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下半场:别学贾跃亭 要当史玉柱

文/锌刻度

来源:锌刻度(ID:beefix)

种种迹象表明,罗永浩和他的锤子科技,在屡次传出裁员、欠薪、破产、倒闭、被收购、被讨债等重重危机之后,正加速远离这个科技圈。

罗永浩和他的锤子,未来命运如何走向?在最终落幕之前,谁也无法断定。

但对熟悉中国经济改革浪潮以及中国科技产业发展的人来说,这样的情景,过去20年来一直在轮回——曾经野心勃勃的创业者,在欢呼光环面前,迅速跌落。

类似遭遇,22年前史玉柱在烂尾楼巨人大厦里品尝过;1年前乐视帝国轰然倒塌远走美国的贾跃亭至今都还在品尝。他们当年的经历,就是如今罗永浩正在轮回的经历,也必然是未来更多创业者的经历。

只是,对罗永浩而言,如果锤子的失败已无可避免,他的下半场,是做卧薪尝胆东山再起的史玉柱,还是效仿彻底崩塌仍继续忽悠的贾跃亭?

束手无策的罗永浩

老罗还能怎么办呢?

12月11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锤子出现重大人事变更——高管徐寒、唐岩、吴泳铭等九人被从董事席位中移除,法定代表人从罗永浩变更为温洪喜,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变为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而罗永浩,也由董事长变更为执行董事。

温洪喜为罗永浩之前所办“老罗英语”前同事。有人说这是锤子要进一步融资迹象,还有更多的人说这是老罗的至暗时刻,暗示锤子科技正进行一波巨变。

在2018年,一桩紧接一桩的不利消息,就从未离开锤子。罗永浩“退位”前两天,锤子科技官网所有型号,所有色泽和容量的手机产品均显示“到货通知”,除了部分锤子科技产品的配件与周边外,官网所有自行研发硬件设备全部处于缺货状态。

image

锌刻度记者验证结果证实了这个消息——12月9日至12月13日,根据记者在京东连续4日观察情况来看,锤子科技京东自营旗舰店除了锤子坚果 R1、坚果Pro2部分少量型号还有售外,其余手机产品全部显示“到货通知”。并且,地平线8号商务旅行箱也处于“到货通知”状态。

更早一些时候的12月5日,有网友爆料,在北京望京北路的中国数码港的锤子科技办公楼下,有十多人拉起了“锤子科技还我血汗钱”的标语。据《新金融观察报》报道,在场维权人士均为锤子科技的供应商天津华维诺电子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锤子科技从今年2月份开始欠款,至今累计已达到了上千万元。

一年间,加上此前的TNT跳票、成都锤子科技解散、融资无门,以及大规模裁员、与媒体频频口水战,与京东、阿里等合作伙伴关系疏远等各种负面消息接踵而至,把罗永浩和他的锤子推向了舆论风口浪尖。

当然,最让老罗愤怒的,是来自对他精神健康的指责——有媒体称,罗永浩经常服用“抗抑郁药”。 罗永浩立马炸了,在微博表示“这是创业六年来见过最失实的报道,而且完全是彻头彻尾的耍流氓”,他说自己根本没得什么精神病,可以去医院自证清白。

但老罗最终没有像范冰冰、Angelababy当年陷入整容风波时一样,去医院自证清白。实际上,罗永浩面对层出不穷的负面消息,现在恐怕已逐渐无力反驳了——最近一段时间,热衷于微博辟谣的罗永浩,也一改高调个性,对负面消息没有任何回应。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的罗永浩,自称从出生就流动在血液里的理想主义和永不服输品质的罗永浩,在艰难的现实面前,已经服输了吗?

老罗有错,但不是全错

image

谁也不知道,现在罗永浩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20多天后,2019年1月11日,一部拍摄历时14个月,记录了14位创业者生态的纪实电影《燃点》将正式上映。其中,罗永浩就是最为重要的人物之一。

6年前,罗永浩打电话给作家冯唐:“我要做手机。”他说,现在的手机做得太差,苹果也是,“作为人类,我很失望。”“论用户体验、审美、营销推广、恋物、完美主义倾向这五项,我都不输乔布斯。”

那时的罗永浩是如此野心勃发,如同他对冯唐的解释:“如今你每天摸哪件事物最多?我就要改变那个事物。”

有时很难理解,到底是出于怎样的心理诉求,罗永浩一个手机行业的“门外汉”为何如此狂妄。从苹果公司已沦为一家乡镇企业以及到“库克懂个屁的创新”,再到发新品前“欢迎大家怀揣傻X iPhone来观摩学习”,嘲笑小米手机的雷军“土”、魅族手机的黄章“笨”,都成了罗永浩口中喷薄而出的偏激言论。

但如果了解这位东北走出的老罗,是如何进入新东方拿到了年薪百万,又如何在十多年前就用“老罗语录”成了网红,就不难理解,不屑与伍、天选之人等词语,早成为深入罗永浩骨髓的本性。

最终,它变成了企业的本性。从 Smartisan OS 到 T 系列到坚果系列再到 TNT,甚至前不久发布的旅行箱——罗永浩对每一款产品都表现出了一种愤世嫉俗的狂傲。尽管锤子产品在设计思路上确实有某些细节上的亮点,可在制造工艺上,也从没突破过现代工业所形成的供应链体系。

这是罗永浩的错么?

