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美好和悲伤的故事 回忆2018年的科技行业

文/王兆洋

来源: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负能量不断,但也不用失去希望

2018年还剩不到5天,对于硅谷的科技巨头们,过去一年似乎没什么值得留恋。

Facebook的这一年在一波又一波的丑闻中渡过,乃至收购来的公司创始人也纷纷逃离。

Google也高兴不起来,各种内部丑闻不断,中国版搜索项目成了一场闹剧,失败的社交产品Google+的关闭,也体现着它与用户关系的改变。

苹果这一年继续发布越来越贵的产品,而越来越多的发布会上,令人尖叫的创新越来越少。

马斯克的特斯拉逐渐成了硅谷创新的代表,三季度盈利、产量提升,都让特斯拉的2018年并不算失败。但过程中马斯克引来的各种无端争斗,让人永远无法把他当作一个正常的企业家来看待。

而所有这些都直接体现在各家公司的股价上,与年初对比,这些曾经躺着就能赚钱的股票都在后半年动荡下跌。

许多曾经的科技颠覆者已经成为大而不倒的巨头,他们不仅掌握着所有的生意,也吸引了人们绝大多数的目光,但它们从来不是“科技”的全部。

在2018年,科技初创企业一样在努力着,但也同样结局不一。有的在尝试通过技术改善每个人的生活,有的则同样陷入了困境,在丑闻中谢幕。

在2018年即将结束时,硅星人选出3个让人感到科技带来的希望的创新应用,和3个黯然落幕的初创企业,这些小故事会让你对2018年整个科技行业有个更全面的认识。

华裔少女用AI帮助治疗阿尔茨海默症

AI在生物医疗领域的应用是所有人喜闻乐见的,它让我们继续相信科技能让人们生活更美好。

14岁的华裔女生Emma Yang设计了一款名为永恒(timeless)的app,当患者使用它的应用浏览照片时,应用会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告诉患者,他与照片中这个人的关系。如果患者想不起身边的人是谁,他也可以用这个应用拍张照片,应用会识别并给出答案。

Emma制作这款app的原因来自她的奶奶,在她10岁时,奶奶不幸患上阿尔茨海默症,总是忘记Emma是谁。

“我11,12岁的时候,因为我个人的经历,我对利用科技来造福社会并帮助身边的人产生兴趣。”Emma说。Emma的奶奶也使用了这款app,“她很高兴”,Emma说。

Emma也曾受到比尔·盖茨的关注:“我喜欢这个故事,14岁的Emma正在开发的这款软件,可以给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和他们所爱的人之间搭建起一座桥梁。”

荷兰少年的“海洋塑料垃圾收集器”

今年9月,一艘拽着一个2000英尺长的管道的轮船从旧金山起航。24岁的荷兰少年博扬・斯拉特是这艘船的“船长”。这是他成立的非营利组织“OceanCleanup”旗下产品的首次航行,他们的计划是前往太平洋垃圾带,清理漂浮在那里的塑料垃圾。

斯拉特在学校期间和同学一起发明了这项技术。他们希望将捕鱼的原理利用到收集塑料垃圾上,同时也能保证不会捕上来海洋生物。

不过,最新的报道显示,斯拉特的设计在现实中问题不少,目前并没有按照设计产生效果。“我们给自己设置了一年的时间来解决所有问题。”斯拉特说。

在非洲为患者送去救命药的无人机公司

在卢旺达的偏远山区,当有患者需要输血或需要某种特定药物时,正常的运输方式很难完成这些急救任务。一家叫做Zipline的无人机公司尝试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今年在卢旺达完成了8000多次的无人机运输,明年即将拓展至加纳等更多国家。另一家无人机公司Swoop Aero则和联合国合作,在南太平洋的岛国运输疫苗。

纽约时报的作者Kevin Roose将这两家公司评选进他选出的“2018好科技奖”中,并形容这是能改变这些地区人们生活的科技应用。

在一个有些“跑偏”的科技世界,正是这些技术应用和创新让人们继续相信,科技发展的成果能让更多人分享,能改善人们的生活而非制造更多的问题。总有一些人在朝着正确方向前进。

与此同时,许多曾经红极一时的初创企业则在今年彻底告别,背后有的是烧钱模式的失败,有的则是人性的贪婪。

“硅谷史上最大骗局”Theranos

说到今年走下神坛的初创公司,几乎每个人首先想到的都是Theranos。一个宣称颠覆血检行业,用一滴血就能测出上百种疾病的公司,同时也是一个从来没有兑现承诺的公司。

它在曾被称为“女版乔布斯”的创始人伊丽莎白-霍姆斯的带领下,经过15年的经营,先是一路“骗”成固执超100亿美元的明星公司,之后又因骗局被揭穿而迅速坠落成“硅谷最大骗局”,直到今年9月正式宣布公司倒闭,成了许多人眼中今年最精彩的商业故事之一。

在Theranos的骗局没被揭穿、各路资本趋之若鹜的最顶峰,它也是美国媒体评选每年最佳科技创新时的常客。但最终,在这个故事里,成熟的律师团队、贪婪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跟风站台的大佬都原形毕露。即便Theranos已正式倒闭,但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它一定还会被硅谷的科技圈反复想起。

MoviePass再也不是那个MoviePass

MoviePass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关闭,但随着“每月10美元,电影随便看”模式的彻底结束,这家公司其实已经死了。如今你时不时还能听到MoviePass的消息,基本都是又调整价格了。它最新的价格体系已经复杂到没人有耐心一一看完,它的母公司HMNY的股价今年已经跌去了超过99%。

MoviePass在今年的消逝可能也代表了“烧钱抢市场”逻辑的彻底终结。

机器人大牛也救不了的Rethink Robotics

机器人创业一直没迎来春天。曾经的协作机器人“鼻祖公司”RethinkRobotics,在尝试出售失败后,今年正式结束运营。它的创始人是麻省理工学院知名教授Rodney Brooks,他同时也是知名家用机器人品牌iRobot的联合创始人。

Rethink Robotics希望为人们提供更智能的机器人,帮助人们完成工作,但这个场景似乎从来没有真正成为一种需求。公司烧光了1.5亿美元的融资后,彻底停业。

以上六个故事只是过完一年整个科技行业的一些片段,类似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那么在你心里2018年最令你感动的科技创新、初创公司是什么?最令你感到遗憾或者拍手叫好的失败故事又是什么?留言告诉我们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六个美好和悲伤的故事 回忆2018年的科技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