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旅游二十年,一场硝烟一场梦

同程艺龙终上市,但刀光剑影的故事还没有结束,一场新的竞争版图正在徐徐展开。

01

很长一段时间内,上海被认为错失了中国互联网的浪潮,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上海其实是中国最早接触互联网的城市。1982年,上海市教育局从每个区挑选了8个中学生和小学生,对他们进行最基本的计算机培训,率先展开了国内计算机教育事业。

两年以后,邓小平参观上海科技馆,对身边的领导干部们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计算机的普及要从娃娃抓起。”之后,全国的青少年开展了如火如荼的计算机学习活动。而后来在中国互联网叱咤风云的大多数人,都受到了这股从上海吹起来的互联网春风的影响。

image

1984年,邓小平发出了“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的指示

这时期,一名13岁的上海少年用计算机编写了一个能写诗歌的程序,被称为“电脑小诗人”,一时名震四方,遂报名参加了第一届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竞赛。在那届比赛上,他认识了另一位来自上海第二中学15岁的全国数学冠军,两个天才少年同场竞技,都获了奖。

写诗的叫梁建章,算数的叫沈南鹏,这次相逢仿佛是他们日后合作的伏笔。

1985年,梁建章凭借在计算机领域的优异成绩,进入了复旦大学第一届少年班;沈南鹏由于数学竞赛被保送到了上海交大,追求自己的数学家梦想。

在中国北方,年纪小一些的庄辰超和崔广福则相继考到了北京大学。那个时候,庄辰超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技术宅,一心想着用编程改变世界;而崔广福还在兢兢业业地读着自己的国际政治学,每天研究着大国博弈屠龙之术。

这些人后来都陆续跳上了“在线旅游”万亿市场的大潮,千帆竞渡,百舸争流,上演了中国互联网领域一场惊心动魄的争夺战。

02

当梁建章拿到自己的计算机硕士学位的时候,他才刚刚20岁。毕业后,他顺理成章地加入了甲骨文公司,到1998年,他已经是甲骨文中国区的咨询总监了。

image

自始至终,梁建章都是携程的灵魂人物

由于业务上的往来,梁建章认识了在同样在上海做IT的季琦。季琦是天生的创业者,相比梁建章,他对于改变命运的渴望更加强烈。

季琦小时候家里条件差,曾经走了八里地回家吃饭,却被告知没得吃要自己想办法,整整一个互联网版的「八英里」。

早在大学里,季琦就通过倒卖电脑成了“万元户”,毕业后也是自己创业成立了一家IT公司,名字叫做“协成科技”。

由于两个大男人当时都是一个人住,妻子不在身边,季琦常常约梁建章出来喝酒吹牛。两个人都有很强的技术背景,也都在互联网环境中浸染多年,看到大潮将至,他们不安分的心开始蠢蠢欲动。就在那个时候,做一个在线旅游网站的想法逐渐成形。

有了想法就要找钱,梁建章想到了沈南鹏。

本科毕业后,沈南鹏申请到哥伦比亚大学深造数学,本来铁了心的想当数学家。结果学着学着,一直都是学霸的他逐渐发现数学好像并不太适合自己,曾经让沈南鹏骄傲的数学成绩,如今却连考试都显得非常吃力。

image

2018年,《福布斯》中文版的杂志封面选择了沈南鹏,并把他评为了2018年全球最佳创投人第一名

于是他调转方向,从哥伦比亚退学,进入耶鲁学习MBA,把自己的优势转移到了商业投资领域。那时他常被戏称,一张连《华尔街日报》都没读过的人,却要进入华尔街闯荡了。

在被花旗收入麾下前,沈南鹏这个“少年天才”曾遭遇了几十家投资银行的拒绝,吃了不少闭门羹。但是转机发生在1992年。

那一年,华晨中国在美国上市,成为中国第一支海外上市公司,股价表现抢眼。自此之后,不断在纳斯达克涌现出的中概股,让华尔街开始注意中国这个潜在的庞大市场。这让具有中国背景的沈南鹏逐渐在华尔街站稳了脚跟。到1999年,他已经是德意志银行亚太区的总裁,重点关注大陆市场。

