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在玄武门,只是杀了自己的兄弟么?

作者:张佳玮

史书说玄武门之变,一般就说到李世民杀兄与弟;李渊大惊,很快把位子传给了李世民。大家往往慨叹:世民的确英明,但也真狠辣。

但这里其实有个逻辑漏洞:

李渊的儿子死了,只是少了储君而已,又何必忙着传位呢?

反过来,李世民啊,战神级的军事家,历史证明他知错能改,但同时情绪化性情暴躁一不做二不休的狠人,会如此浅尝辄止?

他会只杀了哥哥弟弟,然后坐等爸爸做传位决定么?


武德九年夏天,李世民因为军功卓著,已当过三公之一的司徒、实际上是宰相的尚书令与中书令,以及可以开府的天策上将。到此已然功高震主,且有自己的派系班子。

建成与元吉跟李世民斗,已非一日,朝廷内部纷纷站边,已到你死我活的境地。

武德七年,李渊跟李世民说过一个建议:在长安这么兄弟斗下去,迟早出事;你去洛阳吧,自己建立天子旌旗。

——这个提议听着,就像东西罗马分裂了似的。

——李渊这个提议是真心的吗?不知道。

但一般天子话说到这份上,“要不要我让你去东边当皇帝啊?”无论当儿子还是当臣子,情况很都尴尬了。

当爸爸的也尴尬:我是真的看不得你们这么折腾了。

当儿子的也尴尬:爸爸都嫌我们这么折腾碍事了!

到武德九年,李世民势力已经很大了。建成与元吉那边,也开始有动作了。

尉迟恭一度被下狱,程知节(程咬金)已被外放康州刺史,房玄龄杜如晦已经被控制了。就在武德九年初夏,李元吉已谋划将尉迟恭、程知节、段志玄和秦琼一起拿到自己麾下。

到此地步,你死我活了。


玄武门之变前夜,房玄龄、杜如晦和尉迟恭是偷偷摸摸到秦王府的,于是策划动手了。别怪世民狠:夺储之争一开,就谈不到兄弟,而是你死我活的较量了。

李世民首告简称元吉与妃子私通乱伦,李渊答应说,六月初四审问此事。

此时建成元吉不知道,李世民已经策反了玄武门总领常何——以及,笼络了一大堆人。

一般史书都确认:武德九年六月初四,李世民率领一堆人先入朝,在玄武门伏兵。

李渊将裴寂、萧瑀、陈叔达、封德彝、裴矩们召来,准备仲裁。

建成元吉来到玄武门,发现不对,调转马头。李世民赶来呼唤。李元吉要射世民未遂。世民先射建成:因为建成才是他的第一目标,太子啊!

之后尉迟恭射杀元吉。然后太子府开始进攻玄武门,再要攻击秦王府什么的。尉迟恭拿了建成和元吉的首级给太子府的人看,太子府的人崩溃了。

这些情节,史书一般不加讳言:李世民杀了兄弟。

接下来才是最微妙的时候:李世民怎么处理父亲的

image

《旧唐书》很简单:

六月庚申,秦王以皇太子建成與齊王元吉同謀害己,率兵誅之。詔立秦王為皇太子,繼統萬機,大赦天下。

《新唐书》说李渊:

庚申,秦王世民殺皇太子建成、齊王元吉。大赦。癸亥,立秦王世民為皇太子,聽政。

说李世民:

九年六月,太宗以兵入玄武門,殺太子建成及齊王元吉。高祖大驚,乃以太宗為皇太子。

世民杀建成与元吉,高祖大惊,于是以太宗为皇太子。

——为什么高祖大惊后,要立刻立太宗为皇太子呢?


《资治通鉴》贞观十七年七月与《唐会要》卷六十三史馆杂录都提到一点:

李世民看了史官直书的玄武门之变,很不满意,给房玄龄说了一堆指导意见,要改史书。

即,我们现在看到的玄武门之变——杀兄弟——依然不是完全的真相,是比较温和的说法。

好,我们看《资治通鉴》比较温和的原文,世民怎么对付爸爸的?

