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多妻摩门原教旨主义概况

2009年底,德克萨斯政府对一处摩门原教旨主义教团进行清查。这个教团实行一夫多妻制,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未成年妈妈,稍微年长些的妇女都带着五六个孩子。于是,大量这样的照片见诸媒体:

先不谈宗教问题,稍微有常识的人,都会问出这几个问题:
他们从哪找的这么多女人?
他们怎么养活这么多孩子?
这些家庭的妇女和小孩幸福吗?
不幸福为什么还呆在那?

这本书就是一个FLDS出逃者写的回忆录。作者的立意不大,主要是写她自己的家庭故事。只因为她曾经是教团最高领导者的妻子之一,就顺便带出这个组织的运营模式、成员们的心理,读来叹为观止。

先介绍一下“基本教义派的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这个组织,简称为FLDS。摩门教在美国犹他州扎根众所周知,从《血字的研究》体现出他们为世人所不容,到2012年摩门教徒成为总统候选人,经历了漫长的演变。

摩门教最大的改进,就是在1890年开始禁止重婚。以后,主流摩门教和美国社会融合,基本上过着一般人的生活,只是在各方面都稍微保守一点(但是也不比普通中国人更保守)。1890年代,有一群摩门教徒拒绝改革,坚持进行一夫多妻直到今天,他们就是FLDS。

本书的作者叫瑞贝卡,出生在一个一夫两妻的家庭。她的父亲(劳埃德)原本是个主流摩门教徒(一夫一妻制),结婚以后,妻子全家加入了FLDS。在短暂的抵抗后,这对年轻夫妻也加入了FLDS,并很快迎来了第二个妻子,也就是瑞贝卡的母亲(以下简称为大妈、二妈)。

在瑞贝卡的记忆中,大妈一有机会就要虐待二妈的孩子们。她从心底憎恨瑞贝卡的妈妈,就像任何一个普通女人憎恨她的情敌。大妈还拥有家里一切好东西,比如唯一一台电视、最好的卧室、和爸爸一起出席公开场合的机会等。而二妈生的孩子们都住在地下室。

劳埃德是个工程师,有不错的工作,同事们都以为他只有一个妻子。他的工作伙伴来做客的时候,二妈和她的孩子们就躲在地下室不吭声。大妈在楼上扮演妻子的角色,像个普通家庭一样给客人展示她的孩子们。

客人们以为这是个美国常见的传统宗教家庭,夫唱妇随,有一大堆孩子(9个),但是全家人安贫乐道,其乐融融。他们不知道,在地板下面还有一个女人和14个孩子在啃饼干,心想怎么客人还不走啊?

瑞贝卡的妈妈出身于FLDS家庭,对这种事司空见惯。她忍耐着,熬着,终于熬出头,是在第10个孩子出生的时候。这意味着,她生孩子的数量终于超过大妈了!

无论爸爸有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大妈明显气焰弱了,二妈和她的孩子们开始不听大妈的话,而大妈也更歇斯底里的虐待他们。当然这都是在爸爸看不见的地方。

——以上,都是瑞贝卡的证词。我们作为旁观者,轻易能看出大妈为什么这么疯狂。这对夫妻经历过一段一夫一妻的日子,并且以为会永远这样下去。直到他们决定加入FLDS。

最初,爸爸一定给大妈很多许诺,你永远是最重要的,什么什么的。她也以为“先知”教导的一夫多妻家庭是个理想模式,丈夫很快乐,还有人帮忙做家务,多好啊,而且这是上天堂的唯一方法呢。但是,她在实际生活中无法不憎恨瑞贝卡的母亲。占有物质财富和公开名分是虚的,她的丈夫实际上更喜欢年轻、爱好音乐的二妈。虽然家里比较拮据,爸爸还给二妈买了钢琴,和钢琴比,电视机算什么啊?瑞贝卡还有自己的小提琴,还出去上音乐课。这种小孩大妈不是看了就烦?人家的小孩很文艺,我的小孩都跟猴子似的,丈夫不喜欢他们,怪我啊?

