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影视恶人:“大傻”成奎安

说起香港电影的经典反派,成奎安绝对是一个你无法忽视的存在。

他出道23年,拍过300多部电影,600多部电视剧,其中大多都是反派配角,而这些反派配角,又大多都叫同一个名字:“大傻”。

一脸凶相的成奎安,将傻里傻气的黑道份子“大傻”演得惟妙惟肖,其形象深入人心,其“大傻”的外号也伴随他的一生,成为他独一无二的代名词。

image

1955年出生的成奎安,是香港新界原居民,一个地道的农家子弟,少时家境贫寒,兄弟姐妹众多,因为家里太穷,他13岁时就辍学了。

辍学后,成奎安跑到邵氏制片厂去做摄影组小工,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月薪只有60元,做了几年后他觉得这工作没什么前途,便辞职不做了。

涉世未深的成奎安选择了一份收入较高的工作,他混进了黑社会,做起了夜总会打手,报酬是将近600元一个月。

image

可惜,这份工作才做了不久,成奎安就因为帮老板收账被警察拘捕,又因讲义气不肯供出同伙被判入狱四年。

被抓的时候,他的孩子才刚出生两天,幸好夜总会老板厚道,每个月都给他家里送钱,一直送到他放出来为止,而他又因为表现良好,只服刑了两年八个月就出狱了。

这个经历,让成奎安觉得对不起家人,同时也害怕再去坐牢,便决定告别黑道生涯,过些正常人的生活,便回到了邵氏电影打散工,然后巧遇武术指导梁小龙。

image

左为洪金宝,右为梁小龙

成奎安说:“那个年代坐牢真的很苦,为了解决生计问题,我又回到了原来的电影厂,不是每天都能上班的,它是散工,不是长工。

当时梁小龙,就是周星驰功夫里的火云邪神,在亚视做武术指导,他常去我家玩,因为我家靠海边,这个人喜欢游泳,喜欢钓鱼,有空就去我家里坐,他看到我没班上,就说,哎,跟我当武行吧。

但我不会啊,当武行要学嘛,要去翻跟斗什么的,我说不会,砍人我就会。没关系,我叫你来你就来,当武术指导很神气,我要谁当就谁当,其实他是跟我哥哥关系好,我记得当武行是120块一天,而我做第一次工作60块钱一个月。“

做武行之前,成奎安就认识当时的影坛红人李修贤,他总觉得李修贤是高高在上的人,从没想过李修贤会找他拍戏,更没想过自己能和李修贤一起演电影。

image

左为周润发,右为李修贤

成奎安说:“有一天碰见李修贤,哎,他叫我大傻,我问:‘修哥,有什么事啊?’‘我拍个戏,里面有个角色你来演吧,但钱不多啊,很少钱。’

没关系,有机会就演,其实钱也不少,一天200块。以为他会关照我,原来很惨,天天给他骂。他骂得最多一个演员就是我,蠢!你怎么那么蠢啊。应该这么走这么走嘛。“

成奎安参与李修贤的第一部戏是《皇家饭》,他在里面演一个大反派,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从第一部戏开始就注定是坏人。”

不过,成奎安仍然很感激他的老师李修贤,毕竟是李修贤带他走进这行的,后来李修贤送他进影视培训学校上了几个月课,然后就开始带着他拍戏。

成奎安说:“能吃这碗饭,真要感谢老师李修贤了。“

image

只是感激归感激,再感激被骂惨了,也有受不了的时候,比如在拍《铁血骑警》时,成奎安就因为闯了祸,被李修贤骂个狗血淋头。

当时的戏份是,成奎安与同样演坏蛋的黄光亮飚车,车是一百多万的保时捷,那天下着小雨,路湿打滑,成奎安一个不小心撞到山底下,整个车都报销了。

成奎安说:“我看到李修贤的脸都是黑色的,当时车要一百多万,拍一部戏也才一百多万,我想惨了,死定了。”