有技术、有想法、有了钱,他们还缺一个懂业务的专家。沈南鹏和季琦都毕业于上海交大,于是他们找到了同是上交校友的范敏。

范敏当时已经是上海旅游圈子里响当当的大人物了。他同时担任上海旅行社的总经理和新亚酒店管理公司副总经理,在传统旅游行业掌舵多年。跟梁建章、沈南鹏一样,范敏也是上海人,但他性格温和,待人朴实厚道,某种程度上是四个人里最重要的粘合剂。

1999年,在上海的鹭鹭餐厅,梁、沈、季、范四个人一合计,创办了一家在线旅游服务公司,主要做互联网行业的旅游中介服务。公司名字读音跟季琦当时的公司一样,但是字变了一下,叫做“携程”,日后,它将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旅游服务商。

他们四个分工明确,梁建章是CEO,季琦任总裁,沈南鹏任首席财务官,范敏任执行副总裁。在世纪交接的那个年代,他们是互联网的宠儿,是载着希望的明日之星,借着第二次互联网浪潮的春风,胸怀大志地要在这片土地上大闹一番。

同一时期,新浪、网易、搜狐三大门户已挂牌纳斯达克上市,马云把阿里巴巴迁回了杭州再次创业,马化腾在深圳开发出了QICQ,个体书商李国庆和海归妻子创办了当当,梁建章的复旦校友陈天桥注册了盛大网络......中国互联网的新贵们正在升起,每个人都期盼着新世纪能快点到来。

03

几乎在同一时期,与“携程四君子”一起看到在线旅游商机的,还有在美国工作的投资人唐越。他创办了同样是经营在线旅游业务的e龙网(也就是“艺龙网”),也是中国最早开始吃OTA(Online Travel Agency)螃蟹的人之一。

在创办艺龙网之前,唐越的经历和沈南鹏有些类似。他先后在美林证券和BROOKEHILL PARTNERS风险投资银行工作,有着不错的商业嗅觉和资本运作能力,但是他对于艺龙的业务操作却并不擅长。

虽然和携程同时起步,但在之后的几年里,携程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了艺龙,一举坐上了中国在线旅游市场的第一把交椅。唐越则把艺龙的CEO换了又换,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发展方向。

不过携程刚开始的时候,其实也不太顺利。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梁建章虽然打着“互联网”的旗号,却没有实质的赚钱手段。后来在快烧光投资人的钱时,他终于提出了“鼠标+水泥”的战略,从传统的酒店和机票订票业务开始,加重自己代理商的角色比重。

他接连收购了现代运通(酒店预定业务)和北京海岸公司(机票分销业务),以酒店和机票的票据业务作为自己的盈利核心,把传统的线下操作方式搬到了网上,从此打开了携程快速发展的大门。

2003年底,携程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当日,股价涨幅高达88.56%,成为3年来纳斯达克市场上开盘当日涨幅最高的一只股票,几位创始人一下子都成了亿万富翁。

image

2015年携程年会,曾经参与创办携程的四君子悉数到场,从左到右分别是沈南鹏、梁建章、范敏、季琦

一年以后,一直追寻携程脚步的艺龙也宣布在美国上市。但之后由于发展方向不明晰,公司管理层的内斗消耗,艺龙的发展始终差强人意,股价也一路走低,到2007年,每股平均只有不到15美元,只有老对手携程体量的1/14。相比之下,携程的股价却一路攀升,到2007年最高时已经达到45美元。

到了2007年,梁建章觉得,此时自己的携程仿佛武侠小说里的独孤求败一样,在OTA行业里举目四望,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有威胁的对手。

