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对面邻居和管理处告上了法院

事情从发现到处理完估计前后累计半年了吧,现在也算尘埃落定,发帖纪录一下,也给遇到同样邻里问题的jr参考下。

之前上车买了个老破小,楼梯房顶层,没去查看房顶,这是最大问题,再有买的jr一定留意,要查看房顶。购买后原租客又租了两年多,所以一直没管,原租客退租后找人简单刷了下墙,包括天花板部分漏水的墙面,同时解决顶楼漏水问题就是要做好楼顶的彻底防水,结果装修工上到楼顶后给我发来了这样的图片:

image
image

嘿,挺好,整个一个菜园+杂物堆积房,找对面交流,简而言之,各种理由,就是不搬走,说什么在自家楼顶种也不违反规定啊,或者是他爸妈种的,老人家他们说不动啊之类的云云,各种托词。

先查法律规定呗,小时候今日说法可不能白看,印象中也在哪记得物权法有过类似规定,找到个链接,也还算清楚:https://meizhou.fangdd.com/news/10689794.html。不过这家人这么不好说话,直接打交道也胜算不大啊,怎么办?个人觉得,邻里纠纷,有明显法律支持的,一定要拉上管理处,毕竟交了管理费的,如果直接撕逼会变成邻里直接冲突,以后就更难解决了,让管理处出面,用制度条文规定去压,或者说收到投诉之类的。

接下来就是跟管理处打交道了,另一条血和泪的教训了,买房一定要看物业,垃圾物业让你住的不省心,各种麻烦,好物业值得拥有。管理处前台明显不想管事,第一反应就是在他家房顶种这些也没影响我,那不是纯扯淡么,堆这么多东西,下雨天雨水没法更快排出,防水也没法做,你说影响不影响,再说即使不影响按法律规定我也可以反对他在楼顶使用该空间。后来就是打电话给对面,嘴上说一下,没行动力,而且感觉明显跟对面认识,不想做。打过两次交道后,直接找物业领导,态度很好,一周内帮我清理,然而只是嘴上动动,一周后也没有行动。整个物业就这鸟样了,再后来,打过12315,打过119以消防隐患反馈问题,打过街道办,打过社区工作站,打过街道执法中队,深圳的这些部门态度都挺好,有电话反馈问题一定有回应,但是都是协调解决,没有能直接动手的,协调还不是让管理处去做,看样子管理处也不吃这套。小公民维权真心难啊!

最后大招就是只能上法院了,走下来流程也简单,仅供参考:
1.https://ssfw.gdcourts.gov.cn/,广东法院诉讼服务网,看看你的地址在不在内,在内好办,直接网上申请,无论通过通不过会有人反馈,通不过你也知道需要补啥材料,省的自己来回往法院跑。流程也相对简单,选网上立案,按要求材料准备就完事了。

2.需要的材料主要有,状告法人(企业)需要被告工商信息(天眼查可搜到),状告个人需要他的身份证、地址、电话号码(由此可见状告个人相当不容易),证据图片(我这里就是房顶照片还有每月交的管理费),诉讼状(里面有模板,需要写明案由,比如我这里的案由就是邻里纠纷),送达地址确认书(里面有,原告被告的都是你填好签字,签原告名字)。法院还有一个重点就是管辖权问题,举个例子,你一个东北人在北京工作,跟人打架了肯定不能上深圳法院去告吧?所以要有一定证明管辖权的东西,吃饭的饭店出问题了,提供小票,就肯定在饭店地址所在法院状告了。打架了的话,先要派出所出警,知道哪个派出所管事的,也就能确定发生地点确定法院了。这种邻里纠纷简单,上传房产证或者租房合同,到网上系统即可。

3.我这些都是事后总结了。中间补了几次材料,感谢法院审材料的mm啊,然后就拿到了调解协议书,毕竟所有案子都去审判要的时间也太久了,先调解,不成再审判。中间去掉了被告邻居,因为我既不知道他的身份证号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和电话,问管理处说是个人隐私,不给,我尼玛就笑了,该做的不做,这里倒有法律常识了。如果你真是要调查某个人,可以拿立案通告去管理处/房管局协助调查,提供对方的身份证和手机号,但是太麻烦了,本来我的目的就是要给管理处施压,让他们帮我清理,管理处的信息一切齐全,案子能继续往下走。

image

4.管理处就是欺软怕硬,对面不好搞就想说服我,不过法院电话一来,知道我比对面更不好搞,那就只能乖乖执行了。管理处的半吊子法规水平,吓唬一下就完事,真是上法院的话,即使告管理处不成功也会追加邻居为共同被告,最后胜诉。拒绝执行,然后强制执行,再天眼查上留下一笔案底,除了拖延没有别的益处,不如主动执行。另外这种小案子,只要证据清楚,上法院也不用请律师,自诉即可,也就花点时间和撑死几百诉讼费吧,胜诉了还是对面承担。

如果最后法院也不能解决问题的话,那我只能深圳第一现场+jr推荐的震楼器了,好在没走到那一步,也算谢天谢地了,管理处还说要重新做防水,也就静静等待吧。权利是靠自己争取的,不要指望别人施舍,只有更多的人学会自己争取自己的权利,才有更多的合格公民,整个社会才会更好。鸡汤完~清理完的楼顶如图所示。

image

来源:步行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把对面邻居和管理处告上了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