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维斯·奈特拍《大黄蜂》背后的故事

image

@北方公园NorthPark:

当派拉蒙的人给特拉维斯·奈特打电话,问他愿不愿意接手变形金刚系列时,他的第一反应是,“你们是不是打错号码了?”

在《大黄蜂》的首映式上,特拉维斯·奈特开玩笑说他当时问对方,你看过我做的电影对吗?你知道我是做那种奇怪的、小成本的、手工制作的独立电影的导演对吧,“我靠着捏玩偶过活。”

2017年初那部小火了一阵的《魔弦传说》正是特拉维斯·奈特的作品,奥斯卡、金球奖、安妮奖都获得了提名,只可惜当年的对手是无敌的《疯狂动物城》,不过《魔弦传说》还是拿到了英国电影学院奖。

为什么特拉维斯·奈特说自己是个捏玩偶的?因为他做的都是定格动画。定格动画就是拍摄玩偶的照片后连续播放而成的,它可能是历史最悠久的动画形式,但也是最费时费力的,像《魔弦传说》这种制作精细的作品,一个动画师耗费一周也只能完成3.31秒的素材。

每一帧都是手工完成的定格动画和 CG 特效撑起全片的钢铁人大电影,这两者听起来确实一点都不搭边。但在迈克尔·贝只顾着“卖拷贝”的五部《变形金刚》轰炸后,观众的审美疲劳的确已经到了一个极点,豆瓣评分只有4.9,烂番茄新鲜度更是只有15%。

派拉蒙必须要改变,他们想到了特拉维斯·奈特。虽然特拉维斯·奈特的第一反应是非常震惊,但很快他就动心了,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变形金刚迷。

9岁那年他第一次发现变形金刚后就爱上了它们,他开始搜集各种变形金刚玩具、漫画书和动画片。他梦想着能把当年他遇到变形金刚时的那种感觉讲出来:周围这些不起眼的物件其实都是有血有肉的,它们是很神奇的。

其实围绕着特拉维斯·奈特的一直都有另一个故事,中文自媒体上的很多标题管他叫“美版王思聪,不努力工作就要回家继承百亿家产”。

因为他老爸是耐克公司的创始人菲尔·奈特,2016年卸任耐克公司董事长,现在的身家有305亿美元。特拉维斯·奈特和老爸之间的故事就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想要摆脱老爸的阴影,而老爸仍旧只手遮天的故事。

大学毕业后为了逃避耐克的工作,他跑到了动画之父 Will Vinton 的工作室,从最底层的工作做起。但老爸知道后毫不犹豫地入股公司,还把他升为了董事,后来更是直接让他当上了董事长。

老爸越是苦苦相逼,特拉维斯·奈特偏不领情,他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定格动画的制作中,一边当 CEO 一边当首席动画师,和父亲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

2004年大哥的意外去世成了弥合他与父亲裂痕的契机,他进入了耐克公司的管理层,还把动画公司更名为莱卡(Laika)。

顶着可能永远无法摆脱的父亲的光环,他硬是做出了《鬼妈妈》、《通灵男孩诺曼》、《盒子怪》这一系列定格动画佳作。这几部动画片虽然都走的是暗黑路线,但最终的落点都是情感,特拉维斯·奈特说过,“莱卡做出的动画,就是要戳人们的软肋。”

而这正是派拉蒙找到特拉维斯·奈特的原因,扔掉了以往钢铁人打打打的包袱,特拉维斯·奈特为《大黄蜂》确定了一条核心故事线:大黄蜂作为萌宠陪伴少女成长,用同志亦凡人中文站的话说,“到最后已经分不清是大黄蜂还是小黄人了。”

特拉维斯·奈特也丝毫不避讳走情感路线这一点。在接受《电讯报》采访时,他虽然对迈克尔·贝之前的工作大加赞赏,但他也提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变形金刚并不是身为法国人的迈克尔·贝童年的一部分,所以他把一部商业大片所有的元素都扔到了变形金刚系列里,唯独没有情感。

给《大黄蜂》定下情感基调的除了特拉维斯·奈特本人的回忆,还有斯皮尔伯格和《E.T.》。斯皮尔伯格是《大黄蜂》的执行制片人,也是对特拉维斯·奈特影响最大的导演。他出生(也是变形金刚诞生)的时代,正是《E.T.》火爆的年代,所以在做《大黄蜂》的时候他就想到了 ET,

“ET 就是关于和改变你一生的事物建立情感连接的,而这正是我要放到《大黄蜂》里头去的。”

现在看来这次选择是成功的,在烂番茄上《大黄蜂》已经成为了变形金刚系列评分最高的一部,豆瓣评分也达到了系列第三的7.5。

通常情况下海报上宣传的,就是一部电影最大的卖点,《大黄蜂》的内地版海报上大字写着,“史上最萌大黄蜂”,这和《毒液》在上映前卖的男友人设宣传简直如出一辙,再往前还有红遍大街小巷的大白。

以前超级英雄或者变形金刚这类电影普遍被看作是直男片,硬桥硬马的动作场面就能满足他们的需求,但现在女性是第一消费力群体这个观念全世界都知道了,电影自然也不能独善其身。只有满足女性观众的情感需求,一部商业大片才有在票房上成功的基础,所以该卖男友卖男友,该卖腐卖腐。

这不被看做最走直男路线的《速度与激情》系列,也已经在第九部之前,把互动最有火花、最配对的强森和杰森·斯坦森拉出来拍了部衍生片《霍伯斯与肖》,今年暑期档就要上映。

这个现象熟悉吗?在王思聪抽奖的时候,微博后台早就告诉我们这个道理了,女性用户才是活跃用户,男性用户更像僵尸粉,或者是更早的那个公式,在消费市场上少女>小孩、老人>狗>男人。

15年前特拉维斯·奈特在做《鬼妈妈》的时候,跑去好莱坞找投资,他觉得自己的技术很厉害一定能拿到钱,但投资人都是嗤之以鼻,还给甩下了一句话,“你不能把一个女孩当成动画片的主角,除非她是个公主或者仙女。”

但现在时代变了,每个女孩都是公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特拉维斯·奈特拍《大黄蜂》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