时间长了,大妈就疯了。除了虐待情敌的小孩,她的情绪没有别的出路。

像教团里其他女人一样,瑞贝卡的母亲是被“指定”给劳埃德的。他们称呼教团领袖为“先知”,先知能得到神启,说谁要嫁给谁。那个女人就要嫁过去。

瑞贝卡结婚以后发现,先知指定的婚姻是周围的人说和的。也有人向先知提要求,如果他们对教团有贡献,先知就把他们理想中的女孩指定给这个人。——当然这个内情我们都能猜到,但是瑞贝卡当时还挺震惊的,她以为婚姻真是上帝直接指定的。

劳埃德很快得到一个老婆,我想很大因素是“见面礼”。因为他是主动皈依的信徒,而且本身经济条件不错,又舍得为教团花钱。出现这样有前途的信徒,教团领导层就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以巩固自己的势力。

劳埃德一直努力往上爬,因为他想要第三个妻子,那就和亚伯拉罕一样了(《旧约》人物),能去更好的天堂。为了这个梦想,他一直出钱出力,深受先知器重。但是在瑞贝卡10岁那一年,天有不测风云,看重劳埃德的先知——罗伊去世。

新任先知是75岁的卢纶,劳埃德和他关系平平,不得不从头打点。他把年龄较大的女儿,凯瑟琳嫁给了卢纶。

到瑞贝卡19岁那一年,卢纶说上帝又给他启示,说瑞贝卡将是他的新娘。于是19岁的瑞贝卡也被嫁给了卢纶,成为他第19个妻子。

童年的瑞贝卡,基本上是个过于听话的小孩。比如说她会向老师告密,因此被同学们排挤。卢纶喜欢这样的女孩。

后来有一次,一对很相似的姐妹被带到卢纶面前,她们的父亲急于讨好卢纶,问:“你想要哪一个?两个都要也可以?”卢纶选了性格柔顺的那一个。由此可见,瑞贝卡被选中也是因为,当时她是一个听话、傻乎乎的女孩。

瑞贝卡就读于FLDS内部私学,每间教室都挂着先知卢纶的照片。这里的教育基本上反科学,甚至否认恐龙、宇航员的存在。FLDS禁止儿童看电视,她根本没机会看报纸,能接触到的书也很少。瑞贝卡对外部世界的认识,经常来自“在商场里看的电视”、“小提琴课开始前翻的杂志”,这一类细碎的知识。

在结婚的时候,她当然不知道“结婚”意味着什么,还觉得挺光荣,她成了先知的妻子。

——当然,有丰富知识的读者,这时不免会想,卢纶已经84岁了,他娶这些年轻的妻子只是满足占有欲吧,摆在家里好看的吧。

不是啊!

新婚之夜,卢纶需要妻子们搀扶才能走到卧室,他的床头摆着氧气瓶,没法自己换衣服,一不小心就要挂的样子。但是,他仍然用非常恶心的方式吻了瑞贝卡。后来还有了夫妻之实。

为什么会这样,瑞贝卡没有解释很清楚,她当时的知识也不足以理解。不过,卢纶年轻的妻子们都没孩子是事实。

(左起)瑞贝卡、瑞贝卡的母亲、同样嫁给卢纶的姐姐

瑞贝卡结婚照

这张看似年代久远的结婚照实际拍摄于1995年。

在FLDS教团长大的小孩,多少还是了解外面的人如何生活。因为教会长老会把改革派摩门教徒、其他基督教派、不是基督教的人,都描述为魔鬼,并诅咒他们下地狱。

未婚少女们知道爱情故事,也希望能出现浪漫的事情,比如被指定嫁给一个善良的同龄人,成为他第一个妻子,在第二妻子出现以前度过几年如胶似漆的时光。自己寻找浪漫被教团严令禁止,男孩女孩从小就要像防毒蛇一样防范对方,私下说话也不允许。教团长辈还一直教导女孩们,真正的爱情只能发生在FLDS教团中,外面的婚姻都是物质的、肮脏的,而且不能上天堂。

瑞贝卡的家庭梦想并没有因为嫁给卢纶而破灭。真正让她迎头一击的,是卢纶在两个星期以后又举行了一次婚礼,这次同时迎娶了三个女孩。

瑞贝卡的婚礼,就在一场新的婚礼冲击中,被人们抛到脑后。随后,卢纶在8年之中又娶了56个新娘,他总共有65个孩子。

卢纶庞大的妻子队伍分成好几个小分队。年长的妻子们是一队,她们被完全忽视;年轻的妻子们又分成精明的,以娜奥米为首;愤怒的、仍然期待生小孩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等好几类。

其中最受卢纶喜爱的是娜奥米,因为她能做“其他女孩不会做的事”。这姑娘是个宫斗人才,之后还会提到。

在献出两个自己的女儿后,瑞贝卡的父亲终于又得到一个妻子。不过他已经太老了,第三个妻子没有生育。

比如前面提过的那对很相似的姐妹,不由让人猜想,到底谁比较幸运呢?比较柔顺的那个嫁给年老的卢纶,虽然一开始很不幸,不过至少没生小孩,未来还有希望。不够柔顺的那个嫁给卢纶的后代,总算和同龄人建立一个小家庭,不过很可能一直生孩子,和FLDS其他女人一样,生十个八个,变成不受重视的、最老的那个妻子。

