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思纯犯蠢背后的故事

image

2013下半年的一次选角,估计黄轩这辈子都忘不了。

郑晓龙团队主创的电视剧《红高粱》。

稍微了解《红高粱》背景的都知道,它是中国电影历史绕不开的三个字。《红高粱》是莫言的小说,1987年被张艺谋拍成电影,票房上夺得4000万的年度冠军,为中国电影第一次摘下了国际大奖——柏林金熊奖。

这种IP沉寂三十年依旧是珍品。

其中蕴藏的能量,黄轩可能不懂,但他的绯闻对象、“好姐姐”蒋雯丽懂。当年电影《红高粱》是吴天明的西影帮搞出来的,掌镜的摄影师就是蒋雯丽的老公顾长卫。顾长卫还因此拿了不少大奖,算得上他的摄影成名作。

这次选角,黄轩第一次没有被选上。事后,郑晓龙说黄轩演戏手足无措,太过呆板,怀疑他不会演戏。试了三次都不成。

蒋雯丽特地打了电话给老友郑晓龙,再次力荐黄轩,解释其会演戏。这才有了黄轩再试戏的机会。

圈内大姐出头说话,求人情。说是再试戏,其实试不试戏都一样,《红高粱》里的男二号张俊杰一角已铁定属于黄轩。角色压根没有其他候选人,这才是大姐关系的厉害之处。

说是公平竞争透明选拔凭能力胜出,可候选人只有一个。真不愧为社会主义人才,深知制度的优越性。

电视剧《红高粱》上映后大爆,黄轩自此开启走红路。

黄轩和蒋雯丽的关系,讲给蒋雯丽外甥女马思纯听,估计她不会懂。就像她读不透张爱玲的《第一炉香》,葛薇龙为什么贡献她年轻的肉体甘愿沦为高级交际花。毕竟,在她的眼里,《第一炉香》这些都是青春疼痛文学。

image

但如果和马思纯聊黄轩这种多次试戏被嫌弃,终又被选上的感受,她能秒懂。

1

2013年青春疼痛类电影《左耳》选角,马思纯看过原著。她心中最向往的角色是黎吧啦,身上带点风尘气,脾气暴躁、勇敢求爱的女混混。

试了好多次,导演苏有朋、编剧饶雪漫、制片方光线们都不满意60公斤级的马思纯。演技和基本身体条件都不行。

马思纯减了体重,说是20天减了15斤左右,试戏时还带去了妈妈蒋雯娟。蒋雯娟一直是妹妹蒋雯丽的经纪人,陪着妹妹在影视圈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

据说蒋雯娟现场很给力,当着众人的面撂过狠话,“纯纯,你再豁出去演一次,行就行,不行就算了。”

饶雪漫说当天她看到蒋雯娟在抹眼泪。蒋雯娟当面诉苦求角色:纯纯从8岁就开始演戏,很多次都是你让我演我就演,你不让我演就算了。从没见过她对一个角色如此地投入,拼死拼活地要去争取。像中了什么邪一样!

这次试戏之后,马思纯就拿到了《左耳》的角色。

视角转到另外一边,《左耳》的角色正式敲定前的2013年底。在某次宣传活动上,饶雪漫当众邀请过蒋雯丽为她的作品《左耳》提意见,特别希望蒋雯丽来拍她的另一部小说《校园的裙摆》。

最终马思纯的小姨蒋雯丽在电影《左耳》中客串了一把,为甥女加油打气,也为影片付出自己的成本。蒋雯丽向来以雷厉风行著称,除了老公顾长卫的电影外甚少客串,《左耳》是个例外。

这次例外,电影《左耳》豆瓣5.4分,差点成了蒋雯丽职业生涯的污点。

马思纯的通稿中,总是绕不开她和饶雪漫多年的交情,拿她2007年当过饶雪漫《酸甜》中的书模说事。

而饶雪漫在文章《穿越时空遇见你》中坦诚,书模是自己的美编茉莉找到的马思纯,自己第一次见她就知道她的身份是大名鼎鼎的蒋雯丽外甥女,刚考上中国传媒大学。

2

回首马姑娘的贵圈成长之路堪称是她妈和小姨的资源承袭之路。年少时虽脸大又胖,但还是进了她小姨所在的《大宅门》;大二时又进了她小姨老友沈严的剧组《恋人》,饰演女主角,搭档的是郭晓冬;大四进了《摩登新人类》剧组,出演女二号,同样是小姨牵的线,男主是胡歌;

第一部话剧就搭档了许晴和胡歌出演《如梦之梦》,导演是话剧圈最顶级的赖声川,也是小姨合作过的老搭档;还有上次提到的关系户剧组《芈月传》,还是小姨老友郑晓龙的,她饰演的是魏国第一美女。令她名声大振的电影《七月与安生》,监制是港圈十大名导陈可辛,投资人是蒋雯丽多年的老友,前天上人间的两大老板之一覃宏。

《七月与安生》助她和周冬雨拿到了金马奖双影后的称号。

可影后的评选公认大热的是周冬雨和范冰冰,最初评选领先的也是周冬雨。金马奖之前出现双黄蛋是因为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交替领先、比分胶着,多轮投票难出胜负的无奈之举。

评委会主席许鞍华,不顾执委长闻天祥的反对,提出很扯的「马思纯和周冬雨珠联璧合,缺一不可」的概念,将马思纯和周冬雨「合流」作为一个备选项。让马思纯捆绑当届最热的候选人周冬雨,才有了双黄蛋。

就是不知道:按照许主席的提议,以后同一部电影的双主角获得提名,是不是都可以「双黄蛋」合力作为新备选提名?