携程的明星创业班底,从无到有地打造了这样一个巨无霸企业,仅仅只用了五年。不过这些明星每个也不是省油的灯。发现OTA没挑战了后,季琦和沈南鹏也相继离开。

季琦后来创办了如家、汉庭,进军酒店行业;沈南鹏则回到了自己的老本行,参与了红杉中国的筹备;梁建章也不干了,跑到了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开始研究人口问题。只有范敏依然坚守岗位,管理着携程大大小小的事情。

殊不知,这一年也是中国OTA行业风云突变的第一个转折点。

04

2007年,范敏接掌携程。前面说了,范敏是一个比较厚道淳朴的人,跟梁建章的锋芒毕露不太一样。当时携程的体量已经是全国第一,范敏着手对携程进行了一系列重资产转型,同时让公司的制度从创业文化走向稳定发展的文化。

而在艺龙那边,唐越作为创始人从CEO的位子上退了下来,招聘了职业经理人崔广福掌舵,艺龙进入了崔广福时代。

另一方面,就在两年前,庄辰超从美国归来,跟着老伙计戴福瑞一起创办了一家旅游搜索引擎公司去哪儿网,也悄悄地加入了OTA的战局。

范敏没想到,在未来的六七年内,崔广福的艺龙和庄辰超的去哪儿将成为携程最强劲的对手。在互联网界,没有永远的老大。有时候你打着望远镜还看不到的危机,有一天,会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眼前,让一切都措手不及。

崔广福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他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掌舵一家上市公司,就是为股东争取利益。而在2007年以前,艺龙已经亏了太多钱。

image

艺龙时任CEO崔广福一度挽大厦于将倾,让艺龙重回OTA的第一序列

新官上任三把火。崔广福进入艺龙后,第一把火先烧在了成本管控上,一度控制了艺龙不断衰败的财务状况;

第二把火,崔广福把宝押注在了酒店预定上。在崔广福眼里,在线旅游行业的酒店是重中之重。如果把整个在线旅游市场比作“中原”,那么在群雄逐鹿的时候,“在线酒店”业务就是“洛阳”,艺龙的打法就是——直奔洛阳。

唐越时期,他为艺龙引入了一个国际OTA巨头Expedia做股东。崔广福通过联合Expedia的国际酒店资源,让艺龙直连了超过13万家酒店,盘活了艺龙的全球酒店网络。于此同时,他开始通过团购等低价方式,用亏损换市场,一度抢占了不少携程的酒店资源。

但当时财大气粗的范敏并没有把崔广福的小打小闹当一回事儿,毕竟体量在这里摆着,携程正在自己大而全的道路上自得。

第三把火,崔广福烧在了融资领域。有着保洁十二年管理经验的他敏锐地意识到,互联网行业的竞争资本是关键,除了Expedia,他又为自己引入了腾讯这个大股东。2011年,腾讯斥资超过八千万美元成为了艺龙第二大股东,并把自己的QQ旅游业务与艺龙深度绑定,让崔广福获得了近7亿的QQ用户资源。

2010年前后,全国团购酒店模式兴起,艺龙早早把握住机会,用低价赚取了一大批酒店资源。到2012年,在酒店预订领域,艺龙在全国同时拥有在线团购酒店数量达2500家,排名全国第一。不知不觉间,那个曾经几乎要消失的“OTA千年老二”,已经直接威胁到了携程老大哥的行业龙头地位。

要知道在在线旅游行业,最赚钱的两块业务就是酒店和机票,而这也是携程赖以制胜的法宝。然而当时范敏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儿的严重性,携程对于酒店团购模式的看法是:不是主流,不足为惧。丝毫没有展开什么像样的应对措施。

于是,崔广福就在范敏的眼皮子底下蚕食着携程的市场份额,不亦乐乎。

股价往往是商业战争最好的风向标。崔广福的一系列操作让艺龙的股票在过去五年里翻了一番,甚至有人给远在美国的梁建章打电话,告诉他携程的服务不如艺龙好用。梁建章这个时候好像才意识到,国内的在线旅游市场,可能要变天了。

