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0年代的淘金潮如何催生了现代世界

image

在英国历史学者本·威尔逊看来,1850 年代是一个黄金时代,英国的国力达到巅峰,重大技术发明如海底电缆、洲际铁路和远洋轮船前所未有地拉近了全世界的距离。英国人所倡导的自由贸易原则,虽然不时需要武力加持予以推行,但尚未被经济民族主义和军事帝国主义所颠覆。

有意思的是,这样一个黄金时代在很大程度上确乎是由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淘金潮所推动的。黄金的发现给世界经济注入了更多的能量,这首先体现在重金属的增加上,截至 1856 年,共有价值 6000 万英镑(3 亿美元)的加州财富和数量相似的墨尔本财富被投入到世界市场。纽约和伦敦的居民都习惯了旧金山和墨尔本船只的定期到达,它们每次都带来价值 100 万英镑的黄金,这为正在兴起的新一轮经济扩张提供了有益的“燃料”。

当然发现黄金的重要性不能仅仅用它给世界经济注入的流动性来衡量,如人们所言,黄金本身不足以使世界变得更加富裕。在 1850 年代,不断增长的棉花、鸦片和粮食产量,以及铁路网、电报网和工业的持续扩张,产生了巨额财富,让加利福尼亚和澳大利亚的大量黄金“相形见绌”。此外,当时的伦敦金融城和纽约华尔街都已经非常擅长通过复杂的金融工具如铁路股票、棉花债券、政府债券、汇票和股份来以钱生钱,“金融机构创造的财富在数量上远远超过世界上所有金矿在同时期内的产出”。

然而,发现黄金造成的影响远远超过其本身的价值,如一位经济学家所言,“这些发现的间接效应怎么高估”都不为过。淘金潮所引发的一连串事件,如移民、城市化和城市化带来的新的远程贸易需求、新增农业土地的开发和农产品贸易的激增,都加快了全球贸易和交通通讯方式的变革,这些变革进而又引发了新一轮地缘政治和经济格局的重组,从而催生了现代世界的诞生。

黄金、技术、移民和贸易的结合产生了倍增效应。黄金的发现既是现代化加速的结果,又是其原因。黄金之所以能被发现,是因为精力充沛的殖民者在开发土地,四处搜寻新的财富形态,而没有现代技术,就没有金矿的高产量。而其开采数量之所以如此惊人,是因为最新的交通运输方式能够迅速地把大量人口运送到金矿区,仅 1852 年一年就有 37 万人从大不列颠及爱尔兰的港口离境。被吸引到新大陆的不仅仅是欧洲人,也是在 1852 年,有 2 万名中国人抵达旧金山,开启了一场跨太平洋的移民浪潮。

除了把人送过去之外,供给商们还能够克服令人畏惧的距离给他们提供装备、食物和各种其他必需品乃至奢侈品。无论是加利福尼亚还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黄金产区,当时都没有足够的食物资源供蜂拥而至的移民消费。淘金热和人口暴增的消息刚从加利福尼亚和澳大利亚传来,全世界的商业报刊上就都出现了“大短缺”“高价钱”“巨大消耗”“额外需求之类的广告。考虑到陆地运输的高成本,满足这些供给主要靠海运。

“金矿消除了海洋的距离”。在英国的利物浦和澳大利亚的墨尔本之间,隔着 13000 英里的海洋旋涡,而快速走完全程只需六十到八十天。这使人们的时间观念和距离观念发生了变形:定期到达墨尔本港口的速度频破纪录的飞剪船,除了带来大量移民,以及食物、机械、葡萄酒、制造品和烟草等物品,最重要的是还带来了信件和报纸,上面的新鲜消息永久性地摧毁了澳大利亚人从最初移民的时候就开始体会的那种隔离和囚禁之感,许多移民曾因此畏惧前往地球另一端冒险。如今这种畏惧感被打破了,上百万人怀着对幸福生活的憧憬踏上了旅程和理想中的黄金之地。

在当时的新闻报道中,矿工和淘金者们开启了巨大的需求引擎。他们需要镐、铲、锤子、钉子、步枪和左轮手枪,也需要漱口水、乐器、书籍、婴儿服装、靴子和烟草。除了这些基本的必需品,他们对炫丽的珠宝、最新的时装、银质餐具、扑克牌、香水、蕾丝、手杖,以及任何企业家能够想到的东西都有需求。来自世界各地包括利物浦、伦敦、瑟堡、汉堡、瓦尔帕莱索、利马、广州、上海、香港、新加坡、悉尼、奥克兰、檀香山、波土顿、纽约、新奥尔良等地的船只云集旧金山。英国迅速敲定了一笔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出口贸易,把制造品和预制波形钢材卖到加利福尼亚。法国的葡萄酒商人以最快的速度装满了他们的货船。旧金山第一栋石头建筑的材料就进口自中国,其中花岗石由香港供应,而砖块和木材则来自新西兰和范迪门斯地。糖、土豆、咖啡和水果的出口贸易给夏威夷带去经济繁荣。事实上,太平洋的大部分主要国家都像俄勒冈等地一样大发横财,墨西哥、智利、中国、秘鲁、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向加利福尼亚供应了大量物资,如食物、马匹和煤炭等。

而为了在回程中不至于空船浪费资源,更多的回程货物和更多的港口被卷入到贸易链条中来:阿拉斯加的冰、毛里求斯的糖、檀香山的鲸油、印度的黄麻和亚麻籽、巴西的咖啡等等。对于那些新卷入到全球贸易中的边缘地区来说,新发现的黄金提供了债券汇票等票据所无法替代的作为流通货币的功能。没有黄金的“诱惑”,这些地区的人们加入世界市场的兴趣或许没有那么大。

全球市场都在争夺激增的贸易的战利品。为了赢得竞争,商人们需要把速度作为武器收入他们的军火库。最抢眼的利润属于那些能够通过时效性强的市场信息获利,并在生意最兴旺的时候卖出商品的人。对即时通讯的需求大大增加,延长电报线路的投资开始倍增,甚至一度被视为异想天开的海底电缆的铺设也开始推进。

此外,联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中美洲运河以及连接纽约和旧金山的铁路走在计划之中,不久都将变为现实。淘金潮是西进运动的产物,由此引发的交通和通讯变革又将引发新一轮规模更大的西进运动。在整个 19 世纪 50 年代,无数人移民加利福尼亚和俄勒冈等地,他们并不是为了黄金,而是想寻找适合耕种的土地,或者在新兴的城市化进程中找到高薪的工作,比如去当佣人、技术工人、木匠、手工艺人、锯工、鞍匠、裁缝、园丁、厨师、司机、警察、机修工、工程师、办事员、教师、建筑师、公务员、律师、银行家、商人、医生,以及从事“任何快速发展的社会需要的其他工作”。

这些移民中自然不乏奴隶主,他们理所当然想把新成立的州变成蓄奴州。由此引发的种种冲突和危机,又将为美国的内战埋下伏笔。而日后美国内战爆发引发的棉花荒,又逼迫英国人去满世界开发新的棉花生产地,由此又引发新一轮殖民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浪潮。世界也因此变得更加关系紧密和“相互依赖”,直至 1870 年代一个大的经济萧条期的到来。至此,由淘金潮引发的一轮全球现代化进程才算略微告一段落。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1850年代的淘金潮如何催生了现代世界