这其中涉及不涉及内情?很有趣。

许主席力捧的双黄蛋最大赢家是《七月与安生》和马思纯。《七月与安生》的主要投资人之一是覃宏,许主席欠过覃宏一段恩情。2004年开始许主席和李樯谋划文艺电影《黄金时代》,找了两岸三地很多投资公司,无人肯出大钱。8年后正是覃宏的两家公司星美和嘉映出大头,电影才得以开机。后来这部戏的票房惨败。

许主席、覃宏、李樯和蒋雯丽几人之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仅彼此合作过,而且关联关系也是非常铁,其中部分组合间还存在着经济关联。

在《锵锵三人行》上金马奖评委马家辉也说,金马现场无意间听到范冰冰黑着脸打电话,「很不幸没有拿到(影后),各方势力非常大」。

大的颁奖礼有没有操作空间?别说金马奖了,奥斯卡都有。还记得去年被踢爆的「性侵门」好莱坞大佬哈维吗?他就被誉为可以操控奥斯卡的男人,这是他性侵自信的源泉。

这次的争议事件也是因为许鞍华导演要将《第一炉香》拍成同名电影,由王安忆编剧,马思纯作为女主葛薇龙的扮演者。

几天前,马思纯发了《第一炉香》的读后感。

被微博大V燕公子转发叹息。

image

还补充吐槽:仿佛看完《色戒》说不能做小三,把哈姆雷特看成哈利波特。

image

马思纯并没有装聋作哑保持沉默,而是亲自下场为自己辩驳,说读后感可以只是提书中的某一点,甚至可以和书无关,不必讽刺。

image

接着又是一通各不相让的互怼。

image
image

然而马思纯的自辩并没有为自己加分,反而被网友们相继扒出各种假语录和用错词汇的情况,这场戏才因此闹得轰轰烈烈。

image

一出口就是“琴瑟和鸣”的乱用。

image

关晓彤高考时为她加油打气,竟是“愿你福泽天下”,愧对了自己立下的文青人设。

image

最后马思纯发微博称虚心接受批评,然而又被指出了错别字。

image

3

之前炮爷就写文提过,马思纯的经典采访:“如果我要得到什么,就得去应酬,去奉承别人,去跟人吃饭,那我会觉得还是算了吧,我宁可不要”,是不知人间疾苦。

没想到这么快马姑娘就展现了自己不知人间疾苦的一面。期间又贡献了诸如“如果我到六十岁还觉得一切都是青春小说,我想我会是个幸福的人”的毒鸡汤。

image

靠着家庭积累下的人脉和资源上位,马思纯并不是孤例。

年龄大点的还有李小璐、杜淳、张默和房祖名们,年轻点的有关晓彤、陈飞宇、窦靖童、杨玏们,更夸张的是刘烨的儿子刘诺一、胡军的儿子胡皓康、张亮的儿子天天、李小璐的女儿甜馨、李湘的女儿王诗龄们也有部分开始走着童星的路子圈粉接代言。

阶级固化时代,他们都是代言人。越来越少出身普通的艺人能出头。

即使马思纯把《第一炉香》当成青春疼痛文学《左耳》来读,并以此诠释和演绎,和原著中葛薇龙——“平淡而美丽的小凸脸、眼睛长而媚,纤瘦的鼻子,肥圆的小嘴的上海姑娘”形象相去甚远。她依然能够拿下许鞍华这种顶级大导作品中的女主角色。

张爱玲写《第一炉香》的时代,一直被认为是中国最坏的时代,半殖民地半封建,礼崩乐坏,秩序混乱。出身中产阶级的葛薇龙们,想要姑妈梁太太那种奢华的上流生活,就要祭出自己的尊严和身体,获得老男人司徒协们的支持。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被认为是中国百年来最好的时代,所谓的社会主义经济繁荣,稳中向好,安居乐业,秩序井然。

然而诸如黄轩之类出身普通的男女演员,想要拿到好作品完成阶级攀升,依然需要好姐姐好干爹们的鼎力相助。

可有家庭资源庇佑的马思纯们,连贵圈最基本的奉承和应酬都不屑于做,即将担纲女主的作品《第一炉香》也不需要读懂。

来源:深度八卦 微信号:shendubagua00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马思纯犯蠢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