05

让携程头疼的不止艺龙,2005年横空出世的去哪儿网,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跟梁建章、沈南鹏一样,去哪儿网的创始人庄辰超也是上海人,小时候也被称作“神童”,小小年纪就混迹在上海少年宫的计算机培训班里,倒腾编程的东西。如果早生七年,说不定他也会在计算机编程大赛里与梁建章、沈南鹏一较高下

不过大学的时候,庄辰超选择远走北京,去了北京大学。

九十年代的北大学生好像都对“搜索”这个话题情有独钟,庄辰超也不例外。当他在中国做搜索引擎的时候,他的学长李彦宏还在美国。他可以说是中国第一批研究搜索引擎的技术专家。当时刚大学毕业的庄辰超,就模仿美国的搜索引擎系统Verity,改良了一般本土产品“搜索客”,声名大噪。

image

庄辰超早期在研究电脑技术

产品一出来,搜索客立刻就成为国内主流的搜索引擎品牌——不过这个主流是相对而言。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了《第一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调查统计报告(1997年10月)》的调查报告显示,到1997年10月,全国的网民只有62万人,这个“主流”呢,大家感受一下就好。

后来,他把这个产品成功卖给了Chinabyte(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与人民日报合资创办的网站),并结识了日后的创业好友美国人戴福瑞,而这个时候,庄辰超才21岁。

离开搜索客后,他又成功创办了体育网站鲨威,在互联网泡沫破裂前作价1500万美元,高调卖给了李嘉诚旗下的TOM集团。庄辰超本人拿钱走人,早早地实现了财务自由,跑到世界银行做起了技术员,一时间过上了潇洒自在的生活。

在互联网泡沫前,庄辰超的两次创业操作常被看成是绩教科书一般的故事:利用技术打出名堂,又在潮起潮落的大变化前激流勇退,深藏功与名。

虽然身在美国,庄辰超其实一直也在关注国内的互联网发展。他逐渐发现,互联网泡沫破裂后,中国经济非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展示出了强大的生命力。门户重生,网游崛起,电商发力,到纳斯达克敲钟的中概股越来越多,庄辰超内心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后来,他的老朋友戴福瑞一通电话,打消了他最后的犹豫——回到祖国,大干一场。

2005年,国家旅游局发布了中国旅游行业统计报告,显示2004年中国国内旅游人数达11.02亿人次,收入4710.71亿元人民币,旅游业总收入6840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增长40.1%。这让庄辰超看到了在线旅游行业的庞大潜力——如果一个行业每年都有超过30%的增长速度,而市场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大一统的巨头把持时,他觉得不应该错过这个机会。

回国创办去哪儿时,庄辰超还是从自己的老本行搜索出发。与传统的在线旅游中介模式不同,他想做一个第三方搜索引擎,利用搜索技术展示网络上已有的旅游服务,让消费者自主选择。

与打着互联网旗号,其实还做着很多传统旅游业务的公司相比,去哪儿是真真正正的技术驱动公司。所以从一开始,庄辰超他们在在线旅游市场上,就顶着一种光环,颇受资本市场青睐。

但让庄辰超没想到的是,资本市场看客多,但是办实事儿的却很少。当他为自己的项目拜访VC时,好多人都是一顿猛夸,然后婉言拒绝。原来在庄辰超大力推广比价模式时,国内甚至还没有电子机票这一说,就别说更进一步的商业模式了。但朱啸虎的金沙江创投慧眼识珠,为去哪儿填上了第一笔资金。

凭借在机票比价搜索领域的技术壁垒,去哪儿一步步蚕食着携程的机票市场;另一方面,崔广福带领自己的低价团队,又对携程的酒店业务步步紧逼。到2013年,虽然明面上,携程依然是国内OTA行业的老大,但范敏对新形势的消极判断,正在让他丢掉酒店、机票这两块最大的蛋糕。