是,但绝不是全部。

他最大的错误是,在所有手机厂商开始讲用户体验的时候,却忘记了用户和产品本身。在这个日渐成熟的手机行业里,芯片、屏幕、工艺、操作系统,尽管绕来绕去都是那几家,但作出一点微创新,也不是没有生存空间——比如魅族黄章,2018年也用一款“黄章式真旗舰”的16th,暂时拯救了去年还岌岌可危的魅族。

但罗永浩呢?只有从Smartisan T1就有43颗螺丝钉、锤子系统返回删除到右上角这样的反人类设计,以及迄今没有上市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TNT。有不少锤子粉丝因此假设,假如罗永浩没有发布TNT这个半成品,也没有一次次的夸夸其谈,而是踏踏实实地打磨坚果 R1,并延续软件上的创新,也许至少不会把锤子拖入深渊。

但“从小就个性狷介”的罗永浩不是黄章。而且,如果没有语言艺术上的高超,就不会有新东方的网红罗永浩,更不会有创办锤子的罗永浩了。

必须承认,野心勃勃,甚至想要超越苹果,超越乔布斯,想要改变世界,这些对一个创业者来说,谈不上多大的错。这其实也是投资人当初选择罗永浩的重要原因,紫辉创投合伙人郑刚就说,最看重罗永浩特立独行,因为老罗让他相信,锤子可以打破某些恶俗和规则,生产出具有生命力的手机,同时具备苹果的某种特质。只是可惜,最终罗永浩的特立独行,带来了流量,却没有带来销量。

另一方面,自 2014 年之后,智能手机就从一个诱人的蓝海变为惨烈的红海——根据调研机构GFK2015年至2018年中国市场手机销量数据,2014年下半年开始,进入了明显的拐点期,手机销量的增速开始放缓,智能机替换功能机基本得到了普及。而进入2018年下半年,内外环境的剧烈动荡,使得中国手机行业更是迅速转入淘汰期。

这也是金立、美图、酷派等更多二三线中小品牌手机消失的重要原因。和虎狼般的对手相争,没有资本、技术、渠道的罗永浩,如果停止贩卖所剩不多的情怀以及“狂妄”,锤子或许更早就消失在江湖竞争中了。

下半场的选择

人们常常忽视的是,在口不择言的背后,罗永浩其实又是自卑的——《锤子生死劫》中说,老罗是个自负又自卑的人,他有重度社交恐惧症,很害怕在电梯里遇到员工或者合作伙伴。罗振宇也在《长谈》中说,自己懂罗永浩的自卑,所以不会逼问他使罗永浩反击,哪怕这样节目做不长。

其实,某些时候,罗永浩又是懂得感恩的。2017年的一场直播中,在贾跃亭深陷供应链欠款危机被万夫所指时,因为贾跃亭曾借钱给老罗,老罗因此仍十分感激贾跃亭,呼吁大家不要落井下石,“比如史玉柱在巨人大厦的时候,没有倒闭,但是后来因为媒体报道而巨人大厦倒闭,欠你钱的人不见了,你欠钱的人则出现了。创业本质上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企业起起落落的时候很正常,如果信息不确证,那不应该落井下石。”

现在,随着从董事长退位,罗永浩迎来了下半场。摆在他面前的一个重要抉择是,是学习卧薪尝胆东山再起的史玉柱,还是效仿人设彻底崩塌仍继续忽悠的贾跃亭?

某种程度上,生于1962年的史玉柱、生于1972年的罗永浩,以及生于1973年的贾跃亭,尽管公开资料显示三者之间并无多少交集,但三者之间有诸多相似之处——都不安于现状从小折腾,都是以口才营销炒作见长,都让跟随者热血沸腾,又都因资金问题被讨债人追得灰头土脸,都玩过生态概念,又都好大喜功和极度偏执,曾遭受公众道义的谴责。

甚至,罗永浩当年加入新东方前去传销干过一段时间,史玉柱也对此大感兴趣还曾成立了传销部门。而贾跃亭,则被不少人评价“不去干传销可惜了”。

三者之间最大不同,或许是面对挫折、失败后的态度变化——1998年,史玉柱失败之后一直留在国内,甚至还多次上电视,诚恳接受观众的批评,不再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并得以在废墟中涅槃,成为传奇。

而贾跃亭,两年来除了跑路美国,就是一次次和投资人闹翻脸的穷途末路。

罗永浩会改变吗?能改变吗?又会如何改变自己?

2010年,罗永浩在海淀剧院举行的演讲会上,说了一个关于约翰·列侬被粉丝刺杀的段子——粉丝朝列侬开了6枪,平静等待警察将自己带走,临走时,指着列侬的尸体说了3个字:你变了。

段子最后,罗永浩特意强调,列侬被刺时正好40岁。1年后,40不惑的罗永浩,迎来了生命中最重大的改变——创办锤子科技,迎来了他人生最辉煌的几年,并试图用TNT和坚果 pro这样的产品去“改变世界”,但最终,他和他的锤子,又“倒在”了自己深入骨髓的固执己见,个性狷介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罗永浩下半场:别学贾跃亭 要当史玉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