成奎安的预感很准,事后李修贤真的不停的骂他,骂了他几个小时,当时很多人在看着,成奎安受不了,说,修哥,不要再骂了,我有尊严的。

“他骂人什么都骂,祖宗十八代都骂出来了,他还是骂,我就脱衣服,我不拍了,我就走了,我第一次发了那么大的脾气。

我记得那个车修了一个多礼拜吧,修还是可以修,花了30多万吧。修好之后再拍,还是我开那台车,我压力更大,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就是不能把车撞了。“

image

虽然李修贤把成奎安骂得那么惨,但成奎安没半点记恨他,反而处处维护他,如果发现有人不尊重自己的师父,他就会非常生气,愤愤不平。

比如喜剧之王周星驰,他也是李修贤一手带入行的,后来两人产生矛盾,再后来周星驰接拍电影《济公》,里面有这么一句台词:“李修缘,我杀你全家”,李修缘,其实是济公的本名。

image

但成奎安对此非常不满,他认为“李修缘“就是“李修贤”:“特别是周星驰,我对这个人很不满意。当时他什么都不是,没有谁认识他,是我老师一手把他带起来。

如今他红了,却不理老师了,还曾在电影里毫不忌讳地大呼‘李修贤,我杀你全家。’当时如果我在现场一定会狠狠地揍他。”

成奎安激动的说,如果周星驰真正尊重老师,就会跟导演商量把角色名字改掉,“周星驰这样做太无情了,我希望他不要忘本。”

image

1985年,成奎安在电影《吉人天相》中首次扮演了“大傻“这个角色,1987年,他在《监狱风云》中再度出演”大傻“,从此 “大傻”这个外号,伴随着他的一生。

高大的身材,凶狠的面相,给成奎安带来了便利,也给他带来麻烦,有些导演一看他的外表,以为他可以一个打十个,于是便不请替身,让他直接开打。

结果他跌伤了腰骨,差点残废,后来做了手术才有所好转:“大家觉得我好硬净,其实我好脆弱,无饭食我都会死。”

image

香港三级片发展迅猛的时期,成奎安也不可避免加入其中:“拍三级片也是为了赚钱,我只拍过两部三级片,一部叫《灯草和尚》,一部叫《我在黑社会的日子》。

《我在黑社会的日子》是和叶子楣一起演的,其实不算三级片,只是因为“黑社会”这个名字才定为三级。这两部片子,我都没有脱。”

可能大傻哥的记性不太好,其实他参演过的三级片可不止这些,还有《霞姐传奇》、《人皮高跟鞋》、《蜜桃成熟时》……

image

90年代初,成奎安已经声名在外,接戏众多的同时,片酬也直线飞跃,最高记录是一天50万,回忆那些年,大傻哥很是开心。

“那几年我基本没有好好休息一天,最高峰的时候,同时兼12部。我一天最高纪录,是拍六组戏。那时候赚很多钱,我记得最高纪录,一天可以赚50万港币。

可是我赚的多,花的也多了,那时候开始买车,最高记录是同时有六台车,就是喜欢,有些是不开的,拿着家里放着,好像奔驰,我基本上不喜欢奔驰,但那是身份的代表啊。“

1996年,成奎安主演了无线剧集《900重案追凶》,这是他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当主角,随后,他的事业从巅峰归于平淡,他便来到内地娱乐圈发展,2001年,主演了时装剧《美味情缘》。

image

2004年10月,成奎安在印度拍《喜马拉雅星》时,发现右边脖子有肿块,咳嗽还经常带血,当时他并不为意,以为只是热气,结果回香港看医生,一检查就是鼻咽癌末期。

得知自己患上绝症,成奎安倒也看得开,他做了6次化疗,37次电疗,不断和病魔搏斗,虽然捡回一条命,但体重从243斤瘦到150斤,体质已大不如前。

2007年,成奎安在参演《C+侦探》和《大话股神》两部电影的同时,又斥资数百万在南京开设了一家高档酒吧:JEEP CLUB,开业当天,3000人等在酒吧门口。

image

可惜的是,生意的火爆敌不过病魔的侵扰,2009年8月27日,晚上11时45分,因鼻咽癌扩散医治无效,成奎安在浸会医院去世,享年54岁。

很多人通过他的讣文,才发现原来他有两房妻子,大房冯月华,二房陈美芝,两房都各育有一子,出殡之日二房没有出席,因为要照顾年幼的小儿子。

“大傻“哥虽然走了,但他留下的影像永存观众心间,虽然他的角色大多都是反派,但他对此并不遗憾。

image

他曾坦言:“其实演正派、反派都无所谓,对自己的形象影响不大。

在香港演艺圈演员不能随便挑角色,导演让你演什么就得演什么,演戏是假的,最重要的是用心去生活。

我是个配角,一个配角能让那么多人记住,不仅是我一个人的光荣,也是香港电影的光荣。”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香港影视恶人:“大傻”成奎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