与此同时,国内的在线旅游市场依然在飞速增长,同程、途牛、驴妈妈、马蜂窝等一批主打垂直领域OTA的在线旅游平台也陆续上线,一时间,OTA江湖人满为患,人人都想跟携程这个第一把交椅过一过招。

06

2012年,伴随着股价下滑、增长放缓、利润降低的问题,携程遭遇了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艺龙、去哪儿等用价格战和技术壁垒等新玩儿法,让老态龙钟的携程疲于应对,几个OTA的单项指标已经被竞争对手们抢去了龙头的位置。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梁建章回来了。

梁建章的回归,让国内OTA市场上的玩家都眉头一紧。崔广福和庄辰超都知道,相较于范敏来说,梁建章才是携程最后的王牌。

image

2014年,梁建章在芝加哥大学分享自己回归携程的心路历程

回归携程后,梁建章一改携程按部就班的“养老院”状态,把整个公司都动员到了创业的节奏中。他早上八点到公司,晚上带头加班,对项目负责人不再有耐心,“做不好就走人”的事儿时有发生。

接受过学术训练的梁老板重回第一线,在战略和战术上都显示出了非凡的战斗力。他为携程订下了“拇指+水泥”的战略方针,全面迎接移动互联网时代。同时,他调集重金对抗崔广福的正面价格战场,也在背后用资本的力量给这些挑战者们予以回击。

梁建章的第一仗选择了崔广福的艺龙。面对崔广福前两年的团购价格战,他宣布投入五亿美元,在正面战场进行还击,大力开展了携程的低价促销活动,意图重夺国内的酒店预定市场。

在所有互联网商业史中,任何想要做大的巨头,用价格换市场这一战都是不可避免的,梁建章和崔广福都深知这个道理。后来的滴滴快滴、美团饿了么,摩拜OfO等更是无数次地验证:赢者通吃,输者走人。

5亿美元,这是携程2011年的总营收。回归伊始,梁建章就卯足了劲儿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当然,他有这个底气,范敏稳重型的经营方式让携程这些年一直在盈利,并没有像其他OTA公司在亏钱抢市场。

虽然崔广福早早地就开始为这一天开始准备了(引入Expedia和腾讯),但当战争真正开始的时候,艺龙虽然表面高调,但账面实力上确实显得力不从心。2012年,为了价格战,携程利润下降了39%,但仍有6.55亿元收入;而艺龙就惨多了,收入同比下滑98.7%,账面利润仅仅只有50万元,之后更是连续六个季度的亏损。

其实梁建章和崔广福都知道,价格战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但是如果这样能减少一个竞争对手,梁建章非常愿意这么干。更何况,携程的体力要比艺龙好很多,所以梁建章多次公开喊话 :要把价格战,进行到底!

到了2014年,崔广福觉得自己撑不住了。

于是他找到了同程的吴志祥,希望能够联手同程一起抗击携程。同程也是国内OTA行业的一个品牌,它靠景区门票这个垂直业务做出了一番天地,但是始终都是不温不火的状态。价格战时期,同程也正在和携程抢夺门票市场,激战正酣。

2014年4月17日,崔广福和吴志祥在北京搞了一个“艺起同行”,官宣了两家的联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奔着携程来的。而且,同程刚刚也拿了腾讯的五亿元投资。

image

2014年在“艺起同行”活动现场,中左崔广福和中右吴志祥亲密合影

然而仅仅就在11天后,吴志祥却突然临阵倒戈,赔了崔广福3000万,然后大步流星地投入了梁建章携程的怀抱。

原来,就在“艺起同行”活动的当天,梁建章率领高管团队亲赴苏州同程大本营,用2.2亿美元的价格入股了同程。梁建章摇身一变,成为了吴志祥的第一大股东,上演了一出“横刀夺爱”的好戏。