上方泛舟海池,世民使尉迟敬德入宿卫,敬德擐甲持矛,直至上所
大惊,问曰:“今日乱者谁邪?卿来此何为?
对曰:“秦王以太子、齐王作乱,举兵诛之,恐惊动陛下,遣臣宿卫。”
上谓裴寂等曰:“不图今日乃见此事,当如之何?”
萧瑀、陈叔达曰:“建成、元吉本不预义谋,又无功于天下,疾秦王功高望重,共为奸谋。今秦王已讨而诛之,秦王功盖宇宙,率土归心,陛下若处以元良,委之国务,无复事矣。”
上曰:“善!此吾之夙心也。”
时宿卫及秦府兵与二宫左右战犹未已,敬德请降手敕,令诸军并受秦王处分,上从之。
天策府司马宇文士及自东上阁门出宣敕,众然后定。
上又使黄门侍郎裴矩至东宫晓谕诸将卒,皆罢散。
上乃召世民,抚之曰:“近日以来,几有投杼之惑。”
世民跪而吮上乳,号恸久之。

李渊在海池泛舟——提问:明明是要带重臣们仲裁儿子,为什么要在海池泛舟?

世民让尉迟恭去宿卫,尉迟恭披甲带兵器,到李渊面前——提问:战斗在宫外,尉迟恭进宫去宿什么卫?还带兵器去?真不是去控制爸爸的么?

所以李渊也问了:“你来干什么?”尉迟恭回答了。

李渊问左右该怎么办,群臣很聪明,“建成元吉本来没啥功劳,秦王已经把他们杀了,陛下只要把国务委托给他,无复事矣。”陛下把国务委托给世民,就没事了——提问:为什么非要把国务委托给世民才没事

李渊说是啊我一直这么想,尉迟恭又请李渊写手敕,李渊“从之”——李渊不肯的话,尉迟恭会怎么办?

这大戏演完了,世民才进来了,李渊安抚他,世民就哭了。

很明白了吧?请注意,这还是说得比较温和的。

20世纪敦煌出土的《唐太宗入冥记》虽是虚构作品,却有这么句话:

“问大唐天子太宗皇帝在武德九年,为甚杀兄弟于前殿,囚慈父于后宫?”

唉。


所以真相更可能是:

世民入玄武门埋伏兵马对付哥哥弟弟的同时,已经派人去把李渊赶到海舟上去了。

杀了哥哥弟弟,世民自己不出面,让尉迟恭披甲带兵器去见李渊,把情况说明白了。注意啊,是披甲带兵器一身血去见李渊的。

李渊问群臣怎么办,群臣很聪明啊,赶紧说事情都这样了,把国务委托给世民就没事了——即,就安全了

李渊就认了。尉迟恭问他要手敕,有了手敕就没法翻案了。李渊从了。

李世民出来哭,父子又好了。

李世民是一代英主,但绝对不手软。玄武门之变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他不可能杀了哥哥弟弟,剩下让父亲自己处置的。

“囚慈父于后宫”这句话有点夸张,但世民的确是得到了该得到的东西后,才会罢手。


玄武门之变三天后,世民为太子,而且得到了所有军政处理权,成为大唐实际掌权人。

八天后,屈突通镇守东都洛阳,从此关东也不会有异变了。

十二天后,李渊第一次表达了退位的想法。

一个月后,秦琼、程知节、尉迟恭封将军。又三天后,高士廉、房玄龄、长孙无忌、杜如晦们分别宰相尚书地上任了。

即,到玄武门后一个月,世民的人已经完全控制军政大权

这时李渊传不传位,还有啥区别么?

玄武门后两个月,世民登基。

这只是最后的结果。

而一切早在玄武门那天,就已尘埃落定。

李世民是中国史上千古明君,这点不容置疑。

但这个帝位来得,的确比较妖异。

玄武门杀兄弟,只是他计划的一部分。世民未必真的“囚慈父于后宫”,但他绝对是利用某些手腕,逼父亲在玄武门当天给了一切,才会罢手的。

如果否认这一点,相信世民只是杀了哥哥弟弟然后等爸爸裁决,就有些太小瞧世民的英略机断了。

须知,世民可是中国军事史上屈指可数的反击绝杀王啊:浅水原赢了一路追杀到人家都城门下,平刘武周之战八日不解甲,虎牢关之战一役擒二王,从来是一条道杀到黑的风格啊!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李世民在玄武门,只是杀了自己的兄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