霹雳是比在做备孕检查时发现子宫内膜癌更大的了。

陈女士的先生来了,直接问:最好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我说:首选方案是手术,可能需要切除子宫和双附件,之后主任跟你们详细谈。

接下来的几天里陈女士基本上都是以泪洗面,就算没在哭,你也能看出来她刚刚哭完。是啊,这事儿搁谁谁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在满心欢喜地准备要孩子的阶段。

那天晚上,我值夜班,她过来找我。

-六医生,今天下午我先生来看我,他跟我提出离婚了。

-啥?!

-他说他想要个孩子,如果没法生孩子了,他就想离婚,但是手术费住院费什么的他会负责,当然婚姻财产方面也会极力给我补偿,可是……

-这是他亲口说的?

-其实,我就是想问问您还有没有机会生孩子,就是想再挽回一下,如果真的不行也就算了,我就踏踏实实等着手术了。

-这样吧,明天让他来医院一趟,我再跟他说说。

-算了,他估计也没工夫来,工作那么忙,一大摊子事儿等着他干呢……

-唉,行吧,那您回去早点儿休息。

……

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们这些局外人没有发言权,只是看着他们在婚姻里挣扎。

可是令人难过的是,两个人那么多年的感情,真的抵不过一个期待中的孩子吗?

我没有答案。

「只有生了男孩儿,才能停下来。」

K女士是一位跟我认识了好几年的患者,一胎剖宫产女孩儿,二胎怀了双胞胎,结果却在36周时发生了双胎输血综合征(多发生于双羊单绒,死亡率70%~100%),双胎均胎死宫内,做了剖宫产手术……用了一年多才缓过来,好不容易再次怀孕了,最近又开始频繁咨询引产的事情。

我隐约感觉有些问题,忍不住问了她原因。

-最近总是在咨询引产的事情,是检查出什么问题了吗?

-六医生,之前丈夫让我去香港查查孩子的性别。

-然后呢?

-查出来是女孩儿,丈夫的意思是这个孩子不能要。

-什么?好不容易才怀上的。

-嗯,我也知道,可是如果生下来,没人喜欢,对孩子来讲也是受罪。

-可是这个事儿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估计只有生了男孩,才能停下来吧。

-这是你丈夫的意思?

-他和公公婆婆都是这个意思……

……

不管是有皇位要继承,还是有金山银山要传代……反正还是有那么多家庭在追求一个男孩儿,为此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有时候我甚至会怀疑,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到底是因为爱情?还是因为到了生育的年龄?

我没有答案。

「我跟我女儿的事,你管不着!」

那天,有一个18岁的女孩儿来做人流,我简单问一下病史:

-最后一次月经是什么时候?

-10月21日。

-平时同房有避孕措施吗?

-没。

-家属呢?

-让我爸签字可以吗?

-行,但最好让跟你发生性关系的人也过来,他自己做的事儿,得自己承担。

……

中午,我换了衣服去食堂买饭,路上无意间看到那个小女孩儿在墙边跟一位中年男人说话,听起来像是那个中年男人在指责那个姑娘,大概意思是:你怎么回事儿?完事儿不是提醒你吃药了吗?这让我怎么跟你妈说呢?

我脑子当时「嗡」一下,脑海立马就出现了父亲性侵女儿的新闻画面。

我直接走过去问:你是XXX的父亲吗?

-你谁啊!这谁?(他扭头问女孩儿)

-爸,这是医生。

-嗯,我是她的医生,她怀孕的事儿,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吗?

-什么怎么回事?我正跟闺女说话呢,你管不着!

-没有要管,我就是跟您说一下,B超提示内膜和子宫壁都很薄,您不能再让孩子怀孕了,没准儿以后就要不了孩子了。

-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让孩子怀孕?!

……

后来他把我告到了科主任那边,领导也批评了我,并提醒我们的工作就是看病救人。有很多事情,我们看得清,但是不能说……至于那个姑娘后来怎么样了。

我没有答案。

除了上面这些意外,还有很多渣男我现在一想起来,都能清楚地勾勒出他们的样貌,有把生病的母亲扔在医院再也不管不问的三兄弟;有大半夜喝了酒在病房耍酒疯的丈夫;有趁着媳妇儿住院偷偷出轨的男人……

我们这个职业让我们看到了很多。

却没有教我们承受这一切的哀凉。

我唯有把这些记录下来,展示给大家。

希望大家可以转发一下,让更多人看到。

说实话,我和太太到现在都还没有要孩子,也是因为看过了太多这些那些,心里一直有两个问题:

1.如何避免孩子伤害别人?

2.如何避免孩子被伤害?

我没有答案。

但我始终在寻找答案。

你呢?

我是六层楼,我爱这个世界。

来源:@六层楼先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致妇科门前的渣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