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写家族中的几位女性

image

ID | lanczos

写写家族中的几位女性。不知道发在这个版合适不。

本来只是想写写表姐,写着写着就涉及到了姐姐,大姨,母亲,姑姑。一个人的命运,固然要考虑历史的进程,但也要靠自己的奋斗。

表姐总说她命不好,我却觉是性格决定命运。表姐80年生人,性格温婉,一头自来卷,可能是姨父家祖上有胡人血统,她从小就被街坊邻居夸长得像个洋娃娃,在初中的时候就追求者甚多,那种美貌在传统观念里也会被视为一脸福相。即使现在过年见到表姐,她依旧穿着得体,画着淡妆,把另外几个同龄的表姐妹都比下去了。只是深入交谈后,她会向我吐露目前生活的窘境。

小时候她来我家,作为代课老师的妈妈会带着她去学校里,小学生们都很喜欢这个洋娃娃一般的女孩。遇到农忙时节在我家,她就帮忙做家务,做饭,干农活,爸妈都很喜欢她。可就是我姐,比表姐小几岁,刁蛮任性,可能对表姐有嫉妒之心吧,总是无理取闹,欺负表姐,有次把表姐气回家了。我姐小时候学习也差,上了初中之后,才知耻而后勇,学习越来越努力了,顺利考上了高中,大学,甚至工作后还又考了研究生,这些都是后话了。

表姐学习成绩不好,姨父总是嫌她不好学,笨,中考成绩很差,考不上高中。但姨父还是想尽办法,不让女儿落在农村,也希望女儿凭借美貌,将来嫁个好人家。本来姨夫是想运作让表姐读个幼师专业,凭借他在本地学校的关系,将来当个小学老师。无奈表姐的中考分数太低了,运作后也只能读个护理专业。当表姐的事情已经敲定后,又传来了消息,幼师专业降分,她的分数可以了。但为时已晚,钱已经送出去了。姨父至今还引以为憾。

表姐中专毕业后,应聘到了临县的一家规模较大的私立医院。这时候,身在西安的大姨操心起了外甥女的婚事。

先说说大姨,大姨40年代生人,只读到小学二年级,但却是个聪明干练之人,当地话说是个“能行人”。大姨在当婚的年龄,立志要找个“在外面的”,不考虑在农村待着的。有必要解释下,改革开放前,有很多从农村上学出去的大学生,往往还是取个农村老婆,这在当时很普遍。后来,大姨果然找到了大姨父,虽然大姨父家境贫寒,家里兄弟姐妹众多而且素质极差,但大姨就看中大姨父是个工农兵大学生,果断嫁。

大姨父曾是军人,后来转业进了省机关,大姨和两个孩子也在87年跟着搬去了西安。大姨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也没正式工作,但在家却最有权威,老公处处让着她,儿子对她又敬又爱,女儿倒是嫌她太严厉而更亲近爸爸。

在大姨准备为表姐保媒,介绍一处个人家的时候。她已经和当时的同事,后来的表姐夫谈起了恋爱,很快就要谈婚论嫁了。

表姐夫的父亲在县药材公司食堂做饭,是有编制的正式工。母亲开了个小饭馆,生意也风风火火。老父亲退休后,表姐夫就可以接班顶替进药材公司,于是他鼓动表姐一起回到本县,到时再帮她安排进本县的公立医院。回到本县后,他们很快就结婚了。表姐夫接替了他爸的班,进了药材公司上班。可是表姐的工作却没有着落,于是表姐夫的父亲便投资了四万块钱,给他们夫妇开了个药店经营。药店开了两三年,由于不当,经营不善收摊了。

县药材公司重组改革,表姐夫下岗了。这时候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了。表姐夫的父母在县城里打拼了多年,挣了不少钱,可是都把钱借人,要不回来。多年下来,竟没有在县城置产,一家老小还住在公家的房子里。
表姐生完孩子要工作了,想进公立医院,费了很大劲才在县医院急诊科谋得了一个护士的职位,还没有编制。想要进编制,行,八万块。拿不出来?就临时工干着。然而,在同一家医院,我姐的一位同学,据说当年也是女学渣一枚,人家现在已经升任护士长了。

表姐夫下岗后,领着低保,整天躺在家里玩游戏,后来在家人的催促下,找了份当司机跑运输送货的工作,也不怎么挣钱。表姐又生了第二个儿子,当时还有计划生育政策,于是她被医院开除了,在家带孩子。

表姐夫终于感受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压力了。夫妇俩就只好在婆婆的小饭馆里帮忙,财政大权却在婆婆手里,再加上一个已婚还总赖在娘家的小姑,夫妇两觉得很憋曲。尤其是表姐,还要伺候婆婆洗脚,理由是表姐夫从小就给母亲洗脚。再加上刁蛮任性的小姑总觊觎着父母的财产。表姐本就不是伶牙俐齿之人,遇到这样的婆婆和小姑,只能强忍着。

