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律师朋友刘焱,碰上了从业7年来最难的活儿——一场根本没法赢的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