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细腻的家庭纪录片《四个春天》,口碑传播力量有限

元旦过后的一月,电影市场通常不会太好,但 2019 开年因为有了《大黄蜂》上映而没有往年那般的惨淡。作为《变形金刚》系列的最新外传,这部电影在中国市场获得了一部中规中矩的好莱坞 A 级大片该有的成绩,首周末分账票房大约为 4 亿元人民币,最终会在大约 10 亿元左右收官。

《变形金刚》系列口碑近年来每况愈下,中国观众也越发审美疲劳。10 亿元左右的成绩远逊色于之前两部在中国的 19 亿元和 14 亿元的水平。而在北美,《大黄蜂》截至目前的票房仅为 8400 多万美元,约合 5.8 亿人民币,同样也是系列的新低。

image

同为新片的《四个春天》则展现了中国电影市场的另一种困境。一种此前从未在银幕上出现过的电影类型,即使口碑再好,要让普通观众走进电影院仍然是一件极度困难的事情。目前,这部电影在猫眼上的评分达到了 9.2 分,和此前成为爆款的《无名之辈》相等,然而其首周末的票房仅为 300 万元。

尽管被归类为纪录片,《四个春天》主要是导演陆庆屹本人的家庭影像。从 2013 年开始,每当陆庆屹春节回家,就会用 DV 记录父母的生活片段。在将 4 年来的素材剪辑成为长片之后,就有了这样一部片子。

最开始,陆庆屹只是希望将它作为一个家庭的记录,并没有想要把它推上院线,但陆庆屹豆瓣红人的身份改变了影片的命运。在一次《四个春天》的公开放映后,同样在豆瓣上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制片人赵珣向陆庆屹提出,要让这部电影有在影院大规模公映的机会。通过自己的人脉,赵珣帮电影搭建起了后期班底,解决相关的各类技术问题,并使得用 DV 拍摄出的影像拥有接近于电影的质感。作为制片人,她还筹划了整个影片的宣传发行策略。最终,《四个春天》在 1 月 4 日大规模上映。

电影的宣传最早是从豆瓣启动的。通过陆庆屹和赵珣两人在豆瓣的影响力,一批观众率先知道了这部影片,并且在各个私下放映的场合提前观看。而影迷群体第一次接触到这部影片则是 2018 年的 FIRST 影展。《四个春天》获得了当届的最佳纪录片奖,以及第一波得以扩散的口碑。

FIRST 影展的经历也让《四个春天》获得了更多宣传上的资源。上映前,《四个春天》获得了来自赵薇、黄渤、章宇、周冬雨等演员的推荐。前两位都曾担任过 FIRST 影展的推广大使,周冬雨则是短片单元的评委,章宇则因为出演了 FIRST 开幕片《大象席地而坐》而参与到了影展当中。可以看出,《四个春天》希望能够借助明星的力量,让更多观众认识并且了解这部影片,从而扩大其受众。

不过最终,《四个春天》试图突破豆瓣以及其所代表的文艺青年和影迷群体的尝试看上去并不太成功。无论是在猫眼还是在淘票票上,电影的想看人数增幅一直都相当有限。影院经理也不敢贸然给出过多的排片,首日仅为 2.1% ,而上座率在当天的表现也并不突出,次日的排片也由此降到了 1.2% 。

尽管已经竭力总结传播卖点(亲情),没有明显的“剧情”仍然是《四个春天》口碑受限的最大原因。其实此前在大银幕上映的各种纪录片均票房表现不佳,只有题材特殊的《二十二》表现尚可。在娱乐为主的观影需求下,愿意为纪录片进入影院的观众就相当有限。

从影片质量上来说,《四个春天》倒是难得的脱俗。这有赖于大量毫无心机的素材积累,以及更重要的,对亲人的真挚感情和理解。这为影片提供了一种罕见的真正的亲密视角,镜头前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放松而坦然,他们展现的就是生活本身。连续不断地跟随这种视角,感受时间在一家人身上留下印记的方式,会自然而然地想起自己的亲人,或者想起自己的家庭生活细节。

不过这种细腻的传达,从结果上看,并不顺利。那种像山雾一样的氛围没有感染更多对“家庭纪录片”这一概念陌生的观影者。虽然从艺术形式上来说这并不是新颖的电影,但在缺乏多样性的中国电影市场,它已经足够新了。

在种种情况下,影院经理们的保守自然也不难理解。无论是市场还是观众,都没有做好准备去接受一种新形态电影。不过,它能有机会公映,无论对导演还是对市场来说,总是好的。

image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票房」细腻的家庭纪录片《四个春天》,口碑传播力量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