至此,崔广福知道自己这一仗是打败了。

除了正面战场硬碰硬意外,梁建章一直都在资本市场非常活跃。他非常喜欢用“钱”说话,擅长通过投资并购减少自己的竞争对手,把资本的触角布局在在线旅游的方方面面。

崔广福不怨吴志祥,接受携程的投资是同程当时最好的出路之一,作为OTA市场上第二梯队的玩家,跟老大硬碰硬的结果自己也不一定吃得消。

他只是有点不甘心。

一个小插曲是,传闻梁建章当初是先接触的崔广福,后来才找的吴志祥。他先跟艺龙的人在北京维景酒店聊了一次,但没有太多结果,崔广福拒绝了梁的好意。后来他又找到吴志祥。那时候,吴志祥定的约谈地点恰是苏州的维景酒店,这起初还让梁建章吓了一跳,以为走漏了风声。

收购风波后,股东们再也无法忍受艺龙持续亏损的财务状况了。过了不久,Expedia放弃了艺龙,将股份卖给了梁建章,崔广福在艺龙的职业经理人生涯也走到了尽头。

07

如果战胜艺龙算是携程在正面战场的胜利,那么与去哪儿的一仗则完完全全体现的是梁建章的资本运作能力。

技术出身的庄辰超从来没有服过谁,包括梁建章。回归携程后的梁建章常常念叨,虽然去哪儿的体量不算大,但却是让他最头疼的一个竞争对手。

根据艾瑞监测数据,到2011年12月的时候,在旅行类网站的月度访问次数中,去哪儿网以超过7460万人次高居榜首,比排名第二的携程多了1700万人次。就在几个月前,庄辰超还拿到了师兄李彦宏的战略投资,高达3.06亿美元,这是中国在线旅游市场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投资,从此去哪儿变成了百度的控股公司。

2013年,去哪儿在纳斯达克上市,那场景梁建章看到一定无比熟悉。跟携程当年上市一样,去哪儿的股价当天就疯狂飙升89%。在庄辰超眼里,写得净是要把携程拉下神坛。

image

庄辰超和自己的去哪儿网

不过走着技术路线的去哪儿在梁建章回归后,也不得不应付价格战的事宜,这让去哪儿和艺龙一样,也经历了长时间的亏损。

庄辰超其实心里有数,他觉得短期内的亏损是可以承受的,丝毫没有向携程妥协的意思。

平心而论,梁建章那两年没能够在技术上打败去哪儿,所以他一直积极地接触去哪儿管理层,希望通过资本运作结束账面上的竞争关系。

但骄傲的庄辰超一直都不领情。

几次谈判失败后,庄辰超甚至兴高采烈地发了一封内部信,称:“在这里正式向大家通报一个信息,我们收到一份来自携程的收购要约,并正式拒绝了该要约。展望未来,去哪儿将是在线旅游市场的最终领导者。”

没想到,在天平的另一头,庄辰超的老大哥李彦宏,开始坐不住了。

2015年,百度的日子过得不太舒服。李彦宏在过去几个夏天做的几个O2O领域的战略决策,日后被证明是把百度脱入泥潭的罪魁祸首。深陷舆论和收入危机的李彦宏,已经无法再给自己师弟更多的耐心来发展在线旅游行业了。

看到了这个机会,梁建章转而绕过庄辰超,直接会见了李彦宏。2015年5月,庄辰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告知百度已经和携程达成了股权转让协议,携程成为了去哪儿实质上的老板。换句话说,去哪儿被大股东“卖”给了自己的竞争对手。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庄辰超非常气愤,但在收购已经完成的既定事实上,他明白自己能做的已经很有限了。在出局之前,他在金沙江北京办公室和携程、百度谈了48小时,为高管团队争取了最后一次利益。

在最后的谈判中,庄辰超的核心就是让自己和员工股票都从去哪儿的股票置换为携程的股票,两者之间的溢价大约是36.4%,为一起战斗的去哪儿员工们多赚了一笔。对于庄辰超自己来说,转股后大约能获得价值十亿美元的股票。