于是夫妇俩决定出去闯一闯,带了两万块钱去西安。两人想赚钱却并没有过硬的谋生技能,能做啥营生呢?在西安表哥的介绍下,他们承包了一个给医院送盒饭的食堂。按西安表哥的说法,勤快点,除了受点累还是很赚钱的。但不知为何,干了三年,他们决定不做了,最后还是带了两万块钱,回到了县城,又浪费了几年。

这时候,公公生病不能自理了,婆婆既要照顾老伴,又要看两个孙子。他们夫妇已经讨厌透了做饭,也不想接手小饭馆,于是小饭馆便关门了。大儿子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长得虎头虎脑的,很可爱。可就是调皮捣蛋,不爱学习。为了照看孩子,表姐不愿再出去了,在附近一家乡镇卫生院谋了个护士的职位,一个月2000元,没有编制,也没有五险一金。她也只求能包住自己和孩子的日常开销。

所有的压力都在表姐夫身上了。他再也不能无所事事玩游戏了,再也不能跟那帮狐朋狗友吃喝打屁了。他决定去南方打工,今年过年回来后,便决定来年不再去了。表姐找熟人让他去学开挖掘机,他不愿意去。就在本地找事做,也不晓得今年在本地做什么事。
每每和母亲谈起表姐,母亲就叹息,女人自己不能自强自立的情况下,嫁个没有能力的老公,孩子再指望不上,一辈子受苦。

我问母亲,表姐当初怎么会看上表姐夫,没有学历,长得也一般,家世也不好,她长得那么漂亮,怎么不挑个好一点的。母亲说,表姐最怕自己落在农村,人家家在县城,再加上甜言蜜语,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很容易就被骗到手。当初热恋中的表姐还对她母亲说“从小跟你们过的什么日子,我现在好吃的也吃了,好穿的也穿了,结婚时还会有三金。”只是后面日子越来越难,不知她现在如何想。

不过,让姨父欣慰的是,二女儿的读书,就业,婚姻还算美满。在我看来,二女儿学习更好一些,人更聪明灵活一些,也生在好考大学的时代。

回看自己的母亲。母亲75年高中毕业,恢复高考后也参加了几届高考,无奈资质一般,越考越差。最后只得嫁人,舅舅说,你跟着这家人,一辈子吃不了大苦,但也享不了大福,无奈当时已是大龄剩女的母亲选择不多。

在我记忆中,常常是母亲的抱怨:抱怨父亲学了泥水匠却不去挣钱,总是被他的兄弟姐妹叫去帮忙盖房子,一走就是十几天,留下她一个人,既要喂牛照顾庄稼,还要带孩子,没有老人帮备,还要去学校做代课老师;抱怨父亲没本事,大钱挣不来,小钱看不上,没有社会交往,也不出去打工,就守着几亩地,带着老婆孩子俢地球;抱怨父亲没有一点头脑就一味执拗,农产品或牲畜想卖个高价,却总是看不清市场,抓不住时机,不得不贱卖;抱怨父亲没有决断能力和担当,遇到作为一家之主从来不做决策,优柔寡断,母亲看不下去了,决定事情怎么做。

事情后续走向好的话,他不说什么,一旦不好,就开始马后炮,“当初我说怎么怎么,你要这样做”。母亲气得说我以后再也不说话了。但实际上后来还是依旧;抱怨父亲做事从不问人,只凭自己想象,思维简单偏执,与人无法沟通交流…………

后来母亲不再抱怨了,因为我和姐姐都考上了不错的大学,有了不错的工作,父亲也老了。

我问母亲,既然把父亲说的一无是处,那当时是看上了父亲什么,母亲说看上了他高中毕业,看上了他当了四年兵,看上了他面目清秀,看上了他个头高。

唉,看错了人。

另外一个姑姑,年轻时气质优雅,高中毕业,被爷爷引以为傲称作他的“北京女儿”,要给女儿找个好人家。终于找个当了八年运输兵的,据说将来可以提干,于是很快就把婚事办了。

提干的那一天没等来,反而是复原回乡了。复原后姑父跑了几年运输司机,受不了累回家了。然后姑夫和姑姑的后半辈子就是在附近的砖厂搬砖。一对儿女在众表兄弟姐妹中资质是最差的,尤其是儿脑子不灵光又不能吃苦。每次见到姑姑,她都是面带微笑,从没抱怨过什么。但我分明能感受到微笑褪去之后的愁容,那是掩藏不住的。

岁月,对女人是最残酷的。女人的苦命比男人的苦命更易引起世人的哀婉和叹息。

来源:水木社区 微信号:shuimushequ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写写家族中的几位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