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华也租不到红馆

image

作者:熊韧凯

编辑:木村拓周

刘德华上个月因为流感腰斩了 6 场演唱会,本来希望在 2019 年年底补唱,但经过三个多礼拜的博弈,红馆这两天给了最终回复:不批。华仔本来想要的跨年档,最后被陈奕迅拿下来了。

绰号“红馆”的香港体育馆,不是你想租,想租就能租。

郑中基前两年在红馆开演唱会,事前跟记者聊天,说他申请了 7 次才租到场地,“不知道他们的准则,只告诉你,不行”。80 年代出道的歌手黄凯芹,前年在微博表示,自己申请进红馆 22 次都没有成功。

属于“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的红馆,场地批准原则一直是个谜,全香港娱乐业都搞不清楚。

音乐行业的人通常认为大公司去申请就便利一下,因为场地会看你过往业绩、有没有烂尾的演出,看你艺人的能力、号召力等等。但千禧年之后,实际上已经越来越多年轻、甚至刚出道艺人在公司的安排下上了红馆,这也是老艺人、成熟歌手们不满他们申请未通过的原因。

红馆之所以叫红馆,一方面是它位于“红磡”,一方面也是歌手“不到红馆不当红”的地位象征。80 年代刚建成是红馆的主要目的还是用来办体育比赛,能上红馆开唱的都是巨星级别,香港歌手们以入红馆为荣。

后来能进红馆的人多了,大家逐渐有了拼场次的想法。1983 年底邓丽君唱了 6 场,次年甄妮就要唱 7 场;1985 年初徐小凤唱了 18 场,年中谭咏麟就要唱 20 场。到了 1989 年,整个乐坛的头部艺人已经把红馆连唱数带入“3”时代:张国荣的《告别歌坛演唱会》和徐小凤的《金光灿烂徐小凤》都是 33 场。

image

拼场次还拼时长,歌手红馆开唱“超时交 xx 万罚款”是经常会出现的新闻。实际上红馆有它的超时收费标准,本质上不是罚款而是超时服务费,每 15 分钟大概 1 到 2 万元左右。当年许冠杰在红馆开了 14 场,最后收到一张 60 万的超时账单,因为他几乎每晚都严重超时。

能在红馆连唱多场、甚至打破纪录(哪怕是超时纪录),既是个人的荣耀,也从侧面反映了以前整个音乐市场的火爆。2010 年,陈奕迅在红馆连开 18 场演唱会,也遭遇过用嗓多度的问题,最后打了封闭针坚持演完,付出的代价是 2 个月不能演出。直到今年,郑秀文宣布要在红馆开演唱会时,香港记者问的问题还是:“会唔会突破个人 16 场纪录?”

另一方面,香港歌手在红馆办演唱会,其实没有那么庄重的仪式感,反倒是有点“驻场歌手”的感觉。

腾讯新闻“一线”在上个月采访过一位经常去红馆听演唱会的香港歌迷,“比如我正好这两天晚上有空,想约朋友出去,除了看电影或者去喝一杯,我也会看看最近有什么演唱会正在开”,并不一定是这位歌手的资深粉丝,哪怕只听过他的几首歌也不妨碍去红馆听一场。一位从业者则向他们表示,可以把红馆演唱会理解成“上海的百乐门”,有种“每晚不见不散”的感觉。

这也能解释观众们喜欢去红馆看“栋笃笑”(港式单口喜剧、脱口秀)的动机。如果你查看一下红馆 2018 年表演场次最多的是谁,你会发现并不是你熟悉的歌王歌后,而是栋笃笑的代表人物黄子华。本来准备 17 场《金盆𠺘口》在观众的强烈要求下又加开了 9 场。

image

港乐显然已经不复当年的辉煌了,但这份荣耀感,及随之而来的艺人的拼劲和敬业精神留存了下来。

话说回来,黄子华能在体育馆连讲一个月单口还场场爆满,全世界的 stand-up comedian 应该都会羡慕吧。

来源:北方公园NorthPark 微信号:northpark201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刘德华也租不到红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