虽然被踢下了飞机,但自己却抱了一个黄金降落伞,这是庄辰超在OTA这场战斗中最后的倔强。

08

结束了去哪儿一战后,梁建章的携程面前,再无像样的竞争对手了。

通过价格战的大棒和资本运作的胡萝卜,梁建章两手抓两手硬,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把范敏时期出现的问题处理殆尽。

庄辰超后来评价梁建章,曾经遗憾地说,如果梁建章再晚回来两三年,在线旅游市场可能就是另一番风景了。

被携程收购后,缔造了艺龙复活神话的崔广福,以及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基本都在第一时间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艺龙被携程收购后仅过了三个月,就收到了私有化的邀约;一年后,去哪儿网也宣布从纳斯达克退市。曾经硝烟弥漫的战争,到结局,只留下了一个获胜者。

在巩固了自己的江湖地位后,2016年底梁建章又隐居到了幕后,把帅印交给了跟着自己打天下的“铁娘子”孙洁。

孙洁当年进携程是接替的沈南鹏的班儿,这些年来跟着梁建章干,自己也深谙资本运作的那一套逻辑。

她四下望去,携程在国内已经仿佛无可匹敌,她把未来的发展押在了国际化上。上任两年,孙洁接连收购了天巡网(欧洲版的去哪儿)、美国旅游社交网站trip.com、社交点评网站twizoo。不得不说,她的做法非常有效,携程的营收持续保持在30%左右的增长,股票价格也很喜人。

除了梁建章和孙洁以外,李彦宏表示,这个结果他也很高兴。

在收购去哪儿的事件中,百度机智地把自己手里的股票全部都变成了携程的,也就是说携程背后,百度是非常重要的股东。

本周艺龙同程登陆上市成为了在线旅游行业的一个大新闻。而在同程艺龙的上市中,除了携程外,腾讯是这家新合并公司最重要的股东。腾讯在微信的钱包窗口,把酒店机票业务划给了同程艺龙。

image

有了B和T,怎么能少了A呢。阿里巴巴2008年就成立了自己的旅游业务部,后来改名飞猪。因为自身的定位是平台,而非中介,所以在过去的几场OTA战斗中,飞猪的业务一直不温不火,没有走到舞台中央。然而,飞猪在去年换掉了李少华后,开始主攻高级酒店业务。前一段和万豪酒店签订合作协议,划走了不少原本属于携程的资源。

除了BAT,王兴也在这两年高调宣布,自己的美团点评要涉足酒店业务了。与阿里不同,王兴主打经济型酒店的预订业务。据王兴自己说,美团酒店在2018年的在线酒店夜间量已经超过了携程,位居行业第一。

在在线旅游行业里,老玩家该出局的已经系数出局,但是后来者仿佛又在悄然上线,一块新的OTA竞争版图正在徐徐展开。

与之前的竞争对手不同,不论是飞猪,还是美团,它们都有着雄厚的资本背景和互联网运营经验,携程今后面临的挑战都会只多不少。

不过梁建章、孙洁们可能也并不是特别担心。中国在线旅游二十年,他们见证了太多浮浮沉沉的商业对手,以及七七八八的公关事件。每一次,携程都活了下来。足够大的体量和遍布上下游的资本触角让他们在汹涌的互联网浪潮中始终游刃有余。

有意思的是,2016年元旦,刚刚完成在线旅游行业“大一统”的梁建章意气风发,他信誓旦旦地表示,携程未来会是一个交易额超过一万亿规模的公司,并夸下海口:携程要3年超京东,5年超天猫,10年超淘宝!

这大话当然没有实现,但梁建章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那些OTA弄潮儿们的骄傲和野心。他们聪明、睿智,大都有着高学历和海归背景,是互联网时代的宠儿;他们不信天不信命,只信自己手里的技术能改变一切,带来财富和威名。

骄傲、蛮横、博弈、浮沉,在线旅游二十年演绎了一场场精彩的商战故事,赢的人不敢笑得太早,因为下一个输掉的,可能就是自己。

来源:棱镜 微信号:lengjing_qqfinanc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在线旅游二十年,一场硝烟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