根据这几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出,为什么这个一夫多妻系统可以延续下去。

这个系统必须依附于美国,这个人少地多、整体比较富裕的社会。FLDS以外的社会可以吸收FLDS驱逐出的年轻男子,可以给FLDS提供社会福利系统,这是一个小小的一夫多妻社群可以存在的条件。

由于FLDS是从历史上延续下来的,里面一夫多妻的婚配大多是利用成员自己生的女儿。这个基本结构就是,年轻男性成员通常没有婚配,或者通过表忠心获得一个妻子。因为他们年轻、能做的贡献少,教团不会在他们身上浪费女孩。

这些年轻成员拼命赚钱、生孩子,直到可以做出大笔捐款,并且把自己的女儿送给教团长老当妻子。这样,他们的地位就有所提升。等到一个男性成员变得非常重要时,教团长老就会把自己的女儿,或者指定别人的女儿给他,以笼络人心。

在“先知”世代交替的时候,或者面临分裂危机的时候,这种婚姻就特别多。新先知不断搜索年轻女孩指定给有用的成员,然后再用别人的女儿安抚前一个女孩的父亲。由于需要太多未婚女孩,结婚年龄不得不一再降低,最后12岁的小女孩都会被指定到婚姻。

几代以后,这个小社区里的遗传病比例很高。

对于大多数年轻男子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系统。先知本人娶了50多个信徒的女儿,就意味着有50多个信徒的儿子没有妻子。并且他们没有谈恋爱的机会,这个教会内部非常强调男女之大防,不过真相很丑陋,那些谆谆教诲小女孩贞洁观念的长老们,等学生稍微长大一点就要来和自己结婚。

在这个系统下,大部分男性在有生育能力的年龄都没有很多妻子。即使像瑞贝卡父亲如此奋发图强,也算事业有成,他在年老以前只从FLDS得到过一个妻子。瑞贝卡的三妈没有生育。这绝不是劳埃德不努力,他和前两个妻子生了24个孩子。

也许因为在好用的岁月都被压抑着,FLDS的男人一旦获得权力,就拼命收集妻子,也不管用不用得上。

另一方面,FLDS的年轻男子都非常寂寞。他们有三种出路,一是给长老们当苦力等待机会;二是跑到外面的社会上谋生;三是和已婚少女偷情。当然第三种被发现会打断腿。

FLDS的人在外面谋生没那么容易。由于每家都有很多孩子,无论原本家庭条件多好,也不可能给每个孩子提供很多教育资源。而且他们从小生活环境和外面脱节,上学学的东西一点用处也没有,跑出去只能卖劳动力。

比如瑞贝卡逃跑的时候还抱着缝纫机,虽然她在FLDS里面是学校教师,但是没有学历的她在外面什么都不是,她本来想做针线维生。当然这也很不现实,她们做的衣服款式在外面没人会买。

有大量FLDS男子在美国各地飘荡,他们一般没有受很多教育,没有很好的工作,和家庭切断了联系,没有亲戚朋友,孤苦伶仃。如果他们在出走前反抗过教规,这些人就被宣布为“叛教者”,不许任何人与他们联系。广阔的美国土地吸收了这些多余男性成员,让他们不会在社区内部兴风作浪,才让FLDS能持续存在下去。

至于被指定婚姻的女性成员为什么不逃跑。除了“没有生活技能”这个原因以外,年幼结婚也是原因之一。所有FLDS女性都在20岁以前结了婚,然后一年一个不停地生孩子,全副心思都放在和家里其他妻子争夺资源上。

生这么多孩子,他们怎么养活呢?如果说五六个孩子会让一个中产阶级家庭贫穷,24个孩子要怎么生活,恐怕超出很多人的想像力。

他们所住的地方叫科罗拉多城(不是科罗拉多州),只有3000多人口,平均每户有8.5口人(美国平均家庭人口是2.55人)。这里家庭收入中位数是3万2千美元(美国是5万);人均年收入是5293美元,比中国还低。

这基本上解释了很多问题——生孩子太多怎么办,吃福利!一夫多妻制度下,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妻子是合法的,其他人都是名义上的单亲妈妈。美国和犹他州都不是福利社会,只是不会让单亲妈妈带着小孩饿死。政府给的钱一般家庭养小孩不够花,养多了反而会产生规模效应,单价倒是便宜了。

FLDS的女人们会自己做面包、裁衣服。她们穿的衣服是维多利亚时代农妇的衣服,除了自己做,也没处买。另外她们不剪头发,要把头发都往上梳,在后面编辫子。追求好吃好穿、看电视、吃零食、戴首饰、化妆、发型……都是追求物质,是堕落的。但是妻子们仍然要美、要甜,要让丈夫赏心悦目,这是教规。

结婚以后,能找到工作的女人仍然要工作。对于这种开荒型传统社会,从来都没人说家庭主妇不用出去工作,只是说不用受教育,然后去找些劳动力工作,这样才不会遮蔽丈夫的荣光。

FLDS的男人们都做什么呢?教育程度低的做建筑、农业等工作。教育程度高的,说出来吓死你,做飞机零件。这个地方的支柱产业是给NASA生产零件,也就是拿政府订单。瑞贝卡的父亲就是这一领域的工程师。

当然,他们的学校仍然教导说,宇航员是科学家编出来骗人的。

为什么这么一帮红脖子会拿到政府订单?这样政府要清剿他们不是太简单了吗?不下单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派特种部队,弄一堆负面新闻啊?——这些问题也困扰着我。

瑞贝卡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她的丈夫卢纶,在2002年死了。——对,是2002年。这个故事让人有时空错乱的感觉,甚至里面的人说美式英语都很违和。但是,他们的确是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他们的生活圈里有麦当劳,还有中餐馆,不过很少去吃。

卢纶病入膏肓的时候,他的儿子沃伦就开始预谋夺权。他对外掩盖老卢纶病重的消息,不停地给教团有权势的人塞新娘,偶尔还给老卢纶塞两个让他安静。同时,他也对卢纶年轻的妻子们动手动脚。这时沃伦年近50,比他父亲大部分妻子都年长。

卢纶死后,沃伦马上成为新先知。不到一个月后,他把父亲的妻子们集合到一起,说,你们中有7个人说愿意成为我的妻子,请起立。——第一个向沃伦示好的就是娜奥米,就是那个为卢纶提供不可言说之服务的年轻妻子。由于娜奥米站队又好又快,给其他人做出榜样,她一直是沃伦最喜欢的妻子。

沃伦在同一天和她们7个结婚。以后,卢纶共计17个妻子投向沃伦,其中包括瑞贝卡的姐姐。他们站在一起是这样的,最后那个男的就是沃伦:

最后沃伦一共有84个妻子。我觉得,这个教团能存在200多年,以前必定有符合常识的地方。但是沃伦父子太疯狂了,毫无发展性眼光地滥用权力,搞出些突破道德底线的事情,最后是自取灭亡吧。

瑞贝卡一直很讨厌沃伦。就是这个人,在瑞贝卡学生时代是她的校长,整天讲纯洁、贞操。在瑞贝卡结婚以后逼迫她“快和父亲亲近”,鼓励她在卧室主动些。父亲死了不到一个月,就到处追逐后妈,太可怕了。

这时,卢纶有个叫本恩的孙子,总是帮瑞贝卡的母亲干点零活。他把瑞贝卡约出来,吻了她。他们两个就私奔了。

瑞贝卡和本恩的结婚照:

这起私奔引起轩然大波。瑞贝卡和本恩从侍应生、收款员做起,现在瑞贝卡是持牌房地产经纪。

而沃伦,进一步走向疯狂。为了拉拢人心,他到处指定婚姻,在那么个小社区里,最多一个星期可以有四场婚礼。不但未成年少女被指定给老头子,反抗沃伦的男人,他的妻子们也会被指定给其他人。对沃伦不满的男人都被驱逐出教,包括科罗拉多市长和瑞贝卡的父亲。

沃伦在德克萨斯开辟新教团,大规模修建教堂。由于德克萨斯对摩门教不像犹他州有所忌惮,警察搜索了这个地区,发现无数未成年妈妈。新教堂里有个大床,被一圈椅子围着。并有沃伦一边布道,一边侵犯幼女的录音,周围观看的是他其他妻子们。

沃伦和娜奥米逃跑,用公款买了9辆豪华汽车,享受人生。2006年,他们在一辆凯迪拉克里被抓,车上有几本证件、16部手机、假发和一些变装道具。

由于FLDS里没人愿意作证,最后只坐实了沃伦两起强奸幼童罪。这让他获得无期徒刑加20年。沃伦坐牢后,FLDS仍然在他的领导方针下运行。如果没有原告和证人,法庭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在沃伦当先知的时候,瑞贝卡的父亲被驱逐出教。他的三个妻子和孩子们被整锅送给FLDS主教杰瑟普,杰瑟普常年不育,专门接收别人的妻子孩子。他们家的孩子多到不能同时吃饭。几年后,杰瑟普去世,他的妻子们又被指定给别人。瑞贝卡的母亲被指定给杰瑟普的一个儿子,也就是她当时的养子。

尽管命途多舛,瑞贝卡的母亲非常反对她出来指证沃伦,因此不再见瑞贝卡。

瑞贝卡和本恩生了两个孩子,住在美国南部。这本书到此结束,但故事还在继续。
瑞贝卡近况:

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43095553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夫多妻摩门原教旨主义概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