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内展示乌龙、场外厮杀惨烈,卫视跨年乱象迭生

自 2005 年湖南卫视首次举办跨年演唱会以来,历经 14 年的更迭代换,跨年晚会已然成为各大卫视最大的角逐场。

今年共有近 10 家卫视加入跨年阵营,分别于 12 月 30 日、31 日,1 月 1 日三晚轮番播出。

浙江卫视跨年晚会主题为“领跑 2019·爱你依旧”,一如既往“偷跑”,抢先 12 月 30 日播出;

湖南、江苏、东方、北京等卫视于 12 月 31 日跨年当晚播出;

央视新年特别节目,则是新年第一天晚上压轴播出。

image

唐嫣罗晋在东方卫视跨年晚会

为了争收视、抢观众、拼人气,几家卫视早早便开始抢人大战,基本“势均力敌”。

湖南卫视包揽了 TFBOYS 和火箭少女 101 两大“顶流”团体外,还请到了新晋红人朱一龙;

浙江卫视除一如既往地主打“跑男团”,还请来了“大厂男孩”;

东方卫视依托爆款剧和品质剧主演,“延禧”cp 撒糖、靳东王凯兄弟同台、唐嫣罗晋“回娘家”;

江苏卫视实力唱将齐聚,李宇春零点开唱,打造声音盛会;

北京卫视除了流量明星外,老牌歌手阵容亮眼,韩磊、崔健、汪峰、张惠妹魅力开唱……

image

TFBOYS 在湖南卫视跨年晚会

最终,湖南卫视以 3.72%的最高实时关注度,23%的市占率优势,再次成为最大赢家,比江苏、东方、北京三家卫视收视的总和还要多。

image

抢人大战升级,明星展示分身术

多台跨年演唱会毫不意外的微博热搜屠榜了,但细细看来似乎也并没有太多新看点,左右不过某某明星假唱了、某某明星真唱但跑调了、某某情侣 CP 同台撒糖了……都是老生常谈。

image

每年各大卫视跨年演唱会播出前半个月,就会有不同的看点攻略。湖南卫视紧抓“青春”,打出了“青春 19 潮我看”的口号;东方卫视发出了“2019 爱你依旧”的呼声;江苏卫视“用奋斗点亮幸福”,歌颂时代、赞美生活;北京卫视、浙江卫视则分别延续了“冰雪”、“领跑”主题。

看起来形式不一,主题迥异。但除了嘉宾不一样、演唱曲目不一样、舞台舞美设计不一样外,每一台晚会都大同小异。从东方卫视转到江苏卫视,毫无违和感。

image

宋茜在湖南卫视跨年晚会

除了内容同质化外,抢人大战也在升级,卫视间阵容重复的“老毛病”依旧存在。

蔡徐坤作为当红炸子鸡,同时出现在北京卫视和浙江卫视两场晚会,且演唱了同一首歌《You can be my girlfriend》;张韶涵同时出现在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江苏卫视和北京卫视都有 SNH48;谭维维也参加了湖南卫视和浙江卫视两场晚会……

image

张韶涵在北京卫视跨年晚会

image

张韶涵在东方卫视跨年晚会

网友总在怀疑人生,明星业务能力已经强到可以瞬间移动了?其实,是因为北京卫视提前进行了录制,采用录播形式。而浙江卫视则是“领跑”在了前一天。

另外,就是直播晚会本身的控场能力,作为一场四个多小时的大型直播晚会,前期工作必须细化到每一个工作人员,力求不发生意外事件。但昨晚,几乎每个卫视的现场,都有乌龙事件发生。

image

华晨宇在湖南卫视跨年晚会

比如:何炅话筒没声音、华晨宇迟迟不现身何炅救场、蔡徐坤要穿貂……只看热搜,还以为跨年晚会不是演唱会,而是某综艺或大卖场现场。

image

C 位之争惨烈,饭圈文化“影响”主流媒体

跨年演唱会虽然阵容惊人,但看点平平,最大的料其实是在场外。

先是 30 日晚浙江卫视跨年晚会播出之时,“跨年演唱会夜排”上了热搜,引发热议。本以为是非常普通的明星彩排表演,点开才发现是流量明星的粉丝应援大战,主人公是鹿晗家的芦苇姐姐和蔡徐坤家的 ikun。

image

蔡徐坤在东方卫视跨年晚会

早前,鹅厂的专栏作者发表了一篇名为《流量明星洗牌:“小鲜肉”迭代,鹿晗粉丝被蔡徐坤大量收割》的文章,主要观点是认为鹿晗“第一流量小生”的位置,将被蔡徐坤取代。

再加上蔡徐坤出道以来,无论是外型还是人设,甚至粉丝应援色,都与鹿晗相似,于是两家粉丝便成了有你没我的对立面,任何方面都要整个高下。

image

鹿晗与蔡徐坤家的应援

此次浙江卫视跨年晚会,是鹿晗和蔡徐坤首次同台竞演,两家粉丝铆足了劲要在应援上压过一头。由于在票面一样的情况下,粉丝进场的顺序就决定了他们观看演出时的应援位置,两家粉丝纷纷选择夜排,即提前一天排队。

image

夜排时,撕扯不断。ikun 吐槽芦苇姐姐在网络上发布煽动性的文字,鼓吹粉丝带剪刀、电棒,看到绳子就剪;芦苇姐姐则指责 ikun 从不按饭圈规矩夜排,且为了插队将某些芦苇姐姐堵住,不让她们上厕所,逼得她们不得不爬栏杆。

image

近几年,越来越多听到大家在讨论饭圈规则,很多粉丝将偶像放在第一位,任何行为都以偶像利益为优先级,稍微感觉到怠慢,就连偶像所在的公司和经济团队也要 diss,这真的正确吗?

在粉丝身份之前,大家应该先做一个温良恭俭让,有原则讲礼仪的公民;而不是打着饭圈规则的旗帜肆意妄为。夜排本就有安全风险,严重时还会影响活动正常举行,在一个本就不正确的行为中,还要互相撕扯更是错上加错。

image

鹿晗在浙江卫视跨年晚会

影视圈对于这种扭曲的饭圈生物链攀比现象,更应该积极引导,促使健康化、积极化。昨天,“东方卫视”生存欲上了热搜,为了不让粉丝撕番位,做了四张海报,产生了四个 C 位,分别是:吴亦凡、蔡徐坤、黄子韬、靳东。

表面上看,东方卫视非常聪明,避免了一场没有硝烟的口水战,其实是主流媒体向所谓的饭圈扭曲文化屈服。这是在默认“流量为王,实力靠后”。

image
image

亏了 14 年,为了面子工程还得继续

卫视跨年演唱会的历史已经有 14 年了,明星阵容一年比一年强大,舞美和灯光的质量也越来越高,关注度不亚于每年的春晚。

有人算了一笔账,一个一线卫视,每年的跨年晚会投入成本最高可达 7000 多万元。

image

朱一龙在湖南卫视跨年晚会

其中,艺人演出费占大头,一线艺人的出场费都在百万元以上,像吴亦凡、鹿晗这样具有国民知名度的顶级流量明星,出场费在 300 万元左右;像朱一龙、靳东这样的当红艺人,费用也在 100 万元左右;有一定知名度的也要 50 万元上下。

一场跨年晚会至少会邀请大概 40 位艺人,综合下来出场费妥妥的会超过共计 2500 多万元。

image

易烊千玺在湖南卫视跨年晚会

其他的场地、舞美、人力物力、宣传营销等费用预计在 5000 万元以上,且这一数字还是在逐年增长。

而卫视跨年晚会的盈利主要来自广告收入。虽然从各大卫视公开的招商数据上来看,回本无压力,但实际上,卫视广告招商报价一般都有虚高倾向,往往连收支平衡都只是理想状态,更不要谈盈利。

image

张艺兴在湖南卫视跨年晚会

所以业内常有人调侃,跨年演唱会劳师动众年年办,年年亏。但卫视也不是傻子,只赔不赚的买卖,谁也不会经年累月的干。说到底,卫视办跨年演唱会,目的不在于赚钱,而在于做好面子工程。

image

杨紫在湖南卫视跨年晚会

早在两年前,一位资深音乐记者就表示:“跨年演唱会最主要的目的不是盈利而是提升影响力,跨年其实是卫视对本年电视活动、电视节目内容和传播的整合及展示,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卫视的年度排位。”

image

吴亦凡在东方卫视跨年晚会

各家卫视为了来年的市场占有率,为了更多的招商赞助和影视资源,就一定要打好跨年演唱会这第一战。

另一方面,跨年也意味着辞旧迎新,放下去年一年的遗憾,展望更好的未来。卫视跨年晚会好比是一场公开性的巨大年会,既可以鼓励员工,也能够拉近与观众的互动,打好感情牌,明年才能和和气气走下去。

来源:影视圈杂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场内展示乌龙、场外厮杀惨烈,卫